【カラおそ】哥哥的守護者

點開大圖
噗浪搬運的短打片段和設定內收



總之看過這本小說的應該都知道...就是個...sad story(?


六胞胎一出生中間就有一個孩子身體特別弱
不得已只好使用其中一個比較健康的孩子的身體器官不斷輸給了另一個孩子
從此固定了下來 由這個弟弟(カラ松) 固定分給哥哥(おそ松)細胞、血液、骨髓
因此兩人比起其他兄弟更有共感也不能隨意分開

有一天開始有了自我身體意識的カラ松說著要離開おそ松的話
還和兄弟們吵架「要不然換你們捐器官給他啊!」之類的...
到處求援求人幫打官司(你自己就當過律師啊自己來啦

然而おそ松其實一直都希望カラ松可以不用再捐器官給他
也跟家裡表明過家裡那麼多孩子不用特別救他一個人而毀了兄弟的人生

おそ松→愛著弟弟不希望他被自己綁住選擇放棄治療
カラ松→多年來的共感其實讓他也離不開哥哥了 但就是想反抗、尋求自主自由

而且カラ松之所以會開始產生自主意識
是因為和おそ松相談過了的話...

就像第10話那樣 對於自己的處境和地位感到疑惑而找おそ松相談
結果被提到說「其實你做你自己就好了」
而產生「啊原來我不是別人的備品嗎...」→「啊原來我一直都是你的備品嗎...?」的思想

因為全家人都想救おそ所以等於是カラ松孤獨奮戰
只有おそ松其實默默和他站在同一邊(支持他獨立放棄治療自己)


======================================

【片段短打1】

「開什麼玩笑啊你!!欠揍嗎クソ松!!」

一松終於忍不住出聲咆哮了,一把揪住カラ松的衣領,其他人都緊張得趕緊跳起來勸阻。
「你這自私的傢伙、是想害死おそ松兄さん嗎!!!你以為你誰啊!!!說不想捐就可以不用捐了嗎!!!你以為你是為什麼還能好好的在這個家裡有這樣的地位啊!」
「喂、喂!一松!說得太過了──」
「不過就是おそ松兄さん的備品、囂張什麼!!!」
「...!」

彷彿被觸碰到了什麼,原本露出害怕神情的臉瞬間蒙上一層陰影的カラ松。

──你做你自己就好了,才不是我的備品呢

那天相談時不斷對自己強調的兄さん。

──カラ松就是カラ松,不是我的備品,不想當也沒關係,我也不希望你繼續這樣認為。

不愧是感覺到對方的態度驟變,一松也稍微收斂了下態度,揪著衣領的手卻還沒有放開。

「...備品、嗎」
「...蛤?」

「...如果我是備品的話,你們不也是嗎」

從沒見過這麼生氣的カラ松。



從沒有感到這麼憤怒過。

如果說,因為大哥自小身體不適,由兄弟們──身為其中一員的他來援助他──是可以接受的,雖然身為同卵六胞胎,身體間捐贈的相性還是有差別因此只能由最適性的他來擔任、這樣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

因為只有我能捐贈,就把這視為理所當然、而看貶自己的兄弟們。

備品。

從來不對兄弟們發火的カラ松,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憤怒。


「只不過碰巧是不相性的骨髓和血液了,你們...硬要說的話,也不過只是那傢伙分離出來不需要的細胞吧」
「...!」
「カラ松兄さん...怎麼了...今天怎麼了...誰都沒有那麼認為啊...備品什麼的...」
「一松,放開我」
「...!」
一松默默放開了緊揪衣領的手。


松野家氣氛降到最低點。

深怕著再脫口而出什麼來繼續破壞關係,大家都只是默不作聲地,看著カラ松整整衣服、起身。


然後。

「...我決定去找律師來幫我打官司。」
「...!カラ松兄さん...!」
「這樣下去,真的不行。」
頭也不回的走出家門。

留下尷尬的氣氛、還有修補不回去的,家族間一直以來的微妙平衡。

就算自己是對的、就算真的贏得官司、獲得身體自主權了又怎麼樣呢?
カラ松一邊走一邊思考著。
就算想後悔也來不及了啊,今後該怎麼辦呢──


──不要覺得後悔。
響起那個鼓勵自己說出口的聲音,也是令自己苦惱的根源。


「カラ松追求自己的身體自主權沒有什麼錯吧,反倒是這樣的我連累你了,對不起啊。」
想起那時捐完血後,到病房看他時,忍不住對他提出的疑惑。

「你做你自己就好了,這樣才是你啊,カラ松」
一遍又一遍,給予肯定和鼓勵。

「就算全家都與你為敵,我也會站在你這邊的。」

自小就離不開、不斷捐出細胞血液的這個身軀、與他共感的兄長,給予他的、詛咒一般的話語。
但即使被詛咒,被憎恨,被全家人遺棄

為了這句話、這個人給予的肯定。

他可以義無反顧的踏上不歸路。
哪怕是會反倒傷害那個人的身體。


======================================


【片段短打2】

「說起來,親一下我吧」

「啊?」

捐完血後慣例的在病房看望おそ松,將花束插好在旁邊的瓶中後,おそ松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怎麼了,突然...」
「呀~只是哥哥我突然想到啊,我身體裡不都是你的細胞血液和骨髓了嗎,那再交換一下唾液也沒什麼差別的吧」
「話並不是這樣說的...おそ松...」

雖然抱怨歸抱怨,嘆了口氣,カラ松還是輕輕地將親印在おそ松柔軟的唇上。
很軟,很冷,感覺得到破皮的粗糙感。
有種想去咬撕的衝動。

「嗯~沒交換到口水啊,你再把舌頭伸進來看看?」

乖乖照做,感覺到對方也將舌頭輕柔的捲上來,有些笨拙有些努力的輕吸著,彼此緩慢溫柔的感受對方唇齒間的吐息,不急躁也不帶情慾,純粹交換著唾液為目的。

「......」
「就這樣啊~嗯...」

好像已經吸膩了,おそ松擦擦了嘴角,「不過還滿有趣的!下次再來交換吧!」
「?呢...」

「每次都只有你單方面輸給我,只有這個是用交換的呢。」
笑著,吐露著艱苦的事實。

「對了,還有什麼是能交換的啊カラ松?從身體上」
「嗯...體液交換...嗎...」

カラ松低下頭認真思考著,醫院進出久了,有時會接觸到一些奇怪的性知識,雖然他對於男人跟男人之間的性行為是存在的這個知識也不過是前幾週才得知,自然而然的生物間的體液交換,除了這種有意識的接吻外,大概就是更進一步的──繁殖活動──又稱為──

不過,カラ松很清楚おそ松的身體狀態沒有辦法這麼做,所以他只是想想,然後伸出手摸了摸おそ松的頭。

「對你來說還太早了,先還是接吻就夠了吧」
「呿──真無聊──」

如果真能有那一天──遲來的那一天──可以讓おそ松和自己做這種事的話。


然而到了很久以後,カラ松大概怎樣也想不到,
真的有那一天來臨,おそ松的身體狀況已經好得差不多、可以和自己做這種事的一天。

自己也已「成為」使おそ松痊癒的那個「原因」而不在了。



======================================


照小說結局走向的話就是
カラ松雖然最後爭取到了身體自主權卻也(ry

おそ松應該會超自責吧
畢竟也算是他鼓勵カラ松去爭取結果卻變成這樣的結末
就好像是大哥親手害死他...





大概是這種感覺...(大虐向
想畫出更完整的故事來啊...(力不從心

另外補上個做成遊戲分歧風格的結局(有三個)

基本上沒有Title沒有Save Load沒有系統調節沒頭沒尾文本還只有1700字
只是個樣子的東西

哥哥的守護者 測試

但還是有載點 有興趣的人可以下載來看看然後就刪掉(?
或是回報給我哪裡有bug也可以ㄜ
記得要用日文語系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