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冥界編+雷之EX迷宮



每次都小看影片長度真是對不起──!!
看起來很短但是文字量很大!總之我這次又合併翻了(躺

上回斷在很在意的地方對不對?
那時等影片更新的我可是等了一年啊...
雖然劇情裡看起來只是小爭執了一下
當年可是心焦如焚的「誒!誒?細道要離婚了嗎!?跟我的トモコレ一樣發展!?」這種感覺喔...

重新看下來真的超像夫妻吵架的 而且還床頭吵床尾合那種 細道果然クソ萌え

5期──!!新名詞!!
閃亮亮的新詞...終於不是再喊四期了呢...

那麼馬上開始!



(作者語)
好久不見了喔...!!(那是XDD都一年了啊www)
這回沒有戰鬥,只有對話劇情。
雖然很短總之還是先上傳上來了!(然後又失蹤一年了 真的)



芭蕉「...我明天,要把你留在這裡」

曾良「......?」

太子「...」

妹子「誒...蛤?」

鬼男「...」

曾良「...你在說什麼,完全搞不懂」

芭蕉「就是如字面上的意思。
我已經沒辦法再讓你同行這趟旅程。
明天開始,我要一個人行動。可以吧?」

曾良「怎麼可能可以,你說的事情
完全是無謀又愚蠢,搞不清楚狀況的人
是你吧」

芭蕉「我就慎重的告訴你吧曾良君。
...我要一個人行動。不會帶你去」

曾良「別擅自決定」

芭蕉「擅自的人是你吧!」

曾良「你說什麼?」

鬼男「啊─啊─!請等一下兩位!
突然的這是怎麼了啊
完全搞不懂啊,我們這邊!」

妹子「對啊!先暫且冷靜下來!
芭蕉桑、好了、別生氣!
來來吸吸吐─!」

鬼男「那是拉馬澤分娩法吧,冷靜點妹子」

妹子「啊、啊啊,這樣啊!」

芭蕉「...」

太子「吶芭蕉桑?突然就說出那種話,
就算是曾良君多少也會感到吃驚而反駁的唷」
「再稍微考慮一下如何─?
曾良君也好,芭蕉桑也是」

芭蕉「...太子君...」
「...也是呢,我知道了。
我會等到明天的,請給我回覆,曾良君」
「不是我想要的答案的話...
到那個時候就絕對不會帶你一起去的」

曾良「......」



曾良「......」

妹子「冥界,也會下雨呢」

曾良「...有什麼事?是來嘲笑的嗎?」

妹子「不可能是的吧...
對曾良桑做出那種事的話,真的明天
就會沒臉見你了喔...」

曾良「那麼有什麼事」

妹子「稍微考慮過呢。
...太子的飼育日記,想說來寫一下」

曾良「那個是那個。雖說是我的提案,
也是已經決定了完全不想再看到第二次的東西」

妹子「...就如曾良桑所說,太子他
真的是完全讓人搞不懂。看起來也沒有在刻意隱瞞,
感覺更像是無意識的」
「但是,說不定不是在隱瞞,
可能只是單純不說而已。
像我也對太子有很多事沒說出口」
「...即使如此,
果然重要的事情不會看漏」
「那個人,要是我不在的話
不曉得會出什麼事來...
很危險啊真是沒辦法。
所以,就開始觀察他了」
「要是能就那樣稍微了解關於太子的事、
找到煩惱的源頭給他打散吐出來
一筆勾銷的話」

曾良「...這樣啊」

妹子「你們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我是不知道。
不會說的吧
那我也曉得」
「太子也一樣。
沒有特別要對誰說什麼的話,就不會說」
「但是呢,曾良桑。我是覺得啦」
「不得不說的事、
不說不會懂的事、
一定有很多的吧。
看過一些事後我是這麼想的」
「不確實說出口、是無法傳達的」
「與其浪費時間去煩惱去生氣
我也想讓太子好好說出口的說」
「芭蕉桑,他現在
不也是這種心情嗎,我是這麼覺得的」
「...因為芭蕉桑,很溫柔啊」

曾良「只有很弱而已」

妹子「最清楚的,是曾良桑吧」

曾良「......」

妹子「好─!該睡了!!
明天也又要鬧得很不得了的吧!」
「那就先這樣曾良桑,明天見!」


曾良「...對芭蕉桑,
不得不說出來的事...嗎」



曾良「...你醒著嗎」

芭蕉「...醒著的唷」
「...是來對我說,我想聽到的話語了嗎?」

曾良「是怎樣呢,我不知道」

芭蕉「那就」

曾良「管你想不想要聽到的東西
先把那個丟一邊」

芭蕉「誒誒誒誒那什麼!」

曾良「我是來說、
對我自己而言不得不說出口的事情的」

芭蕉「...是什麼」

曾良「我呢,是為了看到你的痛苦、悲哀的模樣,
才會答應當你的同行人」

芭蕉「誒、現在才說那個!?
是說你竟然那麼想嗎!?」

曾良「然後想要聽到你吟詠的俳句
而持續著旅行,也有這樣的理由在」

芭蕉「理由...什麼的...
這不是最重要的理由嗎...?」

曾良「...要是你無法再編織言語
那個原因本身就會是我的敵人、我曾是這麼想的。
不、現在也這麼認為」
「...中箭被毒侵蝕全身時,我自身
就成了那個絆腳石。
變成了讓你止步的原因。
那樣的事我怎麼也無法允許」
「所以說了、丟下我走吧」


芭蕉「...我就是、無法忍受那個啊,曾良君」
「你是我的同行人吧?為什麼
不說要一起走到旅途最後呢?
把我丟下、想要一個人橫死野地的你」
「最清楚的不就是曾良君嗎...!
你認為我能一個人旅行嗎!?」

曾良「做不到的呢,確實。
像蟲一樣行乞般地死掉之類、被蛇咬死之類、
被老鼠咬掉耳朵身體變成全藍的之類...」

芭蕉「哆啦●夢!!」


曾良「...沒錯呢。你做不到呢。
要是我不在的話,你不管怎樣都會
抱著膝蓋無法動彈的吧」

芭蕉「是啊,為了隨隨便便就會決定要赴死的孩子著想
我可能會阻止他的唷」
「明明得活下去活下去、不得不吟詠俳句...!
那麼不想同行的話、我也不想帶那樣的孩子一起走!」

曾良「...即使是匍匐在地的活著?」

芭蕉「不跟我約定的話,
我絕對不會讓你同行的」
「活下去、繼續旅程吧曾良君...!
拯救大王、回去我們的世界、看更多美麗的風景
為了吟詠更多更多俳句、所以我要問你...!
也讓我聽更多你的俳句啊!」

「...告訴我,我想聽到的話吧,曾良君」

曾良「......」

「請讓我同行,芭蕉桑」
「我絕對,不會丟下你而死的」


芭蕉「...」
「...謝謝你,曾良君!」
「快點找回大王的靈魂、
一起回去、一起吟詠俳句吧。
吟詠更多更多的俳句!!」

曾良「...啊啊」



鬼男「...他們不要緊吧?」

妹子「誰知道呢...這完全就是
他們兩人之間的問題,我們也沒有什麼插嘴的餘地呢...」

太子「都做到那份上了還很擔心不是嗎」

妹子「...你注意到了嗎!」

太子「不擅常隱藏痕跡從房間偷偷離開呢,
讓妹子來做地下偵查活兒的話絕對會被幹掉我知道的唷」

妹子「...這渾蛋...」

鬼男「...嘛,真的如所說要一個人行動的話,
只好說服讓芭蕉也留下來了吶」

太子「妹子不加倍努力不行了吶!」

妹子「為什麼只有我!!
你也是同行的人啊明擺著!!」

太子「我可是攝政唷!!很偉大唷!!」

妹子「唷!你個頭!!噁死了!!」

鬼男「喔」

芭蕉「早─!!」

曾良「...各位早安」

鬼男「...這麼說的話」

芭蕉「哎呀─、昨天真不好意思!
笨蛋弟子的關係讓大家擔心了!」
「ボラギノール!!!」(痔瘡藥膏品牌名XDDD)

曾良「奇怪的癡呆老頭讓大家慌亂成一團真是失禮。
已經好好教育過他了沒事」

芭蕉「身、身體被挖進去了...
這什麼不是我的話這不是ザラキ嗎...」(似乎是勇者鬥惡龍梗 不懂orz)

鬼男「太好了。
我不用幫芭蕉詠唱デス什麼的」(這又是FF梗 真心不懂orz)

芭蕉「討厭年輕人好恐怖...!」

妹子「...這樣就互不欠人情了呢」

曾良「借人情欠人情什麼的沒記得有過那種事」

妹子「是─這樣嗎!」

太子「那麼─再大家一起行動喔嗎!!
芭蕉桑,來比賽到誰先那邊唷─!」

芭蕉「誒─!我被挖出來的傷還沒痊癒的說!」



(遊戲內開始自由行動後跟牛頭馬頭交談的話)


牛頭「又平安無事見面了呢」
「...喔呀?那邊的黑髮小哥,
這不是一臉解決什麼了的輕鬆表情嗎。
有什麼好事發生嘛?」
「沒什麼、嗎。
嘛,人的一生是很短暫的呢。
有煩惱也很好,有體會到各式各樣的事是最開心的。
加油吶」
「好了,要看什麼呢?」

馬頭「嗚喔!?幹嘛別從背後搭話啦!
...那邊的黑髮。
不對不是藍色的,穿白色的那個。
靈魂的顏色稍微有點
變清澈了不是嗎」
「你說本來就是清澈?
說什麼蠢話,你老是冷淡又威脅的
怎麼可能清澈啊」
「...啊?那對你有沒有什麼感想?
對藍色的傢伙沒什麼特別想法啦,硬要說的話
你再稍微壓抑一下你那咖哩臭啦,很臭誒」





(接著以下是睽違一年後投稿的雷之EX迷宮回啦啊啊啊!)

(作者語)

好久不見喔!
這次是雷之EX迷宮回!

開頭突然就快轉不好意思(・ω・)
因為炎之迷宮超麻煩的
就弄了個瞬移裝置。




芭蕉「...又再來到這裡了呢...」

曾良「不知道是誰出的主意,
又要來這兒了呢」

太子「都到這裡了也抓不到小猴子吧!」
(原文應該是ざるを得ない=不得不...怎麼樣
太子說錯成子猿を得ない)

妹子「太子,漢字不對」

芭蕉「誒─噫勒緊肚子了唷!
好啦要去囉去就行了吧!
松尾Figh!Fight喔─喔松尾!!」

曾良「芭蕉桑雖然多少也集中氣勢了,
這次能起反應新的大王靈魂
也不在你身上所以沒意義呢」

芭蕉「我、我知道的唷!
雖然知道也要集中氣勢!」

妹子「這麼一說,我和曾良來默想的話...」


太子「喔喔,過去了吶」

芭蕉「誒、這次沒有說好的嗎!?
等、喂、別丟下我們──!!」



獲得了四葉幸運草。

溢出了溫暖的光芒。
要把手舉過去嗎?
是←


HP、PP回復了



(中間被卡掉了)
(・3・)~♪


獲得了芭蕉服的馬非君。


(打開道具欄裝備)

( ゚д゚)
忘記登錄進芭蕉裝備品的樣子...orz
(應該遊戲裡已經修正了啦XDDD)

芭蕉服的馬非君:和松尾齊全了唷馬非君!+迴避混亂、沉默狀態



「持著閃耀光輝之玉。
吾乃看透一切之人。
向勇士來者展現力量。」

汝,為勇士之人?
將聖石放入泉水中←
什麼都不做

「吾承認汝即為勇士。
接受這份力量吧」

獲得了聖石+。

(道具欄)

聖石+:為了打倒惡之魔王必要的石頭。使用的話全體HP回復。

(作者語)
聖石的回復率上升了。
...細道組很辛苦的唷...



(~中間再卡~)

曾良「又是這個紋樣呢」

太子「妹子注意點唷,有Pattern吶」

妹子「我!?
你要是不做奇怪的事
我也不會把你揍倒到踩中啊!」

太子「把上司揍倒又是個什麼概念!」

曾良「吶曾良君,這、這次又是什麼...?
四神的話就是指百虎嗎...」

曾良「那麼...那邊的、掛著上司之名
散發著與芭蕉桑不同性質的強烈臭味
藍色的大叔」
「就那樣渾身一擊地、被部下揍倒看看
搞不好就能知道了呢」

太子「我的待遇不有點過份嗎!?」

芭蕉「但是,是四神的場合的話,
就表示這是最後一個了吧?不會發生
什麼奇怪的事...的吧?吶?」

曾良「芭蕉桑那所剩無幾的毛髮
全部炸飛開來的話,也算是發生什麼事的吧」

芭蕉「才不會炸開啦!?
還有誰是禿子啊才沒少髮呢評評理!」

妹子「但是要是真的發生什麼的話怎麼辦呢?
鬼男桑會生氣的吧」

太子「都來到這裡了不都早該生氣了嗎?
況且鬼男君也很在意的吧一定」

妹子「是這樣嗎?」

太子「閻魔只在這些地方藏了這種東西。
那一定會在意的喔嗎」

妹子「嘛是沒錯」

芭蕉「但只是這些而已就那麼大規模的唷?
是封印了什麼恐怖怪物!要是這樣
該怎麼辦...」

曾良「芭蕉桑做為誘餌的話能讓我們逃掉的
請安心吧」

芭蕉「那哪裡安心了!?
完全沒確保到我的安全啊!」

曾良「但是你也很在意的吧?芭蕉桑」

芭蕉「誒?嘛那個當然、因為
松尾是很純粹的Treasure hunter啊!」

曾良「那麼就請加油吧。
嘿!!」

芭蕉「Rock!!」

太子「Goal!!」

妹子「竟然是過肩摔!?
等下太子也被牽扯進去了」

太子「啊」

芭蕉「啊」

曾良「來Flag回收了呢」

妹子「...沒辦法...只能上了...」

(進入戰鬥)

曾良「...嗯,果然是四神的樣子呢」

芭蕉「我─不管了!
曾良君要好好的把牠驅走吶!?」


汝等訂下契約之光,汝等訂下契約之魂
若欲求吾之靈魂,就使吾見識那份力量吧
統領此地的、王之魂!

(戰鬥途中)

天空被黑雲壟罩!

(BOSS使出)
Lightning Bolt


戰鬥獲得道具:
橄欖石戒指

(戰鬥結束)


芭蕉「啊─!!真是─!!好可怕啊啊啊!!」

太子「累死了─!!肩膀好幾次都要脫落了!!」

曾良「呿...
芭蕉桑的毛根沒有爆炸啊...」

芭蕉「你跟我的毛根是有什麼仇啊!?」

太子「啪咻─咿!
有了有了,這次的石頭是黃色的!」

妹子「又是漂亮的石頭呢...
曾良桑曉得這是什麼石嗎?」

曾良「虎目石呢。正如其名,
其模樣很像老虎的眼睛
所以被這麼稱呼的石頭」

芭蕉「百虎之石所以是虎目石?還真簡便吶」

太子「之前芭蕉桑,說了黑曜石和曾良的眼睛很像,
這個的話大概就和妹子的眼睛很像吶」

妹子「誒?是嗎?
是這種黃色的顏色嗎?」

太子「生氣時釣三白眼時就是這種感覺」

妹子「你要是不做多餘的事情
我也不會變成那種眼睛的這個馬鈴薯!」

太子「芋薯類是你的特權吧!?」

芭蕉「...這麼說,什麼都沒發生呢?」

曾良「...沒發生呢」

妹子「或許還有可能會發生什麼...
總之,這個石頭或四神的事
這次還是和鬼男桑說一下吧」

太子「好──!回去了─!!」

獲得了虎目石。


(道具欄)

虎目石:在黃色裡混著茶色線紋的獨特顏色寶石。石言葉為淨化。




(接著就是等待5期啦啊啊啊!!主樣已經放出第一篇了期待期待!!)


閻魔「...嘶嘶...」
「...哈!!」
「啊!抱歉抱歉、大家緩~應!
我是大家的偶像冥界貴公子閻魔唷!」
「唉呀...不愧是不小心睡著了喔...是過了多少年(8年wwww)
才到這裡...即使是活過多少年的我
不愧是也睡著了」
「無論如何總之已經又到這裡了!
5期也請繼續優閒地悠哉地等下去(別wwwww)
我會很高興的!」
「那在5期出來之前,我繼續在後台休息室睡啦,
大家保重─!!晚安!!」





於是下一篇開始就是5期!5期!
不過因為也是很短想說要不等影片後續更新再一併翻(學不乖)
總之賀更新!
下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