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戰國編之三



結果翻這篇根本不需要補歷史反而是要去惡補原作日和12集(大爆笑

開頭剛翻到時還想說「嗯...?看不懂...?這什麼梗嘛」
簡直日和廚大失格喔喔喔喔orz

然後我就去翻第12集來補了 怎麼說
原作超爆笑www煩wwww超可愛wwww

因為如此所以也打算自掃上來漢化補充了
這次這回要和漢化那篇一起看喔www

【無責任翻譯】第12卷特別篇 奧之細道插曲2 啟程

岩崎城市區

要進入嗎?
是←



芭蕉「......啊、啊咧?」

家康「怎麼,都沒人在啊?」

曾良「不,該在的似乎還是在的」

半藏「...!
家康大人、後面!」

家康「喔?」

芭蕉「什、什什什、什麼那是什麼好可怕!!」

(進入戰鬥)

芭蕉「好、好噁心!最討厭蟲了!蜘蛛好恐怖!」

曾良「我沒說芭蕉桑請退到後面之類的話唷。
幹什麼躲到人的後面去呀煩死了」

芭蕉「有時保護我又不保護我!
真的是讓人搞不懂的孩子啊你!」

半藏「...家康大人,您一直往前冒出來很讓人困擾的...」

家康「因為想讓你們看看我帥氣的樣子不是嘛」

半藏「那個,因為在下也有在下的立場」

曾良「對我來說,也是比起芭蕉桑
更想要守護家康大人的呢」

芭蕉「也保護好師父啦!!」

半藏「...但是,那一帶裡面還有的氣息是...」

曾良「已經沒有人類在了呢」


家康「...去氏次在的地方吧」

芭蕉「誒、請等一下家康大人!」

家康「半藏,出發」

半藏「...遵命」

芭蕉「曾、曾良君怎麼辦,這下子...」

曾良「看來十拿九穩,和大王的靈魂脫離不了關係」
「傳聞是以人民為基礎來考量統治的...
看來非常的憤怒呢,家康大人」

芭蕉「...畢竟大家,都不見了吶...」

曾良「我們走吧。
稍微想一下,丹羽氏也已經被幹掉了
這個可能性很高」

芭蕉「誒!?」

曾良「這裡可是城下唷。
一個能抵抗的武士都沒有了的時點
最好判斷出已經被吃掉的可能」

芭蕉「...」

曾良「...我們走吧,芭蕉桑」




鏡子裡映照出了個帥哥。

家康「不愧是我...」

半藏「家康大人,玩笑也請適當而止...」

家康「也不用說到那種程度吧...」


發現門板後面有個隱藏小箱。
要打開看看嗎?
打開耶!
算了吧...←

就那樣把小箱放回去了。
果然不可以隨便拿人的東西。
就算那是RPG的定律也一樣。

(遊戲裡要是選擇拿了的話w)
有私房錢。
雖然稍微有點罪惡感,不過這就是RPG的定律
希望家主能原諒吧。

獲得3000Y。
(這邊只能調查一次,選擇不拿的話也沒辦法再調查了)


二樓很暗什麼都看不見。


(在別戶人家)
獲得了坐墊。

(道具欄)

坐墊:雖說沒有住宿處很困擾、不得已時沒有也沒關係的東西。
(原作第12集的細道篇回www芭蕉帶了一大堆東西準備出發旅行然後被曾良丟光www)


二樓很暗什麼都看不見。


有個已點上燈火的蠟燭。
要拿走嗎?
是←


半藏「...有了這個,也可以進入黑暗的地方了吧...」

(於是就可以上二樓調查)



半藏「二樓似乎是個倉庫」

曾良「...」

家康「怎麼啦曾良,一直看著那個屏風」

曾良「這個畫...有不自然黏貼上去的痕跡」

芭蕉「啊咧,真的耶。畫都歪歪曲曲了呢。
就算說是重新貼過的也稍微有點...」

半藏「感覺是不熟悉這個的人來亂貼的呢。
...嗯?」

家康「啊、你不可以擅自破壞別人家的東西喔」

半藏「不、但是,這麼不自然的膨起,
說是很想讓人去剝它也不為過的東西...」

芭蕉「有封信...?」

曾良「看來是」

半藏「...左四步、後退一步、往中?」

家康「什麼意思啊?」

半藏「是如何呢...」

曾良「...有什麼不知道不清楚的,
可能會在哪兒派上用場也說不定呢。
請好好記住了芭蕉桑」

芭蕉「我!?」

曾良「最沒在動腦的吧你。
稍微也請幫下忙」

芭蕉「只是覺得記這個很麻煩吧你!!」


有封信塞在屏風畫的縫隙間。

「左四步、後退一步、往中」


櫃子隔板中有條麻繩。

獲得了繩索。

(道具欄)


繩索:用麻所編結成的繩子。不得已時沒有也沒關係的東西。
(和坐墊是同出處的捏他www剛好行李打開時放最上面的就這兩樣www)


(作者語)

...不使用梅子飯糰(´・ω・ `)
(直接跑回大地圖回PP 我懂www)



曾良「...可是,這麼輕易就信賴別人好嗎」(這句誤植成家康...考慮要不要再回報個ry)

家康「指什麼?」

曾良「我們的事情。雖說確實是會提供協助
我們的本性什麼的卻沒有深入了解。
您都不會稍微猶豫一下嗎」

家康「曾良,你是想
欺騙我或半藏嗎?」

曾良「不是的」

家康「對吧─?
大致上我也多少能看出是真是假。
更何況你還是武士的話」

曾良「我並不是武士...」

家康「曾經是、吶。
芭蕉說了」

曾良「...那個昏庸臭老頭嗎...
隨隨便便就說出別人的事...」

家康「別先生氣。
是我問他的啦。」
「擁有武士道精神的人,都是很直率的。
自身認為正確之事物不會扭曲。
我覺得你的眼睛並沒有在說謊」

曾良「...」

家康「嘛,雖沒有說謊卻有隱瞞之事,的感覺?」

曾良「...」

家康「真的,很不會說謊啊你」
「那我就想問問、今天我穿的這衣服如何?
我是覺得跟我的帥氣超相應超符合啦...!」

曾良「還請穿上衣服吧。
威嚴也好什麼之類的東西通通都沒有」

家康「...說到那種程度的評論覺得還是掰個謊比較好喔」

曾良「說起來,這裡的主人看起來很喜歡書的樣子呢」

家康「不只毫不說謊還直接忽略掉了...」

曾良「...喔呀...這個是...」

獲得了木雕的熊。

(道具欄)


木雕的熊:其實並不是北海道土產的樣子。不得已時沒有也沒關係的東西。
(同上出處捏他wwww最先被曾良丟掉的東西www)



搞笑漫畫日和、目前出到13集絕讚發售中!!
...寫著這樣的紙、夾在書本之間。
(4年前wwwwww日和現在都出到新篇GB版了wwwww)


為什麼把櫃子裡的東西抽出來
是個三角錐呢。

獲得了三角錐。

(道具欄)

三角錐:為什麼這時代會有呢搞不懂。不得已時沒有也沒關係的東西。
(同上捏ry)

獲得了非常抱歉糰子。



(作者語)
然後滿足了某些條件後
會發生這樣的事件。


家康「...唔───嗯...嗯!」

芭蕉「家、家康大人!
還是別那麼亂來的拿取比較好...!
要掉下去了的樣子好可怕!」

半藏「就是啊,那麼深的井,
要是掉下去了很難救您上來啊!」

家康「好像有什麼東西喔─...
不行,拿不到──!」
「吶半藏,那個拿不拿得到?」

半藏「不愧是那麼遠的東西拿不到的呀」

曾良「芭蕉桑。
請來一下這裡」

芭蕉「誒?什麼?」

曾良「這裡正好有適當長度的繩子」

芭蕉「誒、等、我去拿!?
不要啊明明就很清楚拿不到了的
不要在我腰上綁上繩子啊曾良君!」

家康「Fight芭蕉!
上啊上啊!」

芭蕉「連家康大人也!」

曾良「煩死了...
只是稍微下去拿一下而已吧」

芭蕉「太殘暴了真的!!
以為我是多粗大條的神經啊!」

半藏「...河合閣下,那個捲了繩子
又被放上座墊的三角錐到底是...」

曾良「請不用太在意。
來,芭蕉桑,那個粗大條的神經
大概是粗到什麼程度呢?」

芭蕉「誒?誒─那個、比手腕還要廣很多的...
大概這樣吧...啊、應該更...
8cm左右的粗大?」

曾良「嘿咻」

家康「啊」

半藏「...坐上去了。
但...還拿著繩子...?」

曾良「嘿!!」

芭蕉「呀───!!!」

家康「旋轉飛起來了」

半藏「嗚、嗚哇啊啊啊!松尾閣下─!!」

芭蕉「嗚呀─!!
掉井裡了─!!
咕誒誒!!」

曾良「放心吧,繩子
有好好的綁在身上的」

芭蕉「噫誒誒誒!這什麼!!好暗!!
好恐怖喔不要啊貞子要出來了!!
快拉我上去誒誒!!」

曾良「那邊應該有什麼東西的吧
請把它拿下來」

家康「還真是毫不留情吶曾良...
稍微有點到虐待了...」

半藏「不是只有稍微的程度而已啊,
完全就是在虐待師父...」

曾良「放心吧。
只是這種程度而已,這個人不會被擊沉的。
你說是吧芭蕉桑」

芭蕉「別擅自決定我的上限!!」
「嗚嗚...遭到很過分的待遇了...
好像有什麼掛在上面了是這個嘛
家康大人...」
「...啊咧?
這是馬非君!」

家康「嗯嗯、就是那個芭蕉─!
謝謝啦、曾良也是!」

曾良「只是這種小事,沒什麼大不了的」

芭蕉「你可是把我弄到飛出去了耶!?」

獲得了鬼男服的馬非君。

(道具欄)

鬼男服的馬非君:穿著鬼男服裝的馬非君。提升敏捷。

(作者語)

不知怎的起笑了、說明文變成曾良君
其實是鬼男君啦(:3 っ )っ

(遊戲裡已經修正)

(這個事件就是要拿到之前12卷捏他的那三個物件再回到小牧山起始的地方
說之前調查井裡有個亮點搆不到的地方就會觸發啦www
只不過沒有測試是不是包含木雕熊也要拿到)




那麼就先到這裡!來翻原捏他的12集細道喔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