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戰國編之二



世界級難翻...而且2以後的劇情因為是以年為單位來投稿更新的
基本上沒認真看過(只知道大概劇情)

忍不住油然而生的放棄念頭但還是要堅持下去(吐血

為了戰國篇出現的捏他而去找了很多相關資料,很好的上了歷史課呢...

是說很久以前曾在網路上看過原作岡崎組那篇的翻譯
可是後來刪掉了也沒有別的地方有再漢化
考慮要不要我自己也來翻一下推廣個...
岡崎組真的超可愛啊啊啊啊~~~和電話組一樣是溫柔的部下X上司組合

總之先翻這邊吧www以下!


當晚


芭蕉「...曾良君、曾良君聽得見嗎?」
「剛才已經讓你喝了煎煮的藥了,
你已經不要緊了喔。
明天就能夠好好活動了吶。
所以,在那之前再稍微忍耐一下吧」
「被盜賊們襲擊的小孩,半藏大人
也幫助他逃走了唷。
在那附近的盜匪也、都俐落打倒了呢」
「好厲害呢...是家康大人和半藏大人唷?
能相信嗎?就在眼前呢。
是否不愧是你也會不好意思太過強硬的吶」

「...吶、曾良君、聽得見嗎?」

「...」

家康「芭蕉」

芭蕉「家康大人」

家康「曾良怎樣了?還沒有醒過來嗎」

芭蕉「...這孩子,老是、在一些奇怪的點上亂來」


家康「這傢伙是武士?」

芭蕉「...以前、曾經是的...為什麼這麼問?」

家康「畢竟半藏被那樣的道義打動了,
是什麼樣的恩義、可以打動他的心
我就覺得大概有什麼緣故吧」
「那傢伙雖然也從事隱密工作,基本上還是武士。
曾良所做的什麼,也一定是在主張
他自身的武士道不是嗎。
我只是這麼覺得」

芭蕉「...」

家康「好像不喜歡吶,芭蕉你」

芭蕉「完全,高興不起來。這樣的精神」

家康「真困難吶。
這也不是講了就會聽的問題」

芭蕉「......」

「我、對於這樣的完全高興不起來唷,曾良君」



半藏「就說了、很危險要講幾遍
您才會滿意呢家康大人!!」

家康「你才是、我不想回去
要講幾遍你才會懂啊!!」

半藏「比起這裡還是待在岡崎城比較安全吧!
雖然確實是會被陰險的攻擊...!」

家康「就是陰險所以很可怕不是嗎!?
都是因為你那奇怪的自尊
城裡現在有5個影武者了唷!?」
「而且全員都覬覦著我的小手臂...!」

半藏「那...那真的是
萬分不敬感到慚愧...但是還是...」

芭蕉「...所以說、......不行...我都說了...」

半藏「...喔呀?」

芭蕉「曾良君!再稍微休息一下...!」

家康「喔。起來了嗎曾良」

半藏「平安甦醒比什麼都重要,河合閣下」


曾良「...」

芭蕉「曾良君,這位是家康大人和、半藏大人唷。
說過了吧?幫助了我們的」


曾良「...實在非常感謝、兩位」

芭蕉「曾良君...」
(...曾良君竟然做出最敬意的座禮
還是第一次見到...)

家康「把臉抬起來吧,河合曾良。
就免禮吧。你的心意和情義
已經打動過半藏了」
「...怎麼說,拘泥形式的話語
不特別需要啦」
「要說回禮的話,也不是對我
去對半藏和芭蕉說唷。我什麼也沒幫到忙吶─」

曾良「真的非常感謝」

半藏「兩位是要前往哪裡嗎?
最近這附近特別危險。要是隨意就行動的話
可是會發生無法挽回的事唷?」

曾良「...都、這麼說了」

半藏「在下也是前幾天到小牧山這裡來的,
不知怎麼雲的動向非常奇怪」
「...可能會有、妖物出沒之事」

芭蕉「...妖物...?」

家康「你們也有看到了吧?那些盜匪。
那些傢伙,裡面全都是死人了喔」

芭蕉「死...!?誒誒!?」

半藏「...信長大人亡故之後的現在、
到處都開始流傳著一堆恐怖傳說」
「死人動了起來、妖物出沒、
說是當時已被殺死的信長大人又率兵
在森林裡徘徊之類的、傳言不絕於耳」
「在下現在於此地、準備前往岩崎城
正想是否要接著靠往小幡城...」


家康「為什麼要看我啊」

半藏「您肯定也會跟過來的不是嗎!!」

家康「我不要回岡崎城的唷!!
每晚每晚都被一個接著一個地狙擊小手臂唷!?
我可能不知何時會被殺喔!!」

半藏「只是小手臂不會死的!!」

家康「我已經決定要跟著你了!
你要是不爽的話,我就自己一人
在小牧山閒晃喔!!」

半藏「又在說些無理取鬧的話...」

曾良「如果是那樣的話,請讓我們也一同前行」

家康「喔?」

曾良「我們現在也是在沒有特定目的地的旅行途中。
為了旅途自保也稍微對武藝有些心得的。
真發生什麼狀況應該多少也能幫上忙」
「為了不讓家康大人毫無防備、
以及能讓服部大人可以迅速的完成任務,
在這危險的途中、就先只是暫時的
讓我們也擔任護衛的工作不知是否可行呢」

家康「是想報答恩情?」

曾良「是的。
已經不會再像先前那樣的失態了」

家康「如是。
怎麼辦呢?半藏」

半藏「...在下回到岡崎之前
可能已經不會再來這裡...」
「沒有別的辦法...
松尾閣下、河合閣下,可以拜託您們嗎?」

芭蕉「啊、誒、是...!」

家康「太好了!
那麼就稍微裝扮成猩猩媽媽的氣息吧!」

半藏「在下認為完全沒有
裝成猩猩媽媽的必要性...!」

「唉...
總之就麻煩您們協助了」

芭蕉「好的」


芭蕉「...曾良君,你覺得呢?」

曾良「...織田信長公亡故、家康大人陣營
來到了小牧山、的這個時間點,
那麼現在這個時代應該是天正11年左右不是嗎」
「那兩位雖然都沒多說什麼,
岩崎城那兒對德川陣營來說算是敵方地盤。
可能是要去此地偵查的吶」

(上面劃線段是原影片內容,後來主樣去查了史料發現搞錯了)
「岩崎城是丹羽氏的居城。
半藏大人要秘密行動的話,
可能就是要在戰事下進行調查的吧」(新修正部分)
「小牧戰役和長久手之戰(小牧‧長久手之戰)
就是由此、挑起戰火的吧」

芭蕉「...戰亂的時代呢...
因為江戶時代沒有戰爭什麼的覺得好可怕吶...」

曾良「可以知道家康大人所振興起的幕府是如何重要了呢」

芭蕉「但是竟然,曾良君會主動提出要擔任護衛
怎樣也想不到啊。家康大人那個打扮
你看了也沒什麼反應...」
「我就忍不住叫出來了非常奇怪模樣的人」

曾良「雖然我也有考慮過要做些反應,這次不愧是算了吧。
況且還欠人家恩情呢」
「主動提出擔任護衛是因為,他們之前提到的
很在意信長公的幽靈出沒這件事」

芭蕉「死人都會活動了、之類的...?
恐怖什麼的已經受夠了啦...
家康大人的話一定也受夠了大猩猩(コリゴリラXDD)...」

曾良「畢竟我認為這不可能單只是謠傳的樣子。
死人都會活動襲擊我們等、最好懷疑一下
可能是有大王的靈魂之類的」

芭蕉「啊、原來如此呢」


曾良「...芭蕉桑」

芭蕉「嗯?怎麼了?」

曾良「...真的非常謝謝你」

芭蕉「...我的話,什麼也沒做呀」

家康「嗚齁嗚齁嗖呀!」

半藏「您的裝扮、也只是單純的激怒形象化練習呀...
怎樣都好啦那種偽裝...」

家康「不,想給人看看吧我的極限」

半藏「並不需要」
「...讓您們久等了。
已經大致掌握小牧山的地形了,
接著就準備出發去岩崎城吧」
「晉見丹羽氏次閣下後,我們再往小幡城移動」(這句也是新增修正內容)
「路途上,還請多多指教、兩位!」

家康「多指教啦、芭蕉、曾良!」

芭蕉「是!」

曾良「...還請多指教」



(曾良重新入隊&家康新加入!)



德川家康裝備
【武器】ソハヤノツルギ:家康的愛刀。一說是三池光世所鑄的無銘刀。不是天下五劍的大典太唷。
(正確全名應該叫作妙純傳持ソハヤノツルキウツスナリ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找看,不知道刀●亂舞哪天會不會實裝呢www)

【手腕】無
【頭部】無
【身體】上面寫著KISS的無袖上衣:雖然不可能去搭訕但是對於可愛的人兒還是會去的唷家康大人這麼說了。
【裝飾】很像三角內褲的牛仔褲:是說根本就是。(wwwwww)

德川家康的技能
治癒術+:回復我方單體HP。
治癒術Ω:回復我方全體HP。
氣療術:回復我方單體狀態異常。
Holy+:給予敵人單體光屬性攻擊。
復活術:回復我方單體戰鬥不能狀態。
猩猩的氣息(母):使用母猩猩的氣息來擾亂敵人。嗚齁嗚齁嗖呀!
猩猩的氣息(公):使用公猩猩的氣息來擾亂全體對手。嗚齁嗚齁嗖呀!


井裡面有什麼光亮的東西,
但是手搆不到沒辦法拿取。


(往上走的話)
半藏「那裡是往之前尋找沒那麼可怕菇的森林。
現在已經不用來這裡了唷。
我們往岩崎城前進吧」




芭蕉「啊咧...?竟然孤伶伶地立在這種地方...」

曾良「在這邊境,還有這種東西留著就表示...」

芭蕉「曾良君?」

曾良「這裡,在小牧山這裡建立的小牧山城
曾經是織田信長公的居城」
「嘛,為了攻下美濃才建造的城(永祿六年-1563年)
沒過幾年很快就廢城了。
沒有向他們兩人打聽實際詳細的年號也不太清楚、
應該是差不多20年前左右的事吧」(本篇內容是天正11年-1583年)

芭蕉「...那件事和這個小神社、有什麼關係嗎?」

曾良「聽說信長公並不相信神佛一類的事」

芭蕉「是有聽過鎮壓佛教的事呢...神或是佛,
是不是很討厭呢。不敬仰先人之類的,
我是無法理解這種心情的說...」

曾良「也並不是特別討厭的吧。
事實上,就沒有鎮壓過淨土真宗派的佛教啊」
「不過就只是因為信長公推廣的基督教,和佛教
勢力對抗的結果而已」

芭蕉「...嗚嗚,完全搞不懂了...
被很難的話題搞混亂了啦...
結果,到底是怎麼樣啦?」

曾良「只是覺得,在其居城的地方
會有供奉神佛的東西很不可思議罷了」

芭蕉「偉人盡做些讓人搞不懂搞不明白的事呢...」
「啊咧?這是什麼。
好像什麼花上面附著繩子...」

獲得了政宗的假日用眼帶。
(這才真讓人搞不懂吧wwwww為什麼政宗的眼帶會在小牧山啦wwwwwww
順帶說這時的政宗雖然沒在本篇登場,
不過已有初出陣經驗且隔年年僅18歲便繼任伊達家督唷☆)



(道具欄)

政宗的假日用眼帶:附著充滿少女風格花朵的眼帶。弄不出政宗光線也弄不出政宗火焰唷。
(就是動畫二期第9集的眼帶桃太郎回啦www)


(作者語)
然後因為戰鬥很長所以快轉。

(BGM時間!主樣在獨語裡跟著一起唱啦wwwww)



ターニングポイント!!(ノ・∀・)ノシ

彼女なんてできたこともないのに!!

然後!!明明還有一點點就能唱完了!!!(硬是截掉wwww)



←小牧山山道
  街道→


小牧山周邊

馬頭「唷,這次不是來得挺晚的嘛」
「咱們可是也仰賴著大王
一個人沒辦法回去的說...
真是,再也沒比這更麻煩的事了」
「喂,要看的話就快點看啦」

(道具/武器店)

曾良的新武器
憐鋼線:使用細而堅固的線做成的鋼線。比一般的敏捷上升。
芭蕉的新武器
梓廉弓:弓本身就非常堅固,結實的弓。但是惹曾良生氣的話還是會被折斷唷。

曾良的新裝備
執事服(黑):「...這樣的衣服還是第一次穿呢」「是少女的夢想唷?」「雖然不是很了解」
芭蕉的新裝備
執事服(灰):「曾良君奴何?很適合吧!」「不,完全不」「畜生─!!」

新頭部裝備
銀色單片眼鏡:似乎只有一邊的眼鏡的那個。很帥唷那個。
(終於穿上執事服了wwwwwww執事服+單片眼鏡wwwww最高wwwww)



(存檔)



於是這次就到這邊!要來惡補戰國歷史囉w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