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戰國編之一



上回斷在很令人在意的地方對不對!
這回就來新章突入啦!!戰國篇YAAAAA!

是說當時第一次看到主樣上傳影片時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發展
和以往都不同我也嚇了一大跳...

另外這回因為劇情關係有古語也有敬語
還有奇怪的擬音大會...(?
實在超難翻的...orz

那麼就不再廢話馬上開始!戰國篇突入!

戰國編 一回目!



芭蕉「咕誒!!怎麼突然抓我...!!」

「脖...子...」

「曾...良...、君...」

「曾良君!!!」


「曾良君、振作點!!
馬、馬上就給你治療...!」

「...啊、啊咧?」

「誒、啊咧!?為什麼!
為什麼傷口無法癒合呢!?」

曾良「...唔...」
(手腳都麻痺了...
是裝了即效性的毒嗎...)
「...只是這種程度、沒什麼大不了的...」

芭蕉「不可以站起來啦!
什麼沒什麼大不了的、
都搖搖晃晃了不是嗎你!!」

曾良「...只是這種程度...
我不是都說沒什麼了嗎...唔!」
「...唔、唔...!」

芭蕉「曾良君!」

「...坐下吧曾良君」
「給我出來臭盜匪們!!我來當你們的對手!!」
「竟然對我的弟子做出這種事...!
絕對不原諒你們!!」


(進入戰鬥)


芭蕉「就算你們哭著道歉、
也絕對絕對不會原諒你們!!」

(於是芭蕉獨自的戰鬥...還是1對2...
這邊不擅用迴避跟防禦鍵的話會很難過關orz自己玩已經被幹掉三次了)


(戰鬥結束)

芭蕉「...唔、哈啊、哈...!!
我好歹算是、認真要做的話也是做得到的孩子吶!」

曾良「...芭蕉、桑」

芭蕉「曾、曾良君!沒事吧!?」

曾良「...可以嗎、芭蕉桑...
好好地、請聽我說」

芭蕉「嗯、嗯、什麼?」

曾良「這附近...應該還有盜賊殘黨隱藏著才對...
請把我、丟下快逃吧」

芭蕉「...誒?」

曾良「你沒有、揹負傷者、那樣的腕力吧...
好了、你就自行繼續前進...」
「這附近、還、很危險...
總之快跑、去找、哪裡有村落。
連你也想橫死荒野嗎...?」

芭蕉「不、不要開玩笑了!!
講這什麼一點也不像你會說的話啦!!」
「我是絕對不要的吶!
把你一個人丟在這種地方怎麼可能啊!」

曾良「...你是、聽不懂...人話...」
「...!」


芭蕉「誒、是、是誰!?」

???「...這種地方竟然會有人」

芭蕉「...盜賊...?不、但是這個人...」
「等...曾良君!!你在幹什麼啊!!
剛才不是說了不可以隨便亂動的嗎...!」

曾良「...不准...」

「不准、碰我的、師父...!!」

芭蕉「曾良、君...」

???「...毒正發作著嗎...」
「...在這樣的狀態下,仍然優先庇護自己的師父」
「值得讚賞...!」

半藏「在下名為服部半藏。
閣下的氣魄、已確實領見」
「敬請安心。
閣下也好、閣下的師父也好、
絕不會對你們做出粗暴之舉的」

芭蕉「你是...服部...半藏...」

「...!!」

芭蕉「曾良君...!曾良君、曾良君!!」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

會讓那不斷接連消失無蹤的,
就是爭鬥

雙親也好、兄弟也好、孩子也好、親戚也好、朋友也好。
就會那樣接連不斷消失了

那就是、所謂的競爭、所謂的戰鬥、是為戰爭

大家,都是沒有那個的話還能繼續存活下去的生命啊。
...你來看看,這些都排隊到閻魔廳外、靈魂的列伍。
很多吧,明天也會再增加。一定會是現在這個的翻倍

...為什麼,人類會變這樣呢




芭蕉「曾良君...」

半藏「...被強烈的毒矢刺中了呢。
身體已經無法動彈的樣子」
「待在這個古民家的話暫時比較安全吧
也正好可以稍作休息」

芭蕉「曾、曾良君、可以治好的吧,會沒有事的吧...!?」

半藏「在下所持有的解毒藥也沒有效。
得去尋找可以治療的藥、只有這個不二選擇了」

芭蕉「怎麼會...!」

半藏「看著河合閣下的樣子,被塗上的毒藥
認為應該是超可怕菇的毒」
(這個超可怕菇就是動畫第三季第9集裡被芭蕉吃到看見俳句之神然後還一直煩風流君的那個www)

芭蕉「超可怕菇...?
總覺得好像在哪聽過又好像沒有聽過的樣子...」
(你還吃過啊wwwww產生幻覺了當然都不記得wwww)

半藏「超可怕菇是,要是吃了
會產生幻覺一直流口水死掉的毒蘑菇」
「要是磨成粉末,塗在箭矢上來使用
就會引發別的症狀」
「最初是手腳麻痺,然後是全身麻痺。
最後,連呼吸也停止
直至死亡的毒」

芭蕉「死亡...!?」

半藏「不過,比起直接食用生存率還要高
即效性的部分,直接效果也是比較薄的樣子」
「...雖是如此,還是不能斷言
沒有死亡的可能性。
果然還是非得去尋找相對的解藥磨菇才行呢」

芭蕉「那、那個蘑菇是什麼!?長怎樣!?
我去找!」

半藏「嗯──...對呢、怎麼形容...
感覺刺癢刺癢的...帶刺癢兒的感覺...
不是伊賀(いが)而是刺癢刺癢(イガイガ)的說...」

芭蕉「帶刺癢兒的嗎?總覺得非常難以理解...」

半藏「...哈!感覺到、外面有個很不得了的氣息...!」

芭蕉「什、什麼啊這個大猩猩的氣息!
但是感覺又好像變成什麼好吃果實一般的樣子!!」


???「嗚齁嗚齁嗖呀!!」
(這邊這句是家康原作的台詞ウホウホソイヤ 實在太謎了只好原音直翻orz)

芭蕉「呀──!!大猩猩──!!
啊、啊咧不是!不是大猩猩!
但也是非常奇怪模樣的人!!」

半藏「家康大人!?
這是怎麼回事您怎麼會在這裡!!」

芭蕉「誒、誒!?家、家康大人...?
家康大人是指、那位德川家康公...!?」

家康「嗯?大叔知道我的事情嗎。
正是我就是德川家康的說唷」

半藏「怎麼樣都好、那個大猩猩的氣息
請該適當地消除了吧!」

家康「畢竟來到這裡確實還挺危險的嘛。
大猩猩的氣息跟長著美味果實樹木的氣息
交替著使用,結果變得有些混雜起來了呢」

芭蕉 (誒、江戶幕府初代將軍、德川家康公...!?
雖說確實有肖像畫的樣貌、稍微也有點印象的說,誒、誒誒誒誒...)
(是說、果然服部半藏,
指的就是德川十六神將裡、伊賀甲賀眾頭領的、
那位服部正成...!?
呀──!感覺和很不得了的人們會到面了啊─...!)

家康「那──麼,現在是什麼狀況?
那邊的大叔和、那邊睡著的小哥
是半藏的家人還是親戚嗎?」

芭蕉「啊!不是、我們不是可疑人士...!」

半藏「他們被盜匪襲擊了。
這位是松尾芭蕉閣下,
那邊的那位是河合曾良閣下」

家康「嗯─。看來是遭遇到很不得了的事的感覺吶。
那邊的、那個,叫曾良嗎。
沒事吧他?」

芭蕉「...啊...那個的話...」

半藏「他身上中了毒。
不快點處置的話,
就會很難挽救」

芭蕉「......」

家康「能治嗎?」

半藏「如果有藥的材料的話」

家康「要去找嗎半藏」

半藏「正要去找」

家康「嗯。
...芭蕉對吧。
你和半藏,一起去取回材料吧」

芭蕉「誒、誒?」

半藏「家康大人請待在這裡吶。
...真是,也不用特地跟到這種地方來啊...」

芭蕉「那、那個!家康大人不也會很危險...」

家康「我想與外面相比這裡很安全的唷。
比起一個人去找兩個人一起的話應該會更快找到,
而且這傢伙,也不能放他一個人在這吧?」
「半藏,拜託啦」

半藏「遵命」

芭蕉「...我知道了,很快、就會回來的...!」
(...曾良君,再稍微、堅持一下吶...!
很快就會沒事了...!)




芭蕉「是帶刺癢兒的蘑菇對吧?」

半藏「沒有錯。
但是也有很多很類似的蘑菇不注意一下不行」
「沒那麼可怕菇
聽說都生長在水邊的樣子。
我們就把這附近生長的蘑菇一個個檢查看看吧」
(沒那麼可怕菇...就同樣原作出現的那個
曾良傲嬌說要去散步結果是幫芭蕉找回解毒的蘑菇www)

芭蕉「我知道了!」

半藏「...?您什麼時候開始就一直用敬語了呢...
不用特別客氣的唷?
在下比您年輕呀」

芭蕉「誒、啊─...不,果然面對不得了的人
感覺就不得不使用敬語才行...」

半藏「不得了的人?」

芭蕉「啊、啊哈哈...請不用太在意!」
「...不愧是啊、吶...」



(於是暫時的只有芭蕉和半藏兩人組隊了~)

服部半藏裝備
【武器】苦無:說到忍者的話果然就是這個。手裏劍和這個可是夢想的集結吶!
【手腕】無
【頭部】無
【身體】忍者裝束:混~入~黑~~暗之~中~~~(意味不明wwwwwww)
【裝飾】鎖子甲:穿著在服裝的下面,會提升防禦的裝備。意外的很重。

服部半藏的技能
火遁之術:敵單體附加炎屬性攻擊。
土遁之術:敵單體附加土屬性攻擊。
水遁之術:敵單體附加水屬性攻擊。
影分身之術:增加複數的自身來提升迴避率的忍術。家康大人,您就算混在裡面也看得到...
縫影之術:將影子束縛住、對手的敏捷下降。
(不過後來玩遊戲裡發現半藏的技能全都被改成全體攻擊了
總之就先依原影片的內容為準吧)




(往回走的話會被阻止)


芭蕉「還沒有找到蘑菇喔...!
得快點找到拿回去、曾良君...」


(於是開始一個一個找蘑菇www
這邊調查每個蘑菇時都是奇怪的擬音詞形容所以被說是擬音詞大會wwww)


芭蕉「這個...嗯─、不是刺癢兒
是mecho的感覺吶...」
(メチョ是什麼真找不到orz
結果看了一下彈幕連日本人都不知道是什麼啊wwwww
果然就只是...謎擬音www)



芭蕉「這個可能也不太對...
與其說是刺癢兒...滑溜溜...的感覺?」
(有人說是滑子菇www那不就方吉嗎wwwwwwwww)


半藏「唔...這個是!!」
「不是刺癢刺癢的吶...」


半藏「說是刺癢兒,比較像皮革感吶...」


半藏「這個該說是哪種呢...清爽地直接滑過喉嚨...」
(你吃了嗎!?!?wwwwww)


芭蕉「總覺得...溼黏答答的感覺...
看來不是這個...」


半藏「不是刺癢刺癢、滑滑黏黏...」


半藏「這個粗粗糙糙的感覺真是無法形容...
不愉快的觸感...
真不想再摸...」


芭蕉「啊、總覺得、トゥメ!...類似的...
トゥメ!的感覺的蘑菇!!」
(這邊不得不提wwwwトゥメ是原作Rock傳說裡主唱把"夢"ゆめ這詞老是唱成トゥメ!而衍伸來的wwwww
最後樂團當然就解散了全員被換掉變成新一批的成員wwww
有興趣可以去看有人畫成動畫,這部本來只有廣播劇而已)





半藏「可惜...!
不是刺癢兒(イガ)、是花枝(イカ)...!」
(大王出沒wwww自重wwwww)


芭蕉「刺癢兒!與其說是這樣、倒不如說是咚!的感覺...
存在氛圍就是那樣...」


芭蕉「啊!!啊!!總覺得刺癢兒!!的感覺!!」
「但是等一下、與其說是刺癢兒(イガ)!的話...
宇賀(ウガ)!的感覺也...!
不是這個大概不對!!」


半藏「不是刺癢刺癢、像是軋軋響的感覺...
也不是這個吶」


芭蕉「這是生長在水邊沒有錯...但是總覺得是唰──地一下感覺。
沒有刺癢刺癢吶...」


芭蕉「咚康──的感覺...這個蘑菇...
怎麼說、說到怪物的弱點不就是咚康──!
總覺得漂浮著這樣的哀愁感啊...」
(這邊捏的是原作弟9集第157幕パワフルライダー也是在日本意外高人氣的佑川出處www
裡面登場的怪物老鼠爆炸消失時就喊了咚康──!)


(然後下面一些是影片裡沒出現的 調查其他蘑菇的對話
因為都很有趣就實際去跑遊戲也都全翻了)


芭蕉「感覺非常的粗糙啊...
這樣的拿回去給曾良會被斷罪的樣子...」


芭蕉「不是刺癢的感覺有點破破爛爛?
只要碰一下就會碎掉樣子的蘑菇吶...」


芭蕉「啊、超棒超舒服的觸感...!
更硬要講的話、滑滑溜溜...
也不是這個吶...」


芭蕉「嗯─...彈軟彈軟的...
這個也不是吶...」


芭蕉「總覺得光亮亮的...
光反射起來油亮亮的...嗚嗚...好噁心...」


芭蕉「呼呀─!濕濕黏黏!
給曾良君的話絕對會被斷罪的這個!」


半藏「這個宛如章魚一般的觸感
正濕黏著...後悔摸了...」


芭蕉「浮澎澎的...不是刺癢兒...」


半藏「硬要說的話....nugo的感覺...
該怎麼形容才好呢這個質感...」
(查到的好像是韓文orz真心orz不懂)


半藏「總覺得坑坑洞洞的蘑菇呢...」


半藏「這個是滑黏到都不太想再說了的蘑菇...」


半藏「不管怎麼說都感覺到了黏呼呼...」


半藏「這、這個該怎麼說才好閃亮亮的蘑菇...!
好神聖...!但是不是這個...!」


(是說這一整段已經翻到我快看不懂日文了...orz)


芭蕉「啊、這個呢!?這個怎麼樣半藏大人!」

半藏「啊!就是這個、就是這個唷芭蕉桑!
形狀也很伊賀、不對、刺癢刺癢的呢,
顏色和香味都沒有錯!」

芭蕉「太好了──!!得快點回去拿給曾良君!」

半藏「回去後馬上就調合成藥吧。
有了這個就已經沒問題了。做成處方
只消經過一天,應該就可以解除麻痺了」

芭蕉「快快、我們快走吧!」

半藏「嗚哇、請稍微等一下啊芭蕉桑!」

芭蕉「已經等很久了吧曾良君...!馬上就趕去吶...!」


獲得了沒那麼可怕菇。




那麼馬上就來翻第二篇了喔喔喔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