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法蘭斯編之四



如果拿了鑰匙後調查其他鎖著的門就會出現簡短的對話。

太子「啊啦─、這個鑰匙跟這裡的鎖孔不合喔嗎」
妹子「嗯─...看來不是這裡啊...」

就這樣(爆

以下內收就原影片的內容翻譯嚕!

是說翻完這回我又對印象組戀愛了(爆
因為這次主題本來就是強調友情
不管是以普通眼光還是腐濾鏡來看這都是いい話じゃん...
惡友即親友、再次證實看起來感情很差的人=感情超好意味

這種感覺真不錯。


(作者語)
上一回看到的解謎部分,
總之解出來後就會到這裡來。
(這個地方還有些小BUGwww前幾天主樣還開生放修正解給大家看)
取得的道具是,太子和曾良的專屬防具,
還有一把以後不知會在哪用上的大和的劍。

獲得了連雲‧尾流雲。

獲得了風之妖精手環。

寶箱上刻著文字。
「Je vous donne ceci.
La personne que vous etes sans le
pays eloigne.」
(大概意思就是「我將這個贈與你、遙遠不知為誰的你們」
不好意思法語真心不懂 找excite大概翻個的...orz)


獲得了炎之劍。


(道具欄)

炎之劍:某位勇者曾使用過的劍因為已經快要鈍掉了現在無法使用。
(這邊這把是劍聖大和的劍,就是大喊「まそっぷ」那個誤植的那位www)

風之妖精手環:受到風之加護的手環。太子的速度UP。

連雲‧尾流雲:用來嵌在鋼系的鎧甲上。如湛著美麗綠色的寶石一般的裝飾品。




使用了墜鍊的鑰匙。

妹子「畫廊...似乎不是的樣子呢?」

塞尚「...真奇怪啊,曾經窺看過一次
怎麼可能是這麼空蕩的樣子...」

雷諾瓦「要不問問竇加桑?說這裡有鑰匙的
不就是竇加桑嘛」

塞尚「說得也是。竇加桑,鑰匙在哪...」
(你www還www敢www說wwwwwww)

「...」

「已經丟出去了吶」

妹子「徹底地丟出去了呢」

太子「弄得黏呼呼的吶...」

雷諾瓦「...就靠自己尋找吧!!」

塞尚「是啊!」

妹子「......」


(走到樓下)

獲得了4000Y。



太子「嗚哇──!好多書!!」

妹子「這也是桑堤先生的收藏物吧...?
還真是有各式各樣的東西吶...」

雷諾瓦「...唔...?」

妹子「啊,桌上有封信...呢。
要不要稍微看看裡面」

太子「好咧、都讀都讀!
要是有啥問題的話妹子會全部承擔所有的罪
我就安心了!」

妹子「開什麼玩笑給我禿了!!」

太子「咕呼!要禿了!!」
「只是稍微叫你背個罪而已
就揍了上司什麼的...還真是shock...
是說你這不是覺得叫我稍微禿了也挺好的...臭傢伙妹子...」

塞尚「嘛、要是覺得看別人的信很難為情
就把它想成是找到桑堤先生所在地的線索來看待吧」

妹子「是誰寄的信呢?」

塞尚「艾瑪奴爾‧魯賽特...不認識的名字吶。
大概也是畫家或藝術家同士的信吧」


雷諾瓦「...嗯嗯...?」

塞尚「...喂、你從剛才就幹嘛
一直到處繞來繞去啊。稍微安分一點...」

雷諾瓦「塞尚,這些,不是藝術相關書籍。
第二共和、國立作業場、大量失業...
全都是些政治相關的資料吶」

塞尚「...你說什麼?」

太子「怎麼了?指什麼事?」

雷諾瓦「在我們小的時候曾經發生過暴動。
是相當大規模的工人暴動吶。
又被稱作六月起義」
(原日文的"六月蜂起"就是專指1848年巴黎六月社會主義革命,然而搜尋中文竟然...沒有...?相關頁面!?
搜尋六月暴動只會找到1832年巴黎共和黨人起義
反正這裡指的就是1848年巴黎六月社會主義革命,中文wiki你要不要再更爛點ry)


「正如所見,完全沒有藝術相關的書籍。
大部分都是跟暴動有關的資料唷」

妹子「工人的、暴動...六月起義...」

塞尚「路易-歐仁·卡芬雅克將軍發出了戒嚴令,
將因失業而發起暴動的工人們鎮壓」
「這場鎮壓死了將近數千人,
數萬人被逮捕,流放至阿爾及利亞」

太子「......」

妹子「...那麼多...」

塞尚「也是對於這場暴動以那麼殘酷的方式處理,
因此卡芬雅克將軍自己在總統選舉時輸給了拿破崙三世呢」

雷諾瓦「也就那麼一個法國總統呢」

妹子「不過有這麼龐大的資料,
桑堤先生也對政治很精通嗎」

塞尚「不,沒聽說啊」

雷諾瓦「我也沒聽過啊」

太子「...這個、艾瑪呢、艾瑪、誒──...猛獁象?」

妹子「為什麼會聯想到那麼遠啊你!!
艾瑪奴爾、啦!」

太子「因為太長了嘛。
這個艾瑪奴先生怎麼了嗎?」

妹子「雖然確實很長,但既然都要叫了人家名字
至少也把最後一個字給唸上吧...」

塞尚「...讀讀看吧」

「...來到這裡已經幾個月了呢。
持續著辛苦的日子,已經連一點希望也看不見」
「要是這份信能夠送到留在法國的你手裡
那種近乎奇蹟一般的事,我就這麼相信著總有一天的奇蹟
提筆寫下這封信」
「既是惡友,也是親友。
老是做出一堆傻事、也常打架。
曾經互相對罵過,現在想起來還真是令人懷念」
「桑堤,出生自富裕家庭又愛好藝術的你
和這樣貧困家庭又和藝術一切扯不上邊的我
能夠變成那樣的朋友關係
我覺得一定是有某種緣分吧」
「因為先前的暴動重要的家人也失去了而天涯孤獨、
現在還過著跟強制勞動沒兩樣的生活,
但我還有你這位值得稱得上親友的存在」
「沒有任何嗜好愛好的我,對於喜歡藝術的你
我現在、就將我唯一奉獻的東西送給你吧」

雷諾瓦「...贈物...?」

妹子「喜歡藝術的你...這麼說了的話,
是畫還是什麼嗎?」

塞尚「確實。要是信能夠送達到是近乎奇蹟的話
那麼大的東西不愧是沒辦法一起寄到的吧」
「比如說是可以放進信封裡大小的畫也說不定」

雷諾瓦「...桑堤先生,收集了這麼多資料,
到底想要做什麼呢」

太子「不就是想要救他嗎」

妹子「太子...」

塞尚「...如果也不在這裡的話,桑堤先生
大概就在最上層的房間了吧」

妹子「那在這個房間裡,稍微再找找鑰匙如何」


塞尚「...你在幹嘛啊,呆呆的站那兒」

雷諾瓦「好像我和塞尚吶。
桑堤先生和這個人」

塞尚「...你的童年成長也沒那麼特別貧濟,
也不是離藝術淵源很遠。
被迫害什麼的更沒有吧」

雷諾瓦「嘛是也沒錯啦」

「...是說竟然沒有否定是朋友這件事嗎」
「嗯...?這是什麼,信封深處裡面有什麼...
顏料...?」

塞尚「還不快點找啊!太陽都要下山了!!」

雷諾瓦「吵死了!現在不是正在找嗎白痴──!」

獲得了白色顏料。


書和書的縫隙間,有一串鑰匙。

妹子「鑰匙竟然在這種地方...」

塞尚「最上層去看看吧。...還真是
連續發生一堆奇怪的事吶...
桑堤先生要是沒事就好了吶」

獲得了最上層房間的鑰匙。


(道具欄)

最上層房間的鑰匙:桑堤先生家最上層房間的鑰匙。

白色顏料:雷諾瓦不知不覺就放進口袋裡的、白色顏料。



(走出樓上)

「.........」

雷諾瓦「...嗯?」
「總覺得聽到什麼聲音...
錯覺嗎?」


(這邊是遊戲內實際新增部分)
(進到大屋後)


「.........還...」

雷諾瓦「......?」
「...怎麼說...從後面總覺得...
好像有誰在叫我的說...
不、都沒人在...的吧?」




太子「......」

妹子「太子?怎麼了,突然就停下來...
要找廁所嗎?」

太子「才沒尿意啦!要去的話會說的!」
「吶妹子,總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
後面什麼都沒有吧?」

妹子「...沒有什麼特別的...
姑且先回去嗎?」

太子「...唔─嗯...」



妹子「...沒什麼特別、沒有任何人的氣息...」
「太子搞錯了嗎...不過...」



太子「...」

雷諾瓦「...」

塞尚「幹嘛,你們突然這麼安靜。
要天地異變了嗎?」

妹子「太子,果然想上廁所...」

太子「才不是啦!
所以說你要變下捏他大魔王的傳言
已經街頭巷尾知曉的囉!真是的!」

妹子「才沒有那種傳言!!」(誰知道呢wwwww)



雷諾瓦「誒、為什麼這房間變這麼暗?」

塞尚「...這個房間明明有窗戶,外面明明也還很亮才對。
為什麼這麼深闇...」


「......還...」

妹子「...什麼?」

「...還...來...」

太子「耳朵好痛...!!」

妹子「太子!!」

太子「和之前蛇的女人一樣啊妹子...!
有許多的聲音...!」

「...快還來...」

雷諾瓦「可惡、要還什麼東西啦!!
又沒有什麼...」

「那不是...送給你們的東西...!」

塞尚「雷諾瓦君!!下面!!」

雷諾瓦「嘿!?」
「嗚、哇!?這是什麼!!」

太子「黑影...!」

妹子「雷諾瓦桑!!不行、快逃!!」

「還來...不對...不是你們的...!
那是我要給、我的朋友的!!」

塞尚「把手放開!!」


雷諾瓦「塞尚!」

「...在哪...那傢伙在哪...
我的朋友在哪裡...」



妹子「...消失了...」

太子「雷諾瓦,沒事吧?站得起來嗎?
來、手借你喔嗎」

雷諾瓦「...啊啊、我沒事,謝啦」

塞尚「怎麼回事啊剛剛的...」

妹子「我們就是來尋找像剛剛那個的。
...事情、有點難說明就是」

雷諾瓦「...那傢伙、剛才那個全身黑的...
不也是在尋找桑堤先生嗎?
提到朋友了、就是指之前那個友人的事吧?」

塞尚「你說那個是艾瑪奴爾先生嗎?
你還想說人會變成像那樣的怪物嗎」

雷諾瓦「你們,說到是在尋找那個吧。
剛剛的那個,不就是艾瑪奴爾先生嗎?」

太子「大概、就是吶」

塞尚「...」

妹子「總之、現在趕快和桑堤先生碰頭吧。
必須確認他的平安無事...」

塞尚「...我知道了,趕快去那個房間吧」


雷諾瓦「塞尚」

塞尚「幹嘛呢」

雷諾瓦「啊─...那個、怎麼說...
剛才的多──虧...啊不那個...
謝謝啦...」

「呢、什麼啊那個臉!!
明明很認真在道謝的說!!」

塞尚「感覺很噁心啦拜託快住手。
我本來就沒有看著友人死掉瞬間
還會感到開心的這種惡趣味啦」

雷諾瓦「...啊是喔」





總之這回就到這邊!
馬上就翻上第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