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法蘭斯編之三



法蘭斯篇三意外的還滿短的 本來想說翻個一小段結果不知不覺就翻完了orz

話說2跟3中間真的隔很久,不過老實說經歷過後面更長的等待更新
相隔半年投稿感覺不太算什麼了(爆

因為這篇還算滿短的 就跟著一起放上噗浪搬運的東西
主樣在推特上講到的設定翻譯

生 on Twitter
每次系列都有決定主題,這回當然也有。不過說起來好像完全沒提過這回事...
飛鳥:起始和過去
細道:親子的心情
動物村:轉生輪迴
二次元:孤身一人
電話:封閉
コロちゃん:快樂的回憶
印象派:友情
岡崎:戰爭
大概是這樣。

生 on Twitter
這個遊戲內容基本上就是從閻魔的記憶啦感情啦作為起因而去延伸作成的。
飛鳥篇的BOSS異樣連喊著「救救我」
那個就是閻魔自己 對於閻魔自身來說 開始回溯過去的記憶而感到不妙



妹子「...誒...?」

太子「怎麼了妹子?
右手食指的第二關節在痛嗎?」

妹子「為什麼要把痛處猜測
局限在那麼狹小的地方啦!!
才不是啦!!」
「這文字有點看不懂呢...」

雷諾瓦「怎啦?不會唸嗎?」

妹子「啊、那個這個」

太子「雷諾瓦,這個麻煩幫讀一下」

妹子「啊、等一下太子!!」

雷諾瓦「什麼啊,完全看不懂嗎?
好喔─稍微給我一下。
誒─吶」
「Une chevre是指山羊
Un mouton是羊、Un chat是貓。
Un chien是狗的意思」

太子「這個呢─?」

雷諾瓦「那個是方位。
est、ouest、sud、nord,分別是東西南北。
這樣可以了嗎?」

太子「咻──!感謝!
雷諾瓦好──帥!!」

雷諾瓦「那種事實不用特地說啦──真是──!!」

塞尚「喂那邊的臭鬍子」

雷諾瓦「說什麼這臭鬍子!!」

妹子「...總覺得,並不知情呢...
對於我們能聽懂這事沒特別深究嘛」

太子「不知道的話也不是什麼壞事唷?
要是直率的問我們了話呢?比起吸引他們做些奇怪的事
還是不知道這樣更好些吧」

妹子「...嘛,確實是」


(重複調查)


雷諾瓦「Une chevre是指山羊
Un mouton是羊、Un chat是貓。
Un chien是狗的意思」
「est、ouest、sud、nord,分別是東西南北。
這樣可以了嗎?」


(好啦這裡又要開始解謎啦!!
去尋找線索啦啊啊啊)



桌上留著筆記。

「Une chevre Le nord」


桌上留著筆記。

「Une mouton.L'est.」


夾著筆記。

「Une chat.Le sud.」


書裡夾著筆記。

「ut」


書裡夾著筆記。

「Un chien.L'ouest.」


(作者語)
全部看過了卡掉忘記中。

決定使用消去法策略。

.........

寫了的解答小抄哪裡去了我表示沉默。

「妹子,把小抄吃了嗎?」
「才沒吃」

(這裡作者是已經隔上一回大約半年才又投稿的www所以忘得差不多也是可以理解的啦www)


(解謎的選項部分就pass XD)



「從哪裡傳來了什麼東西啟動的聲音...」



書裡夾著筆記。

「L'etagere gauche」

(作者語)
這是後面某種程度上隱藏道具用的謎題解答。
雖然現在不是必要
暫且還是先回收起來。

書本裡,夾著些筆記。

Un chien a regarde l'est.
Un chat etait la.
Le chat a regarde un chien.
Un mouton a regarde le nord.
Une chevre etait la.
La chevre a regarde un mouton.

Les animaux ont entendu un son du "la".

Un chien a regarde le sud.
Une chevre etait la.
La chevre aregarde un chien.
Un mouton a regarde l'est.
Un chat etait la.
Le chat a regarde un mouton.

Les animaux ont entendu un son du "sol".


(於是繼續進行主線)




雷諾瓦「嗚喔!好厲害啊!怎麼回事啊這裡!」

塞尚「桑堤先生的美術品收藏之處嗎。
可是連沒有裝飾起來的物件都好好保管著...」

太子「齁誒─...好多好棒的東西吶。
這些全部都是麋鹿先生的嗎?」

妹子「為什麼變成那個名字了啊!
啊、因為聖誕!?」

塞尚「對收藏家來說也是個有名人...不過這還真是驚人吶」

太子「啊咧、那邊的隱蔽處...好像有什麼在動的說」


???「塞尚看招」

???「塞尚這臭傢伙」


妹子「畫動起來說話了!」

雷諾瓦「你你你、你們是!!」

塞尚「...為什麼那個會在這個地方!」

雷諾瓦「兔子A!兔子B!」

妹子「想不到竟然是認識的!?」

兔子A「塞尚看招」

兔子B「塞尚這臭傢伙」

妹子「呀──!!跑來這裡了──!!」


(然後就是 突然の戰鬥www)



兔子A「塞尚看招」

兔子B「塞尚這臭傢伙」

(這兩隻打超痛wwww詭異的強wwwww我自己打時太子跟妹子被瞬秒wwwww)



妹子「啊啊可惡!!雖然搞不太清楚
總覺得微妙的很強!!」

雷諾瓦「上啊──!就是那裡──!!做掉他──!
把塞尚給打稀巴爛──!」

塞尚「你這傢伙──!!」

太子「齁誒──!我不是塞尚啦──!
住手!呀──!要被脫了──!」

妹子「呀──!臭大叔的曝露什麼的
超級不想看!快住手這群混兔子──!!」

塞尚「渾蛋、跟繪畫的本人一樣隨隨便便的
毫無節操想幹什麼幹什麼...!」



「即使如此」

「給我嘗嘗這個!」



妹子「竇加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子「嗚哇啊啊啊竇加桑的體液
把兔子們弄得黏呼呼的了!」

雷諾瓦「嗚嗚嗚兔子A─!兔子B─!」

妹子「誒、畫溶掉了...」

塞尚「竇加桑...我們不會忘記你的」

妹子「竇加桑...」


(竇加桑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這麼犧牲了...
我們不會忘記你的...wwwwww)





妹子「啊、你看看這個太子。
這牆壁上掛著的首飾...」

太子「是鑰匙的形狀吶」

雷諾瓦「什麼什麼,要開啟誰的心之鎖嗎?」

塞尚「你稍微閉個嘴來著」

雷諾瓦「你說什麼渾蛋──!!
你才是給我閉嘴咧這個笨蛋P的糰子茄子!」

塞尚「語彙力還真少、真醜陋」(這邊實際遊戲內的文本有改,變成「真沒品、真醜陋」)

妹子「請、請冷靜一點呀...也不是說
非要開誰的心之鎖什麼的
是說也沒辦法開吧物理上來說」

太子「那麼,這是哪裡的鑰匙?
妹子發現的女子更衣室?」

妹子「你給我閉嘴」

「...總之,去找找打不開的門
一個個插進去試試看吧
要是運氣好就能打開哪裡了也說不定」

塞尚「是啊」

獲得了墜鍊的鑰匙。


(道具欄)


墜鍊的鑰匙:說不定能夠打開哪裡的門,心之扉似乎是打不開的。



這次就到這邊~~
大概因為這次劇情超歡脫的所以也翻得很開心很快吧www
跟細道組真的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www
雖然早有講過細道就是ホラー擔當不過還是喜歡飛鳥組每次都這麼歡樂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