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法蘭斯編之二

RPGimoko.jpg
上一回翻譯裡提到的妹子新裝備Formal suit+三節棍
想像了一下畫出來覺得好像在哪見過www啊...成龍...(ry

因為這一次主様也已經公開影片和開放遊戲下載了
所以我就直接翻譯有對話和主線劇情的部分
就不再贅述影片內的動向囉!

被主様看到我是完全忠實翻譯影片全部部分包括作者獨語好羞恥啊(つд⊂)



有張床,要稍微休息一下嗎?
是←




塞尚「這是關於繪畫歷史的書吶。
...是挺久遠的東西了呢,真稀奇」

妹子「這麼厚的書,
裡面全部都刊載著畫嗎?
好厲害啊...」

塞尚「...你也對畫有興趣嗎?」

妹子「啊、那個、要說是畫的話,不如說
只要是漂亮的事物大致上都喜歡唷。
其實我也稍微、有在插花之類的...」
(有傳說小野妹子是華道之祖,這裡用到這個捏他)

塞尚「原來如此。僅是呈現其自然的造型
也正是那事物的美麗之處呢。
我非常能理解你對花的熱情和愛意喔」

妹子「塞尚桑,平常畫了很多自然相關的繪畫嗎?」
「雷諾瓦桑的話、那個、
雖然是發話說想畫女性的說」

塞尚「那個完全是為了實際利益吧」

妹子「啊─...實際利益...」

塞尚「我是也喜歡畫人,
可以的話還是想描繪自然。
不過說到底,我所見都是最自然真實的模樣,不過啦」

妹子「自身所見都是、最自然真實的模樣...?」

塞尚「畢竟任何事情、要是只盯著它的其中一點的話
那麼就會什麼都看不到,我指的就是這個意思」

妹子「...只看著一點的話、就什麼也不了解...嗎...」

塞尚「喔呀,書裡面好像夾著什麼呢」

妹子「這什麼...不可原諒...?」

塞尚「總覺得好像是被猛烈地詛咒了的紙啊...」


獲得了上面寫著「不可原諒」的紙。


(道具欄)

寫著「不可原諒」的紙:要是賣掉的話似乎就會被咒殺的紙。上面還寫著亞曼達的名字。海蘊最好吃!

(捏他自第三集33幕「死去的我與亞曼達桑」www有興趣的人可以去這裡看漢化版
http://www.blogbus.com/deadfacebiyori-logs/206395967.html)





太子「這個房子裡真的是、畫啊裝飾像啊
擺放了一大堆呢──」

雷諾瓦「對身為收藏家的人們來說真的非常喜歡啊。
讓有興趣又有錢的人來做的話,
果然就是這麼豐富了得啊」

太子「興趣啊─。
我也很喜歡蒐集佛像唷!」

雷諾瓦「佛像是指、佛教的像嗎。
真稀奇啊,會來到這裡的佛教徒可是很少見的呀?」

太子「啊啦?是這樣嗎?
佛像很不錯唷佛像,我也會做的說」

雷諾瓦「太子是雕刻家嗎?
啊咧、但是和剛剛的不一樣
你沒說嗎?還是我聽錯了?」

太子「佛男君...一想到它又忍不住想哭了...
可惡妹子...妹子這傢伙...噫呀!」

(這邊是太子figma的附贈繪本「太子和佛像」裡的捏他www
硬要說的話就是個太子用水跟小麥做了佛像取名佛男君
然後邀妹子來看被說「好像豬」於是生氣把佛男君丟在森林裡
之後又因妹子說想再看結果就兩人出發去找但找不回來的通常運轉飛鳥組www
有機會的話再來翻譯)


雷諾瓦「喂、喂喂為什麼突然要哭了樣子啊!
啊─真是,好啦、給你衛生紙
好好的把鼻涕擤擤、擤──擤!」

太子「咻嚕──嗯...!
啊─、清爽多了、謝啦雷諾瓦!」

雷諾瓦「總覺得你剛剛從鼻子發出了
難以形容的不可思議聲音啊...?嘛算了...」

太子「雷諾瓦也是、因為喜歡才畫畫的?
還是說是因為工作?」

雷諾瓦「...哈哈」

太子「齁誒?」

雷諾瓦「啊不是啦,只是突然想到
以前啊、畫室的老師也曾說過一樣的話。
你是因為很開心所以才畫畫的嗎、之類的」
「要是不開心的話、就沒辦法畫圖了唷」

太子「...這樣啊!」

雷諾瓦「啊?好像掉了什麼,啊、好大!!
怎麼回事啊這橡實!!」

太子「啊!超特大的說!
超特大的說這個橡實!」


獲得了超特大的橡實。


(道具欄)


超特大的橡實:超特大的說。同時聖德太子也在。實際上太子是存在的嗎?

(捏他自總集篇的特別加畫短篇「聖德太子不存在」
很短,總之就是妹子走到哪到處都在捏しょうとくたいし的諧音
讓他以為聖德太子其實根本不存在最後發現跟超特大橡實在一起
超特大這句原文是「超特大だし」ちょうとくだいだし也是諧音超難翻www)





妹子「...桑堤先生,哪裡都不在耶...」

塞尚「倒不如說,房子裡都沒人在吶。
照理說應該要有相當程度的佣人才對啊」

雷諾瓦「大家都去哪了嗎?
...難道說,不會是被襲擊了之類的事吧...?」

太子「...」

「哈咧?」

妹子「怎麼了嗎?」

雷諾瓦「竇加桑!!」

塞尚「什麼啊,連你也來到這裡了嗎」

妹子「誒、竇加桑?是嗎?在哪?」

太子「你在看哪啊妹子,老花了嗎?」

妹子「我可是比你年輕啦這個海蟑螂!!」

雷諾瓦「就在那裡的吧,看啊,眼前」

(竇加桑登場!!!)

妹子「...」

「...不、那個,只有一團像是毛結球
搞不太清楚是什麼物體的存在的說...」

太子「你啊...真是過份的傢伙吶。
不管怎麼看都是人吧?」

妹子「蛤!?這是人!?」

塞尚「你也是來交畫的?」

雷諾瓦「途中被什麼東西襲擊、
所以繞逃過來了嗎」

妹子「誒誒誒、普通的對話起來了!?
是說只有我?只有我很奇怪嗎!?」

太子「既然在繞逃的話,
和我們一起來不是比較好?
也正好要去給波堤先生送畫來著!」

妹子「這是場戰鬥...是說那是桑堤先生啦...」


雷諾瓦「好咧!竇加桑多指教!」

妹子「看來是要跟來了...
結果只有我總覺得還什麼都搞不清楚喔...」

太子「妹子,竇加桑叫你把那個袋子打開的說」

妹子「...嘿?
那個袋子指的是...這不是我們的道具袋...」



「怎麼...」

「了嘛...」

「.........」



(CG上的字)
哇──
出發囉──
哇──
哇──


妹子(我不禁這麼想著。
這句話,彷彿就是為了此刻
而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不是嗎)




(理解不能)



太子「喂─、妹子唷─、要把你丟下喔嗎─?」

妹子「是、要過去了,我這就過去唷...
不講理萬歲呢...」


獲得了竇加桑。


(道具欄)
竇加桑:與其說是人不如說已經是毛了。請不要捏碎...竇加桑啊啊啊啊啊!!





妹子「嗚哇...!這是什麼!」

太子「是什麼的祭壇?」

雷諾瓦「在說什麼呢,是聖母像啊」

妹子「...是這個世界的、宗教對吧?」

太子「可能吶─。
不過說起來這真是漂亮啊」

塞尚「桑堤先生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嘛。
來到這裡前,也看到很多像了對吧?」
「那札勒的耶穌之母,吾等心中的貴婦人。
聖母院的這個名字、Notre Dame(法語,吾等的貴婦人之意,即聖母瑪利亞)
就是語源自這位聖母瑪利亞吶。
將其與耶穌奉為共同信仰的人也很多」

妹子「...不管是哪個世界,都有為了獲求拯救
而進行祈禱的行為呢」

太子「不論是誰,活著的極限就是在死後的世界裡
希望獲求拯救的東西唷妹子。因為無法看見,
神啊佛啊就成了那個伸出援手的對象」

妹子「...」

雷諾瓦「也不在這裡吶...
更深處似乎還有房間的說」

塞尚「去看看吧」



門上鎖了。

雷諾瓦「啊─...不行啊,這上鎖了」

太子「好咧妹子!全力的毆下去喔嗎!
現在正是展現你真正力量的時候!」

妹子「那我把太子的頭給敲破如何?」

太子「齁耶──!!
我的頭可不是西瓜唷!?」


塞尚「竇加桑,怎麼了?」

雷諾瓦「...之前來到房子的時候,在庭院的畫廊裡
有看到類似鑰匙串的東西?」

太子「那,這邊鎖的鑰匙
就在那裡也說不定!」

妹子「但是,那個畫廊要進去的話
不也是需要鑰匙的嗎?」

塞尚「...沒辦法,再詳細地於屋子裡找找吧」

太子「果然還是讓妹子打破來得比較快喔嗎」

妹子「所以就連同太子的頭一起」

太子「雖然我裡面也是紅的沒錯但可不是西瓜!!
也沒有帶種子!!」

門上鎖了。

(存檔)


於是這次就到這邊啦!

很快就會馬上翻第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