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法蘭斯編之一

大家好久不見!!!沒想到翻譯被放置了快兩年今天終於重拾再開啦我!!
為什麼呢?因為

RPG日和本篇也再開了!恭喜四期配信!!!!!



其實本來在這之前就斷斷續續的有想把後續翻下去
但是拖延症加上工作忙加上其他坑然後就一直被放置...
即使如此對RPG日和的愛還是沒有減少 雖然主樣說至少10年內要完結
即使到了那個時候、甚至以後、還是會繼續深愛著下去的。゚(゚´ω`゚)゚。

果然最近就是契機啊!沒想到RPG日和不只再開和配信
主樣在生放送時和大家討論了決定
將RPG日和社群公開
生 on Twitter

由我來直連好像怪怪的就丟推特連結了

總之基本上就是一般人也可以觀看到動畫跟下載到4期遊戲
但是留言跟彈幕只有會員限定
然後目前申請加入會員一樣要跟主樣本人提申請(18歲以上)
可以公開討論了但是禁止公開實況、個人的遊戲截圖可以(少量的)
原則上規則都還和之前網站上刊載的相同
R/PG日/和


那麼接著來說說我這邊吧
因為已經過了那麼久 在這期間其實也有和主樣在推特上互動過
所以我就直接問主樣可不可以翻譯RPG日和
以下正式取得許可刊載(點開大圖)

真的非常非常感謝!主様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RPG日和至今已經過了8年...對於當時2008年初接觸網路和ニコニコ的我來說真的是非常大的震撼
會這麼深愛原作日和也是多虧了那時期同人的力量,ヒヨラーさん們真的太偉大...偉い...

這或許也是日和奇妙的魅力之一
即使大家隨著時間的經過跳往別坑了 但在日和官方有什麼重大消息發表時又都會聚集回來
比如說天國組再登場啦、日和舞台啦...真的 真的非常感謝
日和...いいよね!(パン)


廢話不多說開始吧!
四期的第一篇!法蘭斯突入!!!

歪斜

要進去嗎?
是←


太子「喲喝─嚇!到達!」
(※原文是"ほいさっさ",是有點類似抬轎時發出的吆喝聲,來源自日本童謠"お猿のかごや"
也有逐漸演變成催促快點前行的含意在)


妹子「...接下來是要前往怎麼樣的地方呢?」

太子「怎麼說呢,只要是有充滿有趣事物的地方就好了吶!
妹子也會喧鬧到大喊PAGOMO!的程度」
(※原文是"ぱごも",無意義的發語詞)

妹子「才不會喊!那是怎麼樣的悲鳴啊!!」

太子「嘛、算─啦!好啦快走啦走吧!」

妹子「所以說不要推我!你自己先走啦
嗚哇啊啊啊啊啊!!!」



我覺得,能擁有可以一起做些什麼事的朋友
是一件幸福而美好的事。

我嘛?
也是呢...大家,不知何時起就周迴在一起了。

幹、幹嘛那個臉啊你。
反正都是個滑稽臉了就再變得更滑稽如何
啊痛痛痛痛痛非常對不起!
非常抱歉我不會再說了!!



太子「PAGOMO!」

妹子「誒、那個、唷咿咻!
是跟那個差不多意思的發語詞嗎!?」

太子「不管哪個說起來都是那意思唷」

妹子「和什麼比較的哪個是哪個啊...」
「...是說這次是個怎麼樣的地方,
看起來似乎,是在石造建築裡的樣子」

太子「啊!好棒啊妹子!這邊的房間!
擺了好多的畫跟擺飾呢!」

妹子「我說你啊...!別隨便到處亂走之類的
這趟旅程從開始我就跟你講了快50次...啊算了...」

「...唔哇、這是什麼...!」

太子「風景的、人像的畫、用石頭雕出來的像...
我也有收藏了很多佛像,雖然可不會輸給它們─!真的是非常漂亮呢!」

妹子「這麼漂亮的畫還真第一次見到...
上面畫著什麼啊?」

太子「妹子...你怎麼對裸著的女人的畫
看得那麼入迷的樣子...
超級工口嗎?你是工口大魔神嗎...?」

妹子「等、那什麼講得像哪裡的海濱大魔神似的!
我才沒有特別想看女性的裸體什麼的完全沒有喔!?」
(※原文"浜の大魔神",捏他自日本1990年代的棒球選手佐佐木主浩)

太子「海濱大魔神什麼的現在的孩子知道嗎?(確實不太知道呢XDDD)
嘛、妹子可是色情狂Star之類的事
我以前就知道了大家也都知道了是沒關係啦」

妹子「所以說工口也好色情狂也好哪個都沒!!
什麼大家都知道啊真是!!」(彈幕的大家都知道的唷www)
「總、總之!先收集情報!
說不定會有誰在這裡的某處也不一定!」

太子「也是吶!
全力去探索去吧喔嗎!」



太子「啊!你看你看妹子,好像有誰在!」

妹子「真的耶。
...總覺得,好像一臉困難的樣子呢。」

(雷諾瓦登場啦啊啊啊啊!!!!)

雷諾瓦「......可惡,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太子「被呼叫了所以飛跳出來了啪咻!
在那邊的那位小哥,眉頭都深鎖得皺皺巴巴的囉怎麼了嗎?」

雷諾瓦「嗚喔!嚇人一跳!
什、什麼啊你們!」

妹子「不好意思,這傢伙是廢柴。
那個,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你的說...」

太子「廢柴是殺小啊!?
才不廢呢、完全一點也不廢!
不如說我根本完人唷可惡──!!」

妹子「對初見面的人用那樣的招呼方式突入
不是廢柴的話那是什麼啊!」

雷諾瓦「啊,是偶然路過的漫才搭檔嗎?」

太子「被看穿了...」

妹子「看穿你個頭啊!」

雷諾瓦「...難道是,這間房子的人?
你們知道這邊發生什麼事?」

妹子「...發生、什麼事了嗎?」

雷諾瓦「我是送委託作品過來的唷。
是被卡耶博特先生拜託的」
「...但是從剛剛開始,就─覺得很奇怪喔。
有什麼喀咑喀咑的聲響、還有奇怪的人聲也是...
這裡,有養著什麼奇怪的動物嗎?」

太子「聲響...」

妹子「人聲...」

雷諾瓦「總之啦、如果你們是這房子的人的話
把主人叫過來吧」

妹子「不好意思,我們並不是...」

雷諾瓦「誒,不是嗎?」

太子「完全不是吶!」

雷諾瓦「完全不是嗎!?」

妹子「很不幸地完全不是...」

雷諾瓦「那也是畫家嗎?還是說是雕刻家?
你們也是被卡耶博特先生介紹的嗎?」

太子「雖然搞不太清楚,不過這邊的芋子傢伙啊
對裸體女人似乎充滿著興趣唷」

妹子「你、所以說!!才沒有!!
不、那個、對男人來說多少都有點吧
被女體的神秘多少吸引了之類的...!」

雷諾瓦「真的嗎!你這不是挺懂的嘛!」

妹子「蛤?」

雷諾瓦「呀──我還在想
稍微冒點險練習畫個裸婦如何──之類的!
真不錯吶──那個柔軟的曲線真美呀!」

妹子「蛤...哈啊...」

太子「喔?」

雷諾瓦「啊─...真想畫裸婦啊...
開玩笑啦!稍微有點害羞的乙女之類的!
雷諾瓦比人們早一步發~現這新領域」

塞尚「...」

(塞尚登場喔喔喔喔喔喔喔!!!!)

雷諾瓦「...啊」





塞尚 (我聽到嚕)

雷諾瓦 (被聽到了─!!)
(不對,這又不是什麼好羞恥的事!
畫畫裸婦有什麼不對你有什麼意見嗎!
但是要對誰說的話稍微有點那個稍微有點
就這個拜託放過我吧放過我...)





塞尚 (我要說嚕)

雷諾瓦 (要說嗎─!!)

太子「吶妹子。
這兩個人心中似乎充滿了糾葛啊」

妹子「不管怎樣都看得很清楚呢」

雷諾瓦「什、什麼啊塞尚!
難不成你也是拿畫來的...!」

塞尚「就是那個難不成。雷諾瓦君
你也是被卡耶博特先生拜託來的嗎」

太子「吶、那個卡耶博特先生是誰?」

雷諾瓦「同為畫家同士、作為收集家也是很有名的人唷。
我或是這傢伙的畫要是有人喜歡的話
他就是作為仲介給我們工作的人」

塞尚「...稍微失禮,請問是哪位」

妹子「啊、不好意思。
我是小野妹子,這邊這位是白癡。」

太子「聖德太子啦!白什麼的癡什麼的一個字也沒在名字裡!」

雷諾瓦「真的好像街頭藝人啊」

塞尚「啊啊...確實合理...」

妹子「啊啊啊...都是太子的錯
連我也要被浸淫上搞笑藝人的道路了...!」

雷諾瓦「比起那個,你見到桑堤先生沒?
因為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
不知道他人在哪」

塞尚「你怎麼知道」

雷諾瓦「你不是拿著要給他畫嘛?
那我也一起去...」

塞尚「不告訴你」

雷諾瓦「你、說什麼─!!」

太子「...感情,很差呢」

妹子「似乎是如此呢...」

雷諾瓦「你這渾蛋臭鬍子!鬍子!」

塞尚「你才是臭鬍子」

雷諾瓦「臭鬍子!這個鬍子!鬍子鬍子鬍子鬍子!」

塞尚「鬍子鬍子鬍子鬍子!!」

太子「你們兩個不都有鬍子嘛」

雷諾瓦‧塞尚「!!!」

妹子「...到底哪邊才是搞笑組合呢...」


「!!?」

(出現聲響)

太子「啊咧?那邊出現的
不是剛才的石像喔嘛」

塞尚「...這是」

雷諾瓦「...喂喂、真的假的...?」

妹子「大王的靈魂,看來也跑到這裡來了是正解呢」

(進入戰鬥)

雷諾瓦的技能
Liechten‧List:描繪出有如樹陰下透出的光來進行攻擊。
Reines・Vaisu:描繪出神聖的光,附加傷害
Graviton:與光的對立描繪出闇來攻擊。怎樣都好啦好想畫裸婦。
Sylphide nail:描繪出銳利的風來附加傷害。比起那個裸婦ry

塞尚的技能
流水繪:同伴單體HP回復,也能治療異常狀態。
Deslouges:就有如洪水畫一般,將全部的東西都沖退
Whittard:將美麗的阿訥西湖水用畫筆聚集起來。好冷!
Glacial coffin:描繪出冰將敵人凍結,單體附加傷害


(戰鬥結束)

雷諾瓦「...畫出來的東西,都變成真的了?」

塞尚「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妹子「...要詳細解釋的話,雖然、會稍微有點困難的說」

太子「吶吶你們兩位。
那個什麼、聖誕先生的所在之處
我們也可以一起去嗎?」

塞尚「是桑堤先生」

太子「對─對─就是那個人!
你是羅賽納先生來著、Let 's go喔嗎!」

塞尚「是塞尚!塞尚!你別拉著我啊!!」

雷諾瓦「喂、喂等等!等一下啊!
我明明也是要去的人!給我等一下!!」

妹子「...繪畫甚至擺設會變成實物...
大王的靈魂,這次又是和什麼有關連?」


(印象組加入隊伍)

P‧A‧雷諾瓦裝備
【武器】A‧調色刀:比起一般的前尖端還要小一點的刀子。
【手腕】無
【頭部】貝雷帽:說到畫家的話果然就是這個。別去拉邊角的線頭啦!
【身體】白色的Y領襯衫:煩惱著前襟要不要敞開結果還是扣起來的男兒心。
【裝飾】可以變成超合金的鬍子:竟然變成了裝飾品那到底是什麼構造呢。

保羅‧塞尚裝備
【武器】Canvas scraper:壓肉用的調色刀。握柄長時間拿著也很輕鬆◎。(←不知道這個◎有什麼意義orz)
【手腕】無
【頭部】貝雷帽:說到畫家的話果然就是這個。別去拉邊角的線頭啦!
【身體】深綠色的西裝外套:在看了總集篇的封面前一直深信不疑那是黑色的。(我也是wwwwww)
【裝飾】蝴蝶領結:和某個跳小踩步的人稍微有點不一樣的顏色,的那個領結。(指貝爾さんwww)

(這邊提到Canvas scraper也是調色刀的一種,總之附個圖感受一下兩者拿的有何不同)

雷諾瓦的調色刀
塞尚拿的Canvas scraper

(是說拿著調色刀當武器戰鬥...好像哪裡的美術館裡的哪個金髮少女也是如此www)


(走到地圖下方入口)

雷諾瓦「喂──、那邊是玄關唷─。
還沒有要回去喔」
「總之先找到桑堤先生,這個畫不交給他不行啊」


(走到庭園裡的一棟小屋前)

塞尚「平常應該都是在這裡的畫廊裡畫畫才是...」

妹子「桑堤先生也會畫畫呀。
...不過,特地跑來這裡畫畫啊...」

雷諾瓦「你們大概沒有畫過油畫吧」
「油畫啊,因為是在畫具裡加入了油作為原料
有著十分濃烈的味道喔。
所以,稍微有餘裕的人就會像這樣
在外面特別再加蓋一棟繪畫專用的小屋」

太子「嘿─、有錢人的東西啊!」

妹子「...一點都沒有皇族樣子的台詞...」


雷諾瓦「喂─桑堤先生!!
我們把畫拿來了的說──!!」

妹子「...似乎不在的樣子呢」

太子「是不是外出了啊?」

塞尚「那麼認真的人,在有約的日子
讓家裡空下來什麼的照理說不太可能...
和雷諾瓦君不一樣呢」

雷諾瓦「我也是很實際展現我的認真好不好!」

塞尚「你給我好好查查字典認真是什麼意思吧」

雷諾瓦「你說什麼這個─!!要幹架嗎─!!」

妹子「嘛、好啦好啦...就算你們那樣吵起來
也沒辦法解決問題不是嗎...」

太子「沒錯唷。
要是被腦子都充滿了肌肉的妹子說到那種程度
即使不是我都感到羞恥了!」

妹子「誰是腦肌肉啊你這傢伙!!給我在那裡正座!」

太子「噫噫!腦子以外的肌肉也很強壯的樣子!」

雷諾瓦「嘛、好啦好啦...」

塞尚「...去探索大屋內如何。
雖然搞不好還會遇到之前那種事...
待在裡面也可能會有危險吶」

妹子「你這麼說的話,這也是相當大的一棟房子呢...
要先去哪裡呢?」

雷諾瓦「先順其自然地找找線索吧
雖然也可能沒有吶...」

太子「珍物無限制觀賞!啪咻─噫!」

妹子「你給我老實安分點!!」


塞尚「總之,先去大屋裡探索吧。
...希望不會被襲擊就好了...」


(走到右邊遇到好久不見的牛頭大姊XD)

牛頭「呀,又能平安無事地見到面我很高興唷
這裡真是個漂亮的地方呢。」
「珍奇的東西也很多,稍微想四處轉轉看看呢
雖然這麼說卻不能這麼做唷。真可惜」
「要看看什麼嗎?」

(道具/武器店)

太子的新武器
Caladbolg:被賦予「墜魔」之名的光之劍。但是兩手劍。好重!?
(就螺旋劍,某UBW裡某紅A射的那個有沒有很眼熟www)
妹子的新武器
三節棍:「比起拳頭,不會弄髒手的武器也不錯呢」「妹子...為什麼要看我這邊?」

太子的新裝備
藍色運動服(羊毛製):「這...這個...好溫暖!好溫暖喔妹子!」「啊啊是嗎」
妹子的新裝備
Formal suit:「...那個、這個有點難行動的說」「袖子會破唷?」「別啊!!」
(給體術系妹子穿禮服拿三節棍戰鬥www最高www)

新頭部裝備
附羽毛的帽子:RPG裡很常見。但是那到底是什麼的羽毛?雞?小雞?蛋?


(存檔)

那麼這次就到這邊~~後篇也會盡快補上的!
ていうかフォーエバ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