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幽靈船編之三



於是我又來啦!。:.゚(*´д`).:。眾所矚目的第三回(沒人期待好嗎

話說這一回的訊息量還滿大,真的是比起前兩回還要難翻呢...
明明就看得懂卻不知如何措詞&要用怎樣的中文表達實在太痛苦了orz(虧你是中文系

所以文句有些奇怪的地方還請多包涵m(_ _)m 總之大概就是那個意思的(被揍

這一回在影片簡介的地方有稍微提到關於這一回內容的部份 翻譯↓
關於曾良的心境、還有小可樂的心情。
弟子的心境真的是非常難捉摸啊...唔唔。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的幽靈船第三回
那麼廢話不多說馬上開始吧!ヽ(゚∀。)ノ (已經說一大堆廢話了

門打不開。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要使用上面寫著「cinque」的鑰匙嗎?
是←


門打開了。

(話說這裡面的三個房門,進入是要回答通關問題,
三個問題都曾在原作裡面出現過wwww所以這邊也被彈幕標上tag日和大會考www)

(敲第一個門)


「寡糖(オリゴとう)的自我介紹是什麼?」
回答←
不回答

(作者這邊輸字回答「我是砂糖(おれさとう)」)

(進入戰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開心啊好開心啊宴會宴宴會宴宴宴會會會會會會會啊啊」

(作者云)答錯了就會像成這樣進入戰鬥。

(這題是原作第8集中的聖德猜謎,偷偷講答案是「我是後藤(オレごとう)」)


(進入房間內調查書桌)


有篇裝訂成冊的文章。

這片海域,傳言有很多的海盜船出沒。
在航海途中很可能會見到一些地獄般的光景,
希望能什麼都不要發生就這樣平安的航行結束啊。

從港口的居民那邊聽來,傳言海賊們每晚每晚
都會在船中舉辦宴會。
雖然那些都是從一些客船啦、探索船裡襲取而來
將一些金品賣掉、盜取食物來所開辦的宴會。

淨寫著些讓人不太感興趣的事。

(調查書櫃)

被整理得很整齊的書並排在一起。

(調查旁邊櫃子 右)

好像是滑拉式的簾子。
裡面什麼都沒有。

(調查旁邊櫃子 左)

好像是滑拉式的簾子,
好像有什麼東西突出來了
沒有打開它的勇氣。

(出去調查回答旁邊房間的第二題日和會考吧XDD)

「小野妹子突然裂開了。
會有什麼事發生吧。
請問這是憲法第幾條...」
回答←
不回答

(wwwwwww一樣偷偷講憲法第三條www)

(這邊進房後調查左右兩個寶箱會進入戰鬥,
和寶箱怪戰鬥沒什麼好翻的,得到兩個非常抱歉糰子,就跳過囉XD)

(第三題日和會考ry)


妹子「好了你這傢伙快點給我下跪快點~~~」
太子「可惡~明明妹子的錯~~你才給我下跪呢快點~~」
(出現選項)
皇帝的回答
鹽←

沒帶啦。(wwwwwwww)

(重選一次)

皇帝的回答←


(總之這題應該有看動畫的都知道啦wwww輸字回答皇帝當時的回答吧wwwいやそうはならないだろ!)

(進入房間)


有塊板子被釘在牆壁上。
牆壁和板子中間似乎有一點點空隙的樣子。
說不定可以用帶著的金屬棒伸進去看看。

要把金屬棒伸進縫隙裡看看嗎?
是←


從牆壁和木板中間,掉出了一本小小的書。

獲得了小小的書。

小小的書:一本只有手掌大小的小小書,上面寫著數字「3」。


(回去前面第一個房間的書櫃調查)

被整理得很整齊的書並排在一起。
從1卷到10卷的小本書整齊的排放好,
只有第3卷不見了。

要把小小的書塞進書櫃裡嗎?
是←


從很近的地方,傳來門打開的聲音。

(旁邊櫃子的拉簾被打開了...)

簾子被打開了。
要往裡面看嗎?
是←


芭蕉「小可樂,請~吧」

哥倫布「不不不,芭蕉請~吧」

芭蕉「討厭啦,在這種充滿挑戰和陌生的環境下
必須要把機會讓給年輕人才行啊。
因為正值年輕所以什麼事都要以經驗為第一唷」

哥倫布「芭蕉不是還很年輕的嗎──。
而且你看你看,不是有所謂年功序列這樣的說法嗎,
所以這裡由芭蕉來看正是再適合不過啊」

曾良「你們兩個都請吧」

芭蕉‧哥倫布「kakome蕃茄醬!!!」(※kakome→カゴメ,就之前提到的日本果汁公司)

芭蕉「嗚、嗚哇啊啊啊啊突然的做什麼啦!?
這個家暴(Domestic Violence)弟子!!」

哥倫布「什、什什什麼都沒有!太好了什麼都沒有!
要是有什麼的話就算叫我屎人這種過度玩笑的綽號
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喔!!」

曾良「...呿」

芭蕉「知道裡面什麼都沒有後卻咋舌了這孩子!!」

哥倫布「啊咧,但是有把鑰匙!太好了!」

芭蕉「啊啊,這樣的話真是太好了呢」(這句芭蕉棒讀了www)

哥倫布「沒在用心啊...這傢伙...」


獲得了寫著「quattro」的鑰匙。

寫著「quattro」的鑰匙:上面寫著「quattro」,一把金色鑰匙。

門打不開。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要使用上面寫著「quattro」的鑰匙嗎?
是←


門打開了。


哥倫布「...啊咧?這個房間什麼都沒有耶?」

芭蕉「真的耶。
可怕的地方也沒有...」

曾良「應該還是和其他房間一樣,有什麼玄機吧」

(冒出四個人形)
(話說這邊難得曾良露出微微驚訝的表情啊XD)


哥倫布「呀──!!!」

芭蕉「噫噫!!剛、剛才的市松人形!!」

曾良「...被包圍了!」

(出現人聲噪音)
(話說這邊明明是很緊張的劇情卻偏偏有彈幕刷出コミケ會場wwwwwww
變得一點都不恐怖了啊可惡wwwwwwww)


哥倫布「什麼啊、這個聲音...!!」

芭蕉「頭、好痛...!」

曾良「...唔」(這邊也被彈幕攻佔了www曾良難得露出痛苦表情讓人忍不住想hshs ^q^)




說不出口的事太多了。
芭蕉桑的沒用程度,
還有我的性格也好。

做不到的事情太多了。
芭蕉桑的性格,
還有我缺乏隨機應變的優點也好。

被芭蕉桑拜託和他一起旅行的時候,
他那過於白痴的行動或是哭叫的模樣,
一定是滑稽且有趣的東西吧,我是那麼想的。

然而旅行至今這個想法也沒有改變。
讓人火大的事情雖然也很多,但是每次看到
他那不符合年紀的哭泣模樣時,優越感油然而生的感覺
讓人非常清爽。

反正那樣也不過只是稍微欺負一下而已死不了人的
正是因為知道這點才會施以暴拳吧。

對,我知道。
他可以忍耐到什麼程度呢。
要是超出了哪條界線,會不會死呢。
我對那些可說是瞭若指掌。

而他變得不再詠句,那份生的竭盡
正是如今在尋找著據說是閻魔大王的靈魂之前,
只有魂魄被推出去的時候。

在我之前,我所見不到的他的世界,
讓他變得不再詠句的,那個時候。

...那個瞬間要是讓我以外的人來作,
甚至於是讓我無法看見,我絕對不允許。

他所編織的那個世界,
對我來說就是我生存的世界。
換句話說,他的話語,
就是我自身。


...說不出口的事,真的太多了。




曾良「...沒法破壞這門呢」
「總之不快點快點離開這裡,找到那個笨蛋老頭的話...」
「...要是讓芭蕉桑遭受了除我以外的嚴重打擊,
就一點也不有趣了!」

哥倫布「打開了──!!」

曾良「!」

哥倫布「誒、呀──!為什麼好不容易跑來救你
卻擺出準備使用武器的架勢啦!?
我又沒做什麼壞事畜生──!」

曾良「是說你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件壞事」

哥倫布「首先從哪裡!?」

芭蕉「曾良君!!」

曾良「...芭蕉桑」

哥倫布「芭蕉是在隔壁的房間喔。
順帶一說,我是倒在外面廊下的」

芭蕉「唔──嗯,嚇到了嗎...?
肌肉松尾可是完全都不害怕了唷!」

哥倫布「騙人,門打開後那四個奇怪的傢伙爬過來時
明明一臉嚇得要死的表情還哭出來了說」

芭蕉「明、明明就是因為小可樂、露出什麼可怕的牙床
還又一臉死相的哭著說!」

哥倫布「什麼──!!才沒有一臉死相呢!!」
(話說這邊原文是用"不細工"這個詞,原作裡的小可樂就曾經露出過這個被稱為"不細工"的表情www)

(所以大概可以想像是這個表情無誤↓)




曾良「...真的非常感謝」

哥倫布「啊誒?」

曾良「要走囉你們兩個」

哥倫布「誒、啊、唔嗯...?」

芭蕉「...曾良君」


(這邊影片上方簡介有特別提到,曾良君所說的「謝謝」意思,
並不是在感謝把自己救出去,而是感謝小可樂把芭蕉桑救出來這回事。
弟子雖然再怎麼如鬼一般的鬼畜又抖S,不管怎麼樣,還是遠比任何人都要NICE的弟子唷
也因此被賦予了比ツンデレ更高等級的、鬼デレ屬性!XDDDD)


(離開房間,去隔壁的房間繼續探索囉XD)


酒桶底部,有什麼東西在發光。

獲得了寫著「tre」的鑰匙。

(離開,到對面的房間去)

門打不開。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要使用上面寫著「tre」的鑰匙嗎?
是←


門打開了。

芭蕉「這個房間總覺得好乾淨呢」

哥倫布「感覺和剛剛休息的房間一樣嘛?」

芭蕉「嗚嗚、如果沒有奇怪的東西出現的話好想休息...但是...
鑰、鑰匙有好好鎖上吧曾良君...!!」

曾良「要把它打開嗎」

芭蕉「都叫你鎖上了!!」



哥倫布「嗚、嗚──嗯...」
「啊咧...?曾良?到哪去了?」

「...什麼啊那傢伙,竟然跑到門前睡...
還真是厲害的睡相啊」
「喂──,在那種地方睡的話
可是NO Hamburger...」

芭蕉「小可樂,噓──」

哥倫布「啊咧,芭蕉起來了嗎?」

芭蕉「在這種地方,太恐怖了完全睡不著啦。
因為松尾可是纖細的Shy boy」

哥倫布「Shy什麼的Boy什麼的,總之就是睡不著嘛!
曾良為什麼要保持著那麼不得了的睡姿啊
雖然說是那個什麼啦、睡得很香甜的樣子...」

芭蕉「那不是睡相的錯喔」

哥倫布「...難道想感冒?」

芭蕉「不是不是,曾良君,一直都是那樣的」
「在無法安心的地方的話一直都是那樣。
旅行途中,每次找不到可以寄宿的地方
只好露宿野外時,
他一直都會爬起來升起火哨警戒著四周呢」
「因為我可是他溫柔的師父啊,
所以我也有對他提出過交換守衛的意見唷?
很了不起吧?」
「但是,他怎樣也不拜託給我。
難道我就那麼的不夠可靠嗎
松尾沮喪也是有可以做到的事呢」(※原文是松尾芭しょんぼり)
「那樣的曾良君,會不會說出要劃清界線這種事呢。
總有一天會變成那樣吧,我現在是這麼覺得的」

哥倫布「劃清界線、啊」
(此處的劃清界線應該是指兩人師徒間的關係被明確劃清,
弟子是弟子、師父是師父,除此之外不會有其他更多越線的關係之類的...)


芭蕉「既是溫柔的又是很恐怖的,
還真是完全搞不懂曾良君呢」

哥倫布「我只有見過他恐怖的部分啦──」

芭蕉「因為是鬼弟子呢。
...但是,即使是由於我的任性而開始的這趟旅程,
他還是好好地跟著我一起來了呢」
「大概我還是有被他少許的信賴著吧
這還是讓我稍微有些自滿的說」

哥倫布「信賴啊──...」

芭蕉「小可樂呢?你信賴的人,應該也有的吧?」

哥倫布「喂喂芭蕉、芭蕉。
我可是被丟到這裡來了喔──?
徹底的被嘿唷地丟下來了喔──?」

芭蕉「我呢,之前聽到你說要對他們處以搔癢之刑對吧?
明明被做了那麼過份的事情,卻是只有
搔癢程度的懲罰而已對吧,小可樂」

哥倫布「...嘛,是啦」
「在到這裡來之前也發生很多事啦,
因為不願意重做我的漢堡肉啦、
所以把蛋搶走了惹怒他們啦、然後還把我夾在船中間啦
對我做了相──當過份的事情的說」(這邊被彈幕貼tag 基本上是小可樂自作自受wwwww)

芭蕉「竟、竟然那樣...夾在船中間...」

哥倫布「即使如此,還是同伴啊。
因為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生命共同體,不信賴的話
也不行啊」
「會來迎接我的吧,那些傢伙們」

芭蕉「...呵呵」

哥倫布「啊──...怎麼感覺說了很讓人羞恥的事啊?我」

芭蕉「才不會讓人覺得很羞恥呢。
不覺得這是很棒的感情牽絆嗎?
我也是曾良君也是,非常喜歡那樣的感覺喔」

哥倫布「那樣的感覺是指,友情嗎?有感情火熱嗎?
從芭蕉來看是很容易就知道,但是曾良的話
完全看不出有那種感覺的說」

芭蕉「我們的旅程啊,是為了用言語點綴出美麗的事物
而開始的旅程。曾良君並不討厭這樣的旅行唷。
那個孩子其實是非常感性的呢」

哥倫布「嗯...雖然我不是很瞭解,
不過大概可以理解了
芭蕉你對曾良的這點其實很崇拜吧」

芭蕉「啊、要對曾良君保密喔!要是他因此得意忘形
很快就會作出比我的句子還要好的俳句了啦!!那個弟子男!」

哥倫布「誒──,那我說的事也保密好了?要是曾良,
萬一和我們船上的那些傢伙遇到的話,總覺得
會說些什麼加油添醋的事啊!」

芭蕉「不講嗎?真可惜吶」

哥倫布「這樣就好!才不講呢!在讓那些傢伙們
被搔著他們的腳底、親口說出"真的很抱歉哥倫布大人"之前
都要保持沉默!」

芭蕉「...是嗎?」


曾良「......」




根本就是醒著的啊曾良君www話說鬼デレ真的好萌啊...
明明內心深處就很關心芭蕉老師卻還是忍不住對他那麼壞...真萌555555(躺

於是這回就翻譯到這邊啦──!請期待下回第四篇!!。:.゚ヽ(*´∀`)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