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命日



本來有畫一篇命日的漫畫不過實在懶得翻過來就直接丟P網上
有興趣的人歡迎自己去看(ry


傳說妹子是花道的師祖
就是以這個的傳說為出發點,圍繞著「花」為主軸而畫出來的這樣一篇漫畫

再加上受到之前Lucky dog1的影響
我一直很想畫老死臨終前、子女孫子們圍在身邊守護他的妹子

自太子死後47年來 每天每天 都到太子墳上上花的妹子
甚至到了臨終前仍在惦記著 今天因躺臥病榻上快死了 沒能到太子的墓前上花 感到抱歉和遺憾
死後帶著那份強烈的思念 那一束 「為了你」準備的花束 來到閻魔廳報到

「 終於終於...再見到你了 」


請好好安息吧 妹子。

【無責任翻譯】土之EX迷宮



土之EX迷宮翻出來了──!!

其實土之迷宮篇分為兩集,不過翻完1後心想:「嗯?怎麼有點短」
那就乾脆把2的部分一口氣翻完算了,結果變...好...好──長──

不只是翻了本篇而已,還順便一起翻了主樣後來新增的一小篇短篇,因為多少有些關聯就放一起

另外因為這次內容比較多
所以很多對話就翻得比較照自己意思來沒有逐字翻 真不好意思m(_ _)m

所以說遙遙無期的四期呢~~~(無理

Read more
太子「那摸鬼男君,我們出發啦──!」
(※這裡原文為ほんじゃま鬼男君
ほんじゃま是日文裡それじゃ、まあ、このへんで的意思,有點類似於省略語
把それでは和まあ、このへんで的語句結合一起,通常是用在親友之間的非正式語)


鬼男「啊啊,路上小心啊」

曾良「出發之前,有件事想請問你」

鬼男「嗯?」

曾良「從歪斜前往去到的地方,言語是可以互通的。
明明是如此但是文字的話卻完全看不懂」
「文化圈不同的地方,為什麼言語卻可以互通
我對此一直感到很疑問」

妹子「啊啊,這麼說來...
我們去到的地方也是,文字
完全都看不懂的吶」

鬼男「啊啊。那樣的話,因為有大王的靈魂在裡面的關係
我想應該是這樣吧」

太子「閻魔的靈魂?」

鬼男「必須裁決各式各樣的人種才行不是嗎?
下判決的時候也是,要是言語不通的話
會很麻煩的對吧」
「對方發出他們認知的那邊的聲音,
聽進耳裡時則是變成己方的語言的樣子
你們只要這樣想就好了」

芭蕉「嘿──感覺好方便啊」

太子「但是,和小兔子和熊先生
也可以對話的啊?」

妹子「...這麼一說的也是呢。
我那個時候明明身體裡還沒有大王的靈魂」

鬼男「是指畜生道的事嗎。那邊的住民本身就是靈魂了」
「似乎都帶有大王的一部分的樣子,嘛,翻譯功能之類的,
你就當作牠們每個都帶著一個這樣的東西吧」

曾良「...但是我們去到的地方,卻有不少的手寫稿紙能讀懂...
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邊是指前面好幾回,關於二次元編的事情
因為前面並非我翻譯的部分所以還請至空色之中網站觀看詳細文章喔XD)


芭蕉「我們那時是從本來就在的世界、
連結到某個地方的嗎...」
(這邊有彈幕幫忙作解釋:
平田他們的所在的漫畫是日本人畫的→增田老師
所以就算那時的曾良體內還沒有大王的靈魂也可以和平田他們對話)


鬼男「說不定就是如此呢」
「總之,現在你們全員體內都有大王的靈魂了,
在這之後遇到的人言語不通什麼的、已經沒這回事了
你們可以安心了」

太子「嘩咻──!各式各樣的地方逍遙行!」

妹子「真是...這可不是在旅行啊,太子!」

曾良「除此之外還有一點」
「冥界各地,都有一個能和大王的靈魂呼應
因此而開啟的入口,那個是什麼?」

妹子「...而且裡面還有很強的怪物在呢」

芭蕉「啊、還有啊鬼男君。
把那個怪物打倒後,還得到了這些寶石唷。
你知道些什麼嗎?」

鬼男「青金石和紫翠玉...?
不,我不清楚呢...
竟然還有那種地方嗎...」
「既然是和大王的靈魂呼應而開啟的,這麼一說的話,
說不定和大王他自身封印了些什麼
有什麼關聯性也說不定」
「因為很危險,還請你們不要隨便靠近」

太子「誒──?越說不行反而會讓人越想去的
肯定不是只有我這麼想的喔!」

鬼男「...那我說你們快點去」

太子「那我們就去啦?」

妹子「不要給鬼男桑添困擾啊你這個水戶納豆!!
你是小屁孩嗎!!」

太子「黃門!!嗚嗚、竟然從腦門上敲下來...
因為很在意嘛!妹子你不也是
超級在意的對吧!?」
(這邊太子被打時發出的語助詞黃門是接前面妹子罵他的水戶納豆,合起來就是"水戶黃門"www)

妹子「那個、到底裡面有什麼也不是說
完全不在意啦什麼的...!」

曾良「如果真的太危險的話就立刻折返。
這樣如何呢」
(※這邊原文有錯字,引き返します打錯成了引き換えします
因為這樣翻譯途中又在這裡卡了好久orz不知道四配時會不會再修正)


鬼男「...結果最後,竟然覺得曾良是最應該被阻止的那個
我對你的認識果然還太淺了嗎?」

芭蕉「不好意思呢鬼男君...這孩子,我覺得一定只是
比這裡的任何人都富有探求心而已啦」

鬼男「哈啊...冥界裡那些看起來會發生什麼怪事的東西
還是請盡量避免吧?大王已經不在了
我不太想再看見除此之外的麻煩大事吶」

太子「盡管放心吧!!
我這個beautiful sexy 攝政
會把各式各樣的謎都解開的喔嗎!!」

妹子「...不行了這傢伙」

(這邊補充一點,關於EX迷宮系列是屬於支線部分
在進入動物篇前沒有進入水之迷宮打倒水龍的話是無法開啟這一系列支線的
上面開始提到迷宮部分的對話也不會觸發的樣子)



(然後這邊快轉了來到水龍迷宮的深處)



妹子「...好了,無視了鬼男桑的忠告
又來到這裡了沒錯啦...」

太子「要是變得危險的話馬上回去就OK的啦!
人類凡事都要正向思考才行吶!」」

妹子「你也太過積極正向了啦!!」

芭蕉「但是,這邊的能吻合嗎...
確實至今為止堵住入口的
都是很漂亮的玻璃玉石而且形狀一樣沒錯...」

曾良「每次,都是閻魔大王的靈魂產生反應
入口才出現的呢」

妹子「新的靈魂,是在太子和芭蕉桑的裡面對吧」

太子「好──芭蕉桑!
發揮我們的力量,讓這兩個部下和弟子
大吃一驚瞧瞧!」

芭蕉「誒誒誒、雖然是很想讓他們大吃一驚啦,
這不是我們的力量是大王的力量不是嘛...」

太子「說到此為止然後來喊出我們的口號
變身成瀟灑吧芭、蕉桑!!」
(這裡似乎用到了光之美少女的梗,不過因為我個人沒看過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翻就翻成這樣了...請見諒orz)

芭蕉「是、是這麼一回事...嗎?
...好──喔我知道了太子君!我們兩個
這就來組成冥界的光之美少女搭檔吧!」

太子「輕飄飄的衣服呢芭蕉桑!
如你所願唷!!」(應該也是光之美少女的梗捏他)

妹子「噁心死了!!」

曾良「給我閉嘴!!」

太子‧芭蕉「Heart catch!!」(ハートキャッチプリキュア,光美ry)

芭蕉「噫、哇、哇哇哇!」

太子「喔喔喔喔喔?」

妹子「誒、等、太子!!」

曾良「...我們走吧」

妹子「這已經成模式化了啊...」


(四人都進入了迷宮)

(往前走一小段)


聽到了不知道從哪裡傳出的聲音...

「汝等 勿須誇嘨
當造城的守番者 承認汝等之時
吾將現於汝等面前」

「汝等 勿須誇喊」

(※這邊的誇喊原文是嘯く,うそぶく
有大叫、呼嘯,也有誇大海口的意思
因為實在不太確定到底是哪個意思,也有可能兩個意思都有包含,於是就這麼翻了
文言好難翻啊orz)

(來到第一個魔法陣機關)


「汝等 勿須誇喊
汝等 勿須誇喊
於吾等城內追求真意吧
於吾等城內勿須誇喊」

(進入戰鬥)

(這次的迷宮內各個小BOSS是螞蟻,呼應前面"造城"的守番者一句)


(戰鬥結束後繼續前進 開寶箱)


獲得了曾良服的馬非君。

曾良服的馬非君:穿著曾良衣服的馬非君。防禦力上升。

(這邊經過時遇到戰鬥,敵人因為是香菇模樣被彈幕說是俳句之神的親戚www而且還很多種類wwww)


(↓作者)

大概是這種感覺,
要和螞蟻先生戰鬥三次喔。

「汝等 勿須誇喊
汝等 勿須誇喊
於吾等城內追求真意吧
於吾等城內勿須誇喊」

(進入戰鬥)

(被快轉了www)


(↓作者)

這個「夢色瑪坦戈」,
和炎之迷宮裡出現的妖精一樣,都會掉特殊武器
(※瑪坦戈原文マタンゴ
是出自1963年日本上映的恐怖電影「マタンゴ」裡面出現的一種奇異香菇妖怪,有興趣可以自行去估狗)


還有另外一隻,在別的條件下出現的敵人裡
也會掉妹子的特殊專武,去找找看吧。

(掉的武器是這兩個↓)
夢鋼線(曾良專武):用優美的細線把敵人吸引,再進一步地切碎。+混亂
Pile Bunker(妹子專武):有著能把敵人的裝甲突破,用鐵樁做的指關節。+Power Break



(來到迷宮最深處)


芭蕉「啊啊啊...終於到了...
果然這次也是,咚──!的一聲
就跑出來的嗎...」

曾良「要是能讓芭蕉桑痛得翻轉起來
出現也沒關係的呢」

芭蕉「那是曾良君咚──!的一聲出現好不好!」

妹子「太子,這此真的拜託你要慎重一點喔?
因為鬼男桑都那麼說呢」

太子「你不要太小看我了妹子。
我可是一直都很慎重慎重再慎重
是會讓哭泣的孩子也閉上嘴的Nonstop The 慎重喔?」

妹子「那是什麼啊...
好好我知道了總而言之
請你不要太靠近那個危險的情況!」

太子「總覺得被敷衍帶過去了...
吶曾良君,最近妹子有點冷淡
你覺得該怎麼做啊...?」

曾良「什麼都不做不也是挺好的嗎」

太子「啊啊...反過來?」

曾良「誒誒,反過來」

芭蕉「太子君...曾良君他也在敷衍你啦...」

妹子「雖然最初見面的時候就被這樣敷衍過了...
嘛算啦...」

太子「誒誒咿、可惡!大家怎麼都這樣!
我可是攝政喔,很偉大的喔!再更加尊敬一點啦!」

妹子「啊啊真是,為什麼在這種地方
耍小孩子脾氣啊!!
不過是個麻煩的臭大叔!!」

太子「喔嗎、我還不是大叔的年紀好不好!
我還很beautiful sexy 的好不好!
你就是最大不敬的那個啦明明只是個妹子!」

妹子「怎麼可能尊敬得起來啊!這個小鬼一般的大叔!!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請有點大人的樣子吧
這不是讓旁邊的兩人都嚇到了嗎!」

芭蕉「其實已經習慣了說」

曾良「喔呀真是巧啊芭蕉桑,我也是呢」

太子「嗚喔──!太讓人火大了!這個芋薯!芋薯條!
你才是最好在大人們的學校裡
被加了一大堆砂糖然後拿去煮!」
(原文的芋ケンピ是一種日式零食,切成薯條狀後拿去炸再用砂糖裹外衣)

妹子「誰是大學芋啊!!」
(※大學芋其實就是我們吃的拔絲地瓜,又叫蜜番薯
上述的芋ケンピ就是類似於大學芋的一種和菓子
關於為什麼會叫大學芋呢,因為篇幅有限不在此說明還請有興趣的人自行估狗w)


芭蕉「吶曾良君」

曾良「怎麼了」

芭蕉「果然,就覺得會變成這樣呢」

曾良「畢竟也是定番了呢」(這兩人旁觀起來了www)

太子「白癡妹子!這個冠階35位!
回去以後我要把你的運動服下擺
全部都弄得稀巴爛的給我記住!」

妹子「多麼普通的惹人厭方式!
給我差不多一點這個腦弱茄子太子!!
給我吃那邊的石頭去!!」

太子「ポピーーー!!」(大概是被打ww然後又踩到紋樣了www)


妹子「啊」

太子「啊」

芭蕉「啊啊,嗯...果然又變成這樣了,嗯...」

(進入戰鬥)

太子「好大的烏龜!!這次是烏龜!!」

妹子「...雖然說希望鬼男桑不要發怒才好...」

曾良「龍、鳥接著是龜...是嗎。
看來是朝四神這方面去考慮會比較好呢」

芭蕉「四、四神!?不是靈獸嗎!」

太子「雖然不是很明白啦曾良君,
之後就拜託你說明下囉!!
給我上吧妹子!!」

妹子「你才給我上啦真是!!」


「汝等訂下契約之光,汝等訂下契約之魂
若欲求吾之靈魂,就使吾見識那份力量吧
統領此地的、王之魂!」


(戰鬥途中)

周圍的地面發出巨響翻覆起來了!

(BOSS使出)
地殼變動


神龜的樣子有些變化...
(變成第二型態)

(戰鬥途中)

周圍的地面發出巨響翻覆起來了!

(BOSS使出)
地殼變動

(↓作者表示)
(・∀・)這邊因為是邊錄動畫邊玩的關係,特效一多了電腦就開始沉重起來的狀況。
普通個人遊玩的時候我想應該不會故障。
好卡。好想換PC喔好卡。一邊想著總有一天要去買換新的來著,一邊準備幫芭蕉桑復活吧。
(因為這招地殼變動每次攻擊都會損掉70%以上的血量,不滿血根本撐不住
這邊主樣一邊看著大招的特效一邊說著畫面好卡
一邊看著下方芭蕉只有一半的血量一邊想著等等準備復活芭蕉吧www)



(掛了不意外啊www)



戰鬥獲得道具:
紫水晶戒指

(戰鬥結束)


太子「嗚喔喔喔、還以為要死了!!」

妹子「啊──...真不好意思...對你們兩位...」

曾良「嘛,因為火大到很想委任斷罪的這種心情
我是非常能理解啦,雖然說
對我也沒什麼好處呢」

芭蕉「誒、曾良君、
為什麼要交互看著我和太子君呢...?
我可沒特別做什麼啊!?」

曾良「一直以來過分的事都有牽扯到你的份啊」

妹子「...對不起呢芭蕉桑」

芭蕉「這又是對著什麼道歉啊!?」

太子「喔─咿,這次也有呢漂亮的石頭!」

妹子「你才是比起那個給我先道歉!!」

芭蕉「嗚哇,好漂亮的石頭!
這個我也知道的唷,是黑曜石呢」

太子「黑曜─石?」

芭蕉「以前,有個熟人讓我看過這個的原石。
你看很黑對吧?
根本就和曾良君的眼睛一樣呢所以我記得」

妹子「...啊──...確實是一模一樣的樣子」

芭蕉「對吧?曾良君的眼睛也很黑的呢
感覺就像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吶」

曾良「那還真遺憾啊!」

芭蕉「火山岩!!
嗚、嗚嗚...我不過是說了我真實的想法而已...」(又被斷罪了www)

太子「總而言之,這是第三個了呢。
吶曾良君,你剛剛說的『四神』
是指什麼?」

曾良「...四神是指司掌四方角位的靈獸。
東青龍,南朱雀、西白虎。我們現在打倒的,
不就是守衛北方 被稱作玄武的靈獸嗎」
「如果是指瑞獸的四靈,
麒麟、鳳凰、靈龜、應龍的話
這也不是不可能...」

芭蕉「因為作俳句使用的一些季節用語也有關聯
對我們來說還是有些相關聯繫的啦...
但是,這明明是那麼神聖的生物」

妹子「...鬼男桑,不是這麼說過嗎
好像封印了些什麼...」

曾良「和四神有關係的,或者是說」

妹子「那裡有著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嗎...」

太子「嘛,現在再怎樣的考慮
也是完全搞不明白,等到更深入了解一點的時候
再來思考這事不也是挺好的嗎?」

芭蕉「說的是呢。總之現在
不好好想想關於收集大王靈魂的事不行呢!」


(開菜單調查物品)

紫水晶戒指:附著石榴石的戒指。全部的能力都會上升,對雷屬性耐性。



(最後面結尾部分)

閻魔「嗨咿!大家緩應呀~!
我是大家都Love Love的閻魔大人喔──!」
(※這邊原文用的是めんそ~れ,是沖繩方言的"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歡迎意思)
「誒,沒特別的Love Love...?」
「別說這麼令人傷心的話嘛!!
雖然看我這樣其實是很容易受到打擊是很弱的喔!
有錯嗎!!」
「即使是這種時候了也沒辦法出場啊我!
每次往往都只是在被分配的回憶殺裡出現聲音而已,
在後台裡閒著殺時間說起來我也想要有身體可以登場啊!」

「...誒─,咳咳。
雖然中斷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第三期還是
以這樣的形式做出來了!
這都是多虧了大家!おいうぉんちゅ」(←真的翻不出來,還請知道這什麼意思的人告訴我這是什麼...orz)
「如果還願意繼續等待遙遙無期的四期
我會很高興的。
那麼有緣再見啦──!!」(別遙遙無期啊wwwwwww)

(上面這段話就是目前到三配為止的遊戲進度,土迷宮破關後就會無處可去的情況...所以說真的是遙遙無期啊...)


================================================


土EX迷宮打倒神龜後四人的對話

這段和土EX迷宮的影片是分開的,是主樣在投稿了前面三期影片的兩年後投稿
估計是四期配信內所作的修改之一,因為目前的實際遊戲內並沒有這段

這段新的補充要素主要是想表現出太子和曾良的關係性,
因為太子和曾良的中之人是同一位(前田さん),於是太子對於曾良多少有些共感之類的,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芭蕉「可是,遇到了這麼多恐怖的怪物
都好像要感覺麻痺似的呢...」

曾良「芭蕉桑,你後面有隻巨大的螞蟻」

芭蕉「吼啪啪啊!!螞蟻好可怕!!」

曾良「嘛雖然是騙你的啦」

芭蕉「可惡喔喔喔喔!!」

妹子「啊哈哈...看起來並沒有感覺麻痺的樣子呢
芭蕉桑」

太子「但是啊,我也差不多,想看一些
軟綿綿軟呼呼、啪糊糊軟糊糊、吐著軟舌奴嗚~呸啪~呸囉~
的可愛狗狗呢」

妹子「最後的效果音說得太過頭了吧!?」

芭蕉「我懂我懂!不管是可愛的狗狗也好,
可愛的馬非君都好想摸一摸喔!」

曾良「你想被踢飛嗎」

芭蕉「誒!?有惹你生氣了嗎!?」

曾良「說到底裡面就是棉花吧。
比起愛著髒兮兮的破玩偶
還請你打開心理留意周遭吧」

太子「喔喔喔太好了吶芭蕉桑!」

芭蕉「誒?」

太子「比起馬非君更應該重視自己
對吧曾良君!全身都透著嬌羞呢曾良!!
妹子你也好好學學啦曾良的嬌羞」

曾良「看來很想死的樣子呢我知道了。
我就試著幫你把你裡面的棉絮取出來看看吧這個禿額頭」

妹子「嗚哇啊啊啊啊!!你從哪裡拿出來的啊
那把異常地大的剪刀!!說什麼裡面的棉絮
這要是扯開來看了完全只有腸子不是嗎!」
「危險啊!很危險所以曾良桑
你稍微冷靜一點!!
至少也刺得不至於讓人感到痛苦!!」

太子「妹子...你...」

芭蕉「等等等、快住手啦曾良君
那麼恐怖的事情!!我可不要看到太子君
變成第二個馬非君的唷!?」
「那樣的已經...好友的內臟在自己眼前暴露出來
還親眼看著它眼睛和嘴巴還都被縫起來...我...」

妹子「形容也太過獵奇了!!」

太子「曾良君才不會對我做那樣的事呢喔嗎。
喏──?」

曾良「會做的喔」

妹子「你幹嘛一直對曾良桑那麼的...!
曾良桑拜託你那個剪刀
請先關起來好嗎!!」

芭蕉「...啊──!真是──!
你們都給我差不多一點曾良君也是太子君也是!
要是不好好相處的話我真的要生氣囉!」

曾良「完全不恐怖所以請便」

芭蕉「嗚咿──!!這個剪刀男弟子──!!」
(※原文是シザーマン,是一部叫做Clock Tower的恐怖遊戲裡出現的敵人)

妹子「哈啊...終於收起來了...是說
你使用的那個鋼線已經是遠近兩用的了卻還更進一步帶著
那樣的剪刀 到底是多喜歡凶器啊你...」
「...那,太子,
為什麼都差點被那樣了卻還笑得出來啊你...」

太子「沒什麼啦──,我自己完全都沒注意到呢
曾良君」

妹子「啥?」

太子「妹子明明說了好幾次放下剪刀的事
也彷彿完全沒聽到的樣子,
芭蕉桑生氣了才稍微停下來」
「我啊,很喜歡看著那樣互動的
芭蕉桑和曾良君喔」

妹子「...你啊,你在引火自焚你知道嗎
要是...」

太子「誒?指什麼?」

妹子「天然是最惡劣的你知道嗎這個大叔...!!」(太子我相信是天然呆和天然黑具備www)




以上!三期內容就到這邊結束了!
接下來的就是遊戲還沒有配布的四期

真是遙遙無期啊...(掬淚
不過影片內容還是有的,所以還會繼續翻下去直到最新進度!

下一回是期待的印象派登場...!?

那麼我們下回見囉!ノシ


Hide

【無責任翻譯】冥界編



總之先...
好久不見。

我終於又回來填坑...距離上一篇的翻譯已經快一年了也太久啦wwww

其實這篇當初翻完幽靈船編五之後就馬上接著翻了,只不過差後面的部分一直翻不出來就一直擱著
加上當時也忙,スーツさん又停止更新和生放
一冷卻下來就整個拖延...^q^

但是我對RPG日和的愛還是沒有減少的!(握拳

主樣什麼時候快點更新四期啊~~~(遙遙無期

Read more
閻魔廳

要進去嗎?
是←



芭蕉「啊!你們兩個也回來啦──!」

太子「嘿嘿──又是我們贏了喔嗎!」

芭蕉「咕唔──輸掉了真不甘心吶!」
「這麼說起來太子君,是怎麼做到那樣只有瞳孔在笑啊?」
(※原文是黒目だけ笑う,原捏他是第110幕"飛鳥一武道會"裡太子做出的表情,總之是長這樣↓)



太子「聖德漫畫Smile可是只有攝政才做得到、
超級特別的必殺技的說...!
不過特別傳授給芭蕉桑也是可以的唷」

妹子「你們兩位,有找到大王的魂魄嗎?」

太子「等、聽我說啦!聽我說啊這個芋汁!!」

鬼男「不好意思吶,麻煩你們了」

曾良「不會,沒關係」

太子「現在的年下不給面子得還真是過份...這什麼霸凌?我被霸凌了?」

妹子「在說嚴肅事情的時候你也沒有老實地跪坐或是下跪不是嗎太子」

太子「那是什麼、要做到那種程度嗎!?
妹子的發想太恐怖了啦!!」

鬼男「...嘛不管了、那個。
房間已經準備好了。
大家也都已經很累了吧,就先好好休息吧」

太子「呀呵──!今天晚餐是什~麼呢?
芋薯魚糕?芋薯佃煮?炸芋薯?」
(※佃煮實在想不到該怎麼翻...所以有興趣的人請自行google吧 反正就是那個東西啦)

妹子「為什麼全都是芋薯啦!」

芭蕉「啊─,不過說得我也變得好想吃芋薯呢。
好想吃美味的芋薯料理吶──」

鬼男「我會去跟廚房那邊說的。
如果能準備的話再來通知你們」

太子「太好了──!去說說看吧!
鬼男君Famima!啊錯了、3Q!」
(※Famima是日本那邊對FamilyMart的簡稱)



芭蕉「曾良君,不問沒關係嗎?
有想問鬼男君的事不是嗎?」

曾良「...是什麼?」

芭蕉「你看嘛、明明言語能通卻無法閱讀文字這件事
不是很令人在意嘛。曾良君不也是因此
在意得睡不著覺嗎」

曾良「...今天大家都已經很累了。
明天再說也無所謂喔」

芭蕉「是嗎?那就好吧。老實說我也很在意的說。
問出的原因,要告訴我喔」

曾良「我不要」

芭蕉「搞什麼啊!!真是、明明只是個弟子!」



曾良「...是遲鈍呢、還是聰敏的呢。
不,如果是芭蕉桑的話只是單純的天然...
那個人的話,是不會做任何算計的吧」









「啊──這澡洗得真舒服!」

芭蕉「沒想到在天國和地獄的入口
會有那──麼寬闊的澡堂
誰都想像不到的吧!」
「晚飯也很好吃好幸福~
雖然覺得很可怕,和小可樂他們感情變好啦、
洗澡洗得很舒服啦、芋薯也很好吃啦、還是有很多好事的吶」

「...啊咧?」


妹子「......」

芭蕉「妹──子君?」

妹子「嗚哇、哇!?」
「...啊、什麼啊,嚇我一跳...
是芭蕉桑啊」

芭蕉「怎麼啦?一個人在這種地方。
晚飯沒有壽司所以出現休克症狀了嗎?」

妹子「不、沒吃到壽司也無所謂...
啊不、雖然我不討厭啦」

「...只是稍微,在想點事情罷了」

芭蕉「...可以說出來和我商量看看唷?」

妹子「誒」

芭蕉「我雖然啊、是生在比你晚的時代,
但是只看外表身形的話可是比你還要年長的唷?」

「覺得我靠不住?」

妹子「唔、唔──嗯,沒有那回事啦」

「...芭蕉桑,覺得太子如何呢?」

芭蕉「太子君?唔──嗯、是個明朗且有趣的孩子呢。
但是,都有好好深思熟慮才行動真的很厲害吶──
我是這麼覺得的唷」

妹子「深思熟慮才行動?」

芭蕉「有好好想過的吧?雖然沒有直接問過他,
太子君的行動力,看起來似乎都是朝向著某個目的
為此而行動的樣子」
「你看,我們初次見面的時候,太子君
很輕易地就說要去拯救大王了對吧」
「那麼迅速地就答應下來,
是不是在這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呢?」

妹子「...芭蕉桑不也是立刻就決定了嗎。
搜集大王的魂魄這件事」

芭蕉「我的話當然也是有目標的。
必須將這段俳句之旅給完成就是我的目的呢」
「所以才會立即回答的唷。對於不懂俳句的人來說,
可能會覺得只是這種小事,
但是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目的。
所以,絕對非回去原來的世界不可」

妹子「既然那是對芭蕉桑來說非常重要的事,
輕視什麼的我也沒有那麼想過喔」

芭蕉「...呼呼、謝謝。
是和曾良君不一樣的溫柔呢妹子君」

妹子「是曾良桑太過嚴苛了啦」
「...但是,我想的、不是那種事。
太子到底有什麼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芭蕉「人們啊,即使互相待在身邊卻也無法知道的事
可是很多的呢」


妹子「太子是不是,對我說謊了啊」
「...總覺得他對我隱瞞了很多事」

芭蕉「不知道太子君是不是有那樣的打算吶。
說謊也好有隱瞞的事也好,不過抱持著那樣的感情
還能做到那樣感覺的事,我總之是辦不到的」

妹子「那樣感覺的事...是指
耍白痴、耍腦殘、還老做一些煩人事情之類的嗎?」

芭蕉「嗚咕嗚...
妹子君的話即使本人不在也如此辛辣呢...
要是曾良君的話大概我也會被這樣貶低吧...」
「嘛不過,大概就是這樣的事啦。
太子君,對妹子君是發自內心、真正的笑和生氣呢。
如果有隱瞞著重要的事啦、說謊了啦的話
一般來講態度應該會再更保留的喔」

妹子「是、這樣的嗎」


芭蕉「...吶、妹子君的目的又是什麼?
為什麼這樣不得了的事,會答應下來呢?」

妹子「那個,當然是為了回去啊」

芭蕉「別的呢?」

妹子「別的...?」

芭蕉「和太子君一起行動,不是為了守護他嗎?
就像曾良君是為了守護我
才跟我一起來的,不是一樣的嗎?」
「曾良君啊,因為我是他的師父所以才會守護我。
妹子君,不也是因為太子君是你的上司
無法丟下他不管才跟過來的不是嗎?」

妹子「...」

芭蕉「就是這樣啊,因為難為情、因為覺得這是無法公開
說出的事情,所以隱瞞起來了吧。
這和那個是一樣的道理。只要自己心中知道就足夠了」
「雖然我不是很了解,太子君到底是為了什麼行動...
要是很在意的話,就多花點時間
在身邊觀察他看看他的另外一面吧」

妹子「...曾良桑、也說了同樣的話呢」

芭蕉「誒、什麼、曾良君說了什麼?難道
就是他說了太子君在說謊!?
簡直了真是、那孩子到底要扭曲到什麼程度啊!?」

妹子「啊、不是啦、不是那樣的、啊不過
他是也有那麼說啦、啊──...」
「...不過,真的非常謝謝。
多少能打起精神來了」

芭蕉「是嗎?有稍微幫到忙吧?
要稱讚我也是可以的唷?」

妹子「作為一個白痴來看還挺讓人意外的呢」

芭蕉「誒、這樣是褒?還是貶啊...?」

妹子「那就再稍微的、看護著太子看看吧。
雖然還是完全搞不懂那個人到底在想什麼
...想必也一定會有的吧,不得不知道的事情」

芭蕉「嗯、加油啊年輕人!」



曾良「...果然,我和芭蕉桑的見解不同嗎」
(因為那個人的視野廣闊,怎麼說呢
雖然也知道我就是無法習慣那樣的事
到了現在也沒打算去和他同樣想法)


鬼男「...妹子和曾良都覺得,
偷聽別人說話是一種流行嗎?」

曾良「還真是不好的道聽塗說呢。
只是經過這附近時有股老人臭襲來
來確認下而已唷」

鬼男「老人臭...」

曾良「那邊的談話似乎也結束了,
我也差不多該去休息了。
您還有工作嗎」

鬼男「大王不在了之後出現的歪斜
不得不趕緊去填補起來吶。睡覺時間也嫌可惜的。
嘛,要是稍微一下的話還是會讓你們休息的啦」

曾良「是這樣啊。那麼」

(離去)

鬼男「...擔心的話直接說很擔心不就好了」








閻魔廳

鬼男「要聽屬性的說明嗎?」
不要聽←
要聽

鬼男「要調閱一下屬性看看嗎?」
是←


(選擇了貝爾さん)
屬性:闇
主特殊:遠距離射擊
戰鬥配置:後衛

(沃森君)
屬性:水
主特殊:近距離射擊
戰鬥配置:前衛

(コロちゃん)
屬性:水
主特殊:特攻
戰鬥配置:前衛


牛頭「歡迎回來,這次也四肢健全的樣子回來了呢」
「...怎麼啦,露出那種奇怪的表情。
之前我那個模樣真的這麼奇怪嗎?」
「對於我是女的事感到驚訝?
啊哈哈、性別什麼的 在這個地方
沒什麼太大關係呢,也沒有辦法留下子孫的」

「我們呢,是從血之池的蓮花裡生出來的
被賦予了肉體和精神馬上就開始工作
被稱呼為鬼的生物、大概就是這樣啦」
「我和馬頭、還有鬼男都是這樣。
蓮花是神明的象徵。然後,我們啊
是從那個蓮花裡生出來的。這都是因為大王的力量。
那個人啊,對我們來說就是有如父母一般的存在」
「嘛、不過大王一點都看不出來有那個樣子,
但我還是不覺得誰──都可以當我們的雙親啦
這就是以那個人為前提的世界才會有的事
這樣就明白了吧?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啦」

「好啦、說太多閒話了呢。
要買些什麼呢?」

(因為前回把敏銳水果糖給用光的主様這次就一口氣買了10個www)

馬頭「看來有找到大王的靈魂嘛。
...幹嘛,那眼神。想找架吵嗎這渾蛋」
「怎麼在這裡不是人類姿態?
白癡啊、原本才是這個樣子好不好!
從出生的瞬間到現在一直都是這副模樣好嗎!」
「不要什麼都以人類中心為出發思考、
這世界上還有很多種生物、只不過是碰巧
人類的數量跟米粒一樣多才讓你們得意起來的吧!」

「啊──可惡,人類姿態什麼的超累的
煩死了...啊?想買東西?
要看的話你就隨便自己看啦!」

(save)



於是這一回到這裡結束了!這篇算是一個過場
把前面波士頓編內妹子的糾結和幽靈船編裡曾良的OS伏筆帶出

上司組兩人雖然外表看起來那樣
但是能成為上司或師父 畢竟不是省油的燈呢...

那麼下一回就是土龍EX篇!
...其實啊 雖然每次都說土龍篇土龍篇的唸得那麼順口
但是土EX的地下迷宮的BOSS
是玄武啊www根本不是龍wwww
但是唸習慣了也沒辦法...(x
好啦!下回會好好改正的啦www

那麼下回見!


Hide

【無責任翻譯】リトル・エスケープ 歌詞


リトル・エスケープ powered by ピアプロ



把以前因為太難而棄坑沒翻完的歌詞剛剛做了修改和補完
不過還是好難翻啊...我盡力了(躺

歌詞內收

Read more
Little Escape
你住在這條街道的何處呢

---- ----

意想不到一個人活下去
是完全不會感到寂寞的
一個人也可以玩得很不錯 所以啊
這個世界是我一個人的東西

消失於清晨薄霧中的原野
陽炎舞躍的烈日當空之下
枯葉哭泣的林蔭大道
大雪紛飛後的積雪

僅是想讓這些慘狀存在活著
把開始攫取眼裡風景的那些日子
讓它風化變成一些東西
於是我描繪了這條街的地圖

意想不到一個人活下去
是真的不會感到寂寞的
一個人玩也可以很開心 所以啊
獨自一人是不會注意到的
我是沒注意到的

強烈 純粹 美麗
從容 與凜然 與那個
承受住堅定的立場
或是忍耐住敗北屈服

每天都是戰鬥啊
將被撒滿的這些不講理
咬緊牙關回想起來
於是我描繪了夢想於這條街上

意想不到一個人活下去
果然是不會感到寂寞的
一個人玩時多增了你的陪伴 所以啊
緊跟在身旁的孤獨什麼的
我是沒有注意到的

這條街上還剩下了什麼來著
我們在此度日又是為了守護什麼來著

意想不到兩個人一起活下去
還是第一次感到不再寂寞的
如果宣告一個人玩的時光已結束的話
與寂寞的你相遇
終於 現在 看啊 終於現在
我注意到了

意想不到兩個人一起活下去
會愛上平凡的每一天
如果宣告我的世界已結束的話
描繪起地圖起身旅行吧
從這條街上逃走吧

強烈 純粹 美麗
從容 與凜然 與那個
承受住堅定的立場
或是忍耐住敗北屈服
脫掉了堅固的鎧甲
穿上柔軟的靴子
去往仍未知的地方
充滿勇氣的Little Escape
Hide

【無責任翻譯】最終到達者 歌詞


最終到達者 powered by ピアプロ



同樣是以前翻譯的歌詞,可能會有些不完全正確之處還請多包涵

歌詞內收

Read more
某個迎向了結局的
主角的故事

---- ----

將填滿了這個世界的破爛物
不加咀嚼地 全部吞嚥下去了

想傳達的話語 我的想法也好
說不出口地 全部吞嚥下去了
夏草裡的晚霞 夢的痕跡也好
毫不殘留地 全部吞嚥下去了

完成了任務的我與
就此消失的你 哪個比較幸福呢?

好不容易達到最完美 最好的最終回
頑固堅持地棲息於箱子裡的我
緊抓著殘存僅剩的記憶
對不知何時會迎來的飢餓 將持續恐懼下去

寶箱中的破爛物
拼命蒐集來的 都吞嚥下去了
父母的照片 朋友的來信
溫柔的殘骸 都吞嚥下去了

在終止符前的那份空虛
將我的裏側給融解 侵犯 侵蝕去了
啊啊!

一直沒能扔下的 最初的夢
將你的性命給奪去了

而就那樣把那些捨棄無數的我
決定了我將繼續前行的模樣

毫不瞭解的世界也好 嶄新的我也好
全部全部 都消失了

在這個箱子中忘記咀嚼了

將我就此填載起來的 你的殘跡
緊咬不放的 全部吞嚥下去了

好不容易走到最合適的最壞的最終回
無聊乖僻地棲息於箱子裡的我
緊抓著沒有描繪出的記憶
一直尋找著 行間縫隙裡的自己

好不容易走到最完美的最好的最終回

終結也好 重新開始也罷 都無法實現的庭園
將開始冒出的新芽給破壞殆盡了
對早就迎來的飢餓 將持續恐懼下去

將填滿了這個世界的破爛物
不加咀嚼地 全部吞嚥下去了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