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幽靈船編之二



於是第二回我又來啦!。:.゚ヽ(*´∀`)ノ゚.:。

話說附圖這張其實是上一篇曾良把假芭蕉打飛的那個橋段...
不過這篇開頭找不到適合附圖可以貼只好把這張拿來充數了(x(´・ω・`)

這張圖的字體和原遊戲影片的有點不一樣
是因為我安裝的時候曾出現字體無法顯示的問題
於是就換字檔了 別在意(根本沒人在意

那麼廢話不多說馬上開始吧(x

Read more
【作者前言部份】
這裡是好久不見的RPG本篇。
真是久等了不好意思。
這次音源的設定出了一些錯誤
導致有很嚴重的噪音聲
真是對不起...

要是你能看得稍微感到愉快的話我會覺得很幸福的,不過
不管再怎麼說細道組可是身為恐怖遊戲角色(horror)擔當的
於是這一回的內容也是以恐怖(horror)氣氛為主

加油吧,元祿ティンカーベル
(※前面的細道編翻譯中有提及作者對芭蕉這個稱呼的由來,
有興趣可以去空色之中網站看看。順帶一提ティンカーベル就是迪士尼動畫小飛俠彼得潘身邊的那隻小妖精)



(開啟遊戲、讀檔)
(走出房間到剛剛上面調查無法開啟的門)

芭蕉「剛剛的鑰匙不知道能不能開呢...」
「太好了,打開了!」

(往上走,地上都是血的船艙內)

芭蕉「這、這這這這、這是什麼!?
難道是什麼蕃茄節嗎!?」
(※原文是トマト投げ合うお祭り,直翻很奇怪所以直接稱為蕃茄節了...不多解釋了 有興趣可以自行wiki)

曾良「這不是蕃茄是血」

芭蕉「嗚呀──!!
明明特地河蟹掉的!好不容易河蟹掉的!!
我不依了啦這個弟子!這艘船!!」
(※彈幕這裡還滿好笑的,這一集上面被貼了一個叫"カゴメの本気"的tag,カゴメ是日本果汁公司,
因為前面提到整個房間都是血而芭蕉又說是蕃茄節...於是不惶多讓的有請カゴメ公司出場wwwww)


哥倫布「喂、喂...難不成要從這邊繼續往前進嗎...?」

曾良「看來你們都想一個人留在這邊是呢。
那我也不會特別阻止你們的」

哥倫布「我不依了啦這個弟子...」

曾良「要是一秒都不想待在這裡,反倒是要到處去尋找可以逃出去的方法呢。
那麼我們走吧」
(※話說這裡被彈幕說很有青鬼的氣氛...我是覺得還好啦
不過確實幽靈船編整個的氣氛都營造很像平常一般看到的恐怖解謎遊戲
但沒有會突然震你一下的要素請放心XD
實際我在玩的時候還是覺得比較煩的是戰鬥啊...到底給不給人補血QQ)

(調查右邊的門)


門打不開。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看板上面寫著文字「otto」

(再調查左邊的門)

看板上面寫著文字「nove」

門打不開。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要使用上面寫著「nove」的鑰匙嗎?
是←


門打開了。

(進房)

芭蕉「這這這這、這是什麼!!市松人形!?」
(※市松人形是日本人偶的一種,也是恐怖片或恐怖遊戲中常見到的那種人偶...)

曾良「沒想到這裡會有我們世界的東西啊...
看起來是人偶的樣子沒錯呢」

哥倫布「在動啊!?
呀──!!別過來!!」

曾良「哎呀,手上拿著菜刀是嗎」

芭蕉「呀──!!豈不是更恐怖了!?」

要是碰到人偶的話會削減體力
請小心注意不要碰到繼續前進。
(※簡單來說就是一般恐怖遊戲的追逐啦)

(↓這邊是作者打在影片上的獨語)
※因為主要是想前往地圖的左上,請再稍微看一下作者與人偶的糾纏
(´・ω・`)要是不先把它們勾引聚到這邊的話
對話途中背後就會聚集一大堆了...

(終於成功繞上去了wwwww調查箱子)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箱子上面寫著數字「7」。

(調查右邊櫃子左側)

哥倫布「喔!這邊的抽屜好像可以打開的樣子」

曾良「...是手寫的稿紙呢」

哥倫布「糕子是什麼啊?鹽巴的親戚?
我看看...什麼啊,不是日記嗎。
看,這邊寫著日期這邊則寫著天氣吶」
(※稿紙原文:草紙"そうし",小可樂聽成ソーシ,誤以為和鹽巴"ソース"有關係)

芭蕉「誒嘿嘿,雖然我們看不懂呢...
怎樣怎樣?上面寫了什麼?」

哥倫布「誒──嗯...」

「天空漸漸變陰暗了。天候不是很好。
希望別發生什麼事才好...」

芭蕉「...這個,絕對是發生什麼事了吧?」

曾良「看那邊的血痕不是就知道了嗎」

芭蕉「唔唔唔、我不要這樣想,我不這麼想啦!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絕對不要想!」

哥倫布「我也不想去想啊...
是說,我根本不想繼續唸了啊的說...」

曾良「請繼續」

哥倫布‧芭蕉「鬼!!!」(不愧是抖S曾良君XDDD)

哥倫布「...從前幾天開始,心中就隱約有股不安感。
雖然向船長報告了,卻反被罵說這種和航海無關的事也敢講出來」
「希望這趟航行可以平安無事的結束就好了...」

芭蕉「...吶曾良君」

曾良「是」

芭蕉「什麼都沒有的吧...
是這個人的錯覺吧,是這樣的對吧...」

曾良「好好調查看看船內就知道了吧。
可以的話,會讓你感到更恐怖的事情
我無論如何也想告訴你...」

芭蕉「噫噫!!
不要說了不要想恐怖的事情!!」

哥倫布「...所謂的抖S,就是在指這傢伙吧...」


(調查櫃子右側)

哥倫布「啊咧,這個抽屜裡好像放著什麼」

曾良「...是金屬棒呢」

哥倫布「可以派上什麼用場嗎?」

曾良「拿來打你的屁股、催促你稍微走快點如何呢?」

哥倫布「那種事請針對芭蕉一個人就好!!!」

獲得了金屬棒。

(打開菜單調查)

金屬棒:30cm左右的金屬棒。請不要對芭蕉使用喔。


(中間找鑰匙的部份被作者ry了orz)

於是,從某個地方獲得了鑰匙。
玩的時候請自行去尋找看看喔(‧∀‧)
(根本抖S啊スーツさん...←在玩的時候找得很辛苦)

(打開菜單調查)


寫著「otto」的鑰匙:上面寫著「otto」,一把金色鑰匙。
(這把鑰匙是在拿到金屬棒後,回去一開始的場景有塊木板 鑰匙在裡面
另外otto就是義大利文「8」的意思,後面再找到的鑰匙都是以此類推,故後面不再覆述)


(途中進入戰鬥)


戰鬥獲得道具:
三葉草

(戰鬥結束)


(回去上面調查右邊的門)


看板上面寫著文字「otto」

門打不開。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要使用上面寫著「otto」的鑰匙嗎?
是←


門打開了。


(進到房間最裡面調查牆壁)

牆上的血呈現著奇怪的形狀...

(調查左下書桌)

哥倫布「...又是日記...」

芭蕉「沾著更多了啊這個蕃茄醬...」

曾良「是血痕」

芭蕉「給我河蟹掉!!都說了很可怕啊!
為什麼要講這麼白呢這個笨蛋弟子──!!」

曾良「你們兩個請給我一起讀」

哥倫布「為什麼我也!?」

曾良「這是連帶責任。
要是不想讓我生氣的話就請快點讀」

哥倫布「也太不講理了哥倫!!」

芭蕉「...雖然你叫我讀,可是我明明不會讀這個文字啊...
只、只是打開來看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什麼,這不是一堆一樣的文字嗎
連續寫得滿滿的...」

哥倫布「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芭蕉「誒、誒!?小可樂你怎麼了!?」

哥倫布「那那那那、那個!文章!好可怕!!
搞什麼啦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啦!?」

曾良「不說明清楚的話是不知道它到底哪裡恐怖的唷」

哥倫布「從一開始就很可怕了好不好你們──!!」

「在後面、在後面、在後面...
這一頁上面全部都是同樣的這句話
寫滿了整頁啊!!」
(話說這裡彈幕突然跳出整整一面紅色字的"It is behind!"
讓本來我沒那麼怕的突然也有點毛起來了...
翻譯這段時的時間是半夜2點半←別嚇我啊噫噫噫)

(附上截圖,親身感受一下吧XDD)




芭蕉「噫呀──!!後、後後後後後後面!?後面!?」

曾良「...從後面有什麼東西?
這樣說來,這個血痕看來就是這個書寫的人的樣子呢」

芭蕉「你的洞察力雖然很可靠可是得出這樣的推理好恐怖!!」


(調查右下書櫃)

曾良「沒辦法讀懂文章真的很麻煩呢。
每次都不得不麻煩拜託你來讀」

哥倫布「叫我來讀的話是沒什麼關係啦...
怎麼說,只求不恐怖...別嚇人就好...」

芭蕉「剛剛太恐怖,已經讓我被嚇得有點想吐...
哪裡有沒有水桶之類的東西嗎...?」

曾良「雖然沒有水桶,不過這裡倒是有質地厚實
可以拿來好好打你的書」

芭蕉「你千萬別打過來!絕對會用書角來的對吧!?」

哥倫布「被打習慣了啊...那也很悲哀吶...」

曾良「不是很清楚的嗎。那麼就給我快點」

(從某處傳來機關開門聲)

芭蕉「誒、誒!?」

哥倫布「什什什什、什麼聲音啊!」

曾良「...把書拿下來後才有反應...?
看來是,不知哪裡的門被打開了的樣子」

(往上走再調查一次那個奇怪的牆壁)

牆上的血呈現著奇怪的形狀...
仔細看的話,沿著血跡邊緣的牆壁似乎可以打開的樣子。
要進去裡面看看嗎?
是←


芭蕉「為什麼不選『不』!?為什麼是選那個選項啦!?」

哥倫布「鱷梨香蕉啊你!!」(※意味不明)

曾良「這看起來就是要讓人進去的我也沒辦法吧」

「...哎呀」

芭蕉‧哥倫布「呀啊啊啊啊啊啊!!!有什麼出現了啊啊啊!!」(芭蕉桑和小可樂越來越同步了...XDDD)


(進入戰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開心啊好開心啊宴會宴宴會宴宴宴會會會會會會會啊啊」

(話說這隻雖然出現的很突然,不過其實意外的弱www影片裡作者花了不到1分鐘就解決掉了wwwww)

戰鬥獲得道具:
飯糰‧咖哩口味

(戰鬥結束)



芭蕉「已經夠了、回去、我想回去...!」

哥倫布「出口到底在哪、討厭啦...!!」

曾良「撿到一把鑰匙了喔。
想找到出口的話就繼續走吧」

獲得了寫著「sette」的鑰匙。

(打開菜單調查)

寫著「sette」的鑰匙:上面寫著「sette」,一把金色鑰匙。

(再調查牆壁)

牆上的血呈現著奇怪的形狀...
而且牆壁裡面有著非常非常腥臭的味道。
還是不要往裡面看會比較好。


(離開,往上走到新的地圖,調查右邊的門)

看板上面寫著文字「cinque」

(調查左邊的門)

看板上面寫著文字「sei」

門打不開。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ω・`)走錯地方了...(←作者)
(這裡應該先回到市松人形那個房間上面,用剛剛拿到的那把sette鑰匙開箱子)

(於是調查箱子)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箱子上面寫著數字「7」。

要使用上面寫著「sette」的鑰匙嗎?
是←


(發出鐘響)

...不知道哪裡發出了聲音...

箱子底部掉了一把小小的鑰匙。

獲得了寫著「sei」的鑰匙。

(於是這就可以回去上面開sei的房間啦XD)


門打不開。
好像上了鎖的樣子。

要使用上面寫著「sei」的鑰匙嗎?
是←


門打開了。

(進房繞到中間)

芭蕉「曾、曾曾曾、曾良君!!有誰倒在那裡!」

哥倫布「喂、喂這不是糟透了的樣子嗎!?
那傢伙渾身是血耶...」

曾良「...」

(神秘人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

曾良「...嘛,在預料之內呢
剛剛的事情」

哥倫布「...吶,芭蕉」

芭蕉「...怎麼了,小可樂」

哥倫布「曾良他...」

芭蕉「夠了,嗯,不要說出來比較好...
比妖怪還恐怖什麼的,我已經知道了...」

掉了一封信。

「有什麼東西在這艘船裡爬來爬去。
不論怎樣的呼叫求救,也到處都找不到其他人。
黑影把一切都吞噬掉了。
已經到極限了」

「不久之後我也會被吃掉的吧。
我想在被那些東西吃掉前解決自己的生命。
我覺得那樣的話至少應該還能獲得救贖的樣子」

信裡面,挾帶著一把小小的鑰匙。

獲得了寫著「cinque」的鑰匙。

芭蕉「黑影...!」

哥倫布「那是什麼啊,黑影...
是、是什麼幽靈嗎?」

曾良「嘛看來這次也是推斷無誤了」

哥倫布「...你們,果然知道些什麼的吧」

芭蕉「誒、不是、唔唔──嗯...誒──那個,
偶什麼都不知道的唷?」(這句全是片假組成 所以就翻成有點在裝可愛的感覺吧...XD)

哥倫布「會用這麼明顯的謊言來掩飾還真是稀奇」

(有怪衝進來了突然ry)

哥倫布‧芭蕉「哇啊呀───!!!」

曾良「...有客人來了呢」

(簡單來說就是冒出了幾隻和市松人形那邊一樣會追逐的怪
然後基本上要把他們全消滅才能離開這房間的樣子,觸碰到怪的話就會進入戰鬥)

(觸碰到怪後)

狂狂狂狂狂宴宴宴宴宴宴會會會會會
狂宴狂宴跳舞吧跳舞舞舞舞舞舞吧
狂狂狂狂狂狂歡歡歡歡歡歡歡歡歡宴宴宴宴

(進入戰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開心啊好開心啊宴會宴宴會宴宴宴會會會會會會會啊啊」

※連續4次戰鬥中※(這邊被快轉了所以翻譯就ry吧XDD其實也就是和前面牆壁裡那隻是一樣的怪啦)

(然後這邊芭蕉偷升了一級啊wwww變成Lv.19了)

(↓作者獨語)

於是這次就到邊差不多了,
另外稍微練了一下等級,把曾良君的新技能打出來了。

秋時雨:從頭上往下揮舞好幾層的細線將其切碎,附加氣絕效果。



那麼這篇就翻譯到這邊!
終於把第二篇生出來啦...接下請期待第三篇!。:.゚ヽ(*´∀`)ノ゚.:。(原稿呢

Hide

【無責任翻譯】幽靈船編之一



考慮了很久,決定也開始翻譯RPG日和了。:.゚ヽ(*´∀`)ノ゚.:。
而且今年可是RPG日和5周年啊
由於在波士頓篇以前的篇章都有人翻譯過了
於是這裡是從幽靈船篇開始翻譯
要是有什麼翻譯錯誤的地方還請多包含m(_ _)m

【關於RPG日和】
RPG日和是2008年在NICO掀起的一陣傳奇
首先是鯨の人放出了Fighting日和的武器設定


後來スーツの人借用了這篇的武器設定,最初做出了一個MAD
受到此MAD影響,當時在NICO上逐漸掀起風潮
後來又有了完整的故事,スーツの人甚至已經用RPG大師做成遊戲了
於是紛紛有人畫出相關的OP/ED或是MAD
最有名的莫過於みっきーの人的OP吧
在RPG日和本篇還沒撤下之前這篇是スーツの人承認的本篇OP


更多詳細的介紹可以參考這個網站:在空色之中 RPG日和介紹和翻譯

裡面有更多詳細關於RPG日和的介紹,也有更新到波士頓篇的翻譯 請去參考看看喔XDD

拉人入RPG日和的坑真是美好啊...(x

【關於遊戲影片和內容】
雖然在此做出了RPG日和遊戲內容的翻譯,不過並不會(也不能)把遊戲影片附上
之前經歷了一些事情スーツの人目前是把RPG日和的影片撤下
改放到mixi的社群和NICO的私人Community裡面
不過有想看遊戲本篇影片內容的人歡迎私噗給我:)
或是等我什麼時候有空開遊戲實況...最近很想把RPG日和重跑一遍啊我的妹子服馬非君QQ
原則上這邊只會放上個人的遊戲截圖...當然要是有什麼不妥的部分也會馬上撤下

【關於轉載部份】
雖然機率應該很小不過還是說一聲比較好...
如果有想轉載我這篇翻譯的話,請記得附上出處,並記得標名是誰翻譯的
此篇文章為個人無責任翻譯交流分享用,請不要隨意盜用喔

那麼以下,值得紀念的第一發無責任翻譯!

Read more
啊──果然最喜歡快樂的事情了!
這可是連太陽都照射不到的地方喔?
大肆地喧鬧取樂果然最棒了

好啦好啦、今天就不要講究身份了
你也給我喝多一點吧──!


芭蕉「呼呀──!這次是漂亮的著陸!」
「這樣一來就可以提早防備那個鬼弟子從背後的偷襲!
誒噫要過來就快點過來這個癡肥鬼弟子!
讓你看看師父華麗地閃開的技藝──!」
「...」
「......」
「誒?沒過來...為什麼?
記得確實是一起進入歪斜的啊...」
「嗚、是說...討厭啦,又跑到奇怪的地方了不是嗎...!
為什麼,是這麼暗的地方啦...!?」
「曾、曾良君──!你躲起來了嗎!?
別這樣啦,這種討厭的玩笑...!」
「...曾、曾良君...?」
「等等等、等一下!難道還在冥界等我!
還是說在歪斜的途中哪裡休息了,是這樣嗎!?
我不要一個人待在這種地方啦!」

「噫!?是、是誰...?曾良君...?」

哥倫布「我、我、我根本沒有吃到什麼好吃的喔!?
雖然說最喜歡漢堡肉了,但是變成碎肉的話才不喜歡呢!!」

芭蕉「啊、啊咧...不是曾良君...」

哥倫布「呀──!!不要啊拜託饒了我!
我身上沒有什麼找到的蛋啦!!」

芭蕉「不、那個,我沒有在尋找什麼蛋啦...是說你不要緊吧?」

哥倫布「...誒...?不是幽靈嗎...?」

芭蕉「不要突然說什麼幽靈的那麼恐怖的事啦!
我才不是幽靈是松尾!松尾芭蕉!
被人們所稱呼的,奇蹟的Handsome boy!!」

哥倫布「...Handsome?在哪裡?」

芭蕉「全部!(這大叔為什麼可以這麼可愛www)

哥倫布「啊、是喔...唔、啊隨便啦...
總之我叫作哥倫布啦」
「吶、芭蕉是嗎!?
你是從哪裡跑到這裡來的快點告訴我啊...!」

芭蕉「從哪裡...正確應該來說是,掉下來的...吧?」

哥倫布「掉下來的...什麼!那不是和我一樣嗎!
就是這樣才不行啊,真是的──!!」
「我可是被丟到這個zama裡的啊!
絕對不原諒那群傢伙!再計上一直叫我小可樂小可樂的這條罪名
全員被處以搔腳癢1小時的刑罰──!」
(※zama是指北非的札馬平原 此處應該是形容被丟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

芭蕉「誒─嗯,吶小可樂」

哥倫布「才見面不到幾分鐘的大叔馬上就叫我小可樂了!?」

芭蕉「不是啦,因為叫得比較順口嘛。
...那個,你有沒有看見一個和你差不多年紀、
黑髮的男子?那孩子是和我一起來的」

哥倫布「...沒有呢、在這裡最初遇到的人只有芭蕉而已呢...」

芭蕉「...這樣啊...到底,到哪裡去了啦那個鬼弟子...」
「啊、對了,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看起來好像是在建築物裡面可是太暗了也不太確定」

哥倫布「建築物...你啊,到底是從哪裡掉進來的啊。
不是從船上嗎?」

芭蕉「船?」

哥倫布「航海途中突然吶。
真的很衰也好啦、那群臭傢伙也好啦...心情低落也隨便了啦...」
「發現這艘船的時候,他們就說要獻祭啦什麼的就把我丟在這裡了...
那群傢伙怎麼這麼團結啊可惡...」

芭蕉「這艘船...獻祭是...怎麼回事」

哥倫布「這裡啊,是幽靈船喔。在大洋中航行的沉船所變成的結果吶。
在船員們之間是頗有名的傳說」

芭蕉「吼呀──!幽靈船!?」

哥倫布「而且那些喪屍啊,為什麼那麼窮追不捨呢。
好不容易才逃出他們的追擊躲到這裡來的啊」
「所以啊,我在找看起來應該可以逃出去的地方啦!
吶、你有沒有線索啊!?」

芭蕉「沒、沒有啦!我也是剛剛才掉到這裡來的啊!!」
「而且,也找不到曾良君...
啊啊討厭啦,偏偏在這種時候搞叛逆、
笨蛋笨蛋,那個笨蛋弟子──!」

哥倫布「呀啊!!」

芭蕉「吼呀──!!什麼!?是誰!!」

曾良「哎呀,在這裡嗎」

芭蕉「曾、曾良君──!!
太好了,你沒事吧──!!」
「真是的,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嘛!
竟然把師父丟在這裡!」

哥倫布「和你一起來的就是他嗎?」

芭蕉「對對!接下來我們去找出口吧!」

曾良「出口的話,正好呢。
那邊有一個看似很像的地方」

哥倫布「真的嗎!?」

芭蕉「真的!?那趕緊出去吧!
在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之前!」

哥倫布「啊、太好了──!終於可以跟這個可怕的地方道別了!」

曾良「我知道了,我們走吧師父」


哥倫布「...芭蕉、怎麼了?」

曾良「你在做什麼啊,快點走吧」

芭蕉「...你,是誰?」

曾良「...什麼?」

芭蕉「你,不是曾良君吧?你是誰?」

哥倫布「...誒?」

芭蕉「曾良君的話,絕對不會叫我師父的。
雖然有說過要叫我師父,
但除了那個奇怪的叫法外,他平常是絕對不會叫我師父的」
(※奇怪的叫法是指原作中的芭匠"ばしょう" 芭蕉"ばしょう"+師匠"ししょう"的合體形)

「...你才不是曾良君,你到底是誰...?」


哥倫布「嗚哇!?怎、怎怎怎麼了!?
牆壁被破壞了...!?」

芭蕉「呀──!有人從牆壁那邊飛出來了!」

哥倫布「...等、那、那個不是芭蕉嗎?」

芭蕉「誒、誒!?我、我飛出去了!?」


曾良「...讓我來告訴你一件事。
就給我當作土產般收下好好的記著吧」
「芭蕉桑身上不是你那身腐敗臭味,
不如說是更讓不爽的大叔臭」
「真是讓人不愉快。
都已經死了,卻還在追求死亡的傢伙
就讓我成全你的願望吧」

哥倫布「呀──!!
鬼、鬼出現了──!!」

???「...」

芭蕉「曾良君──!太好了!這是真貨!」

哥倫布「誒、不是鬼啊...
為什麼你會知道那就是真貨啊!?」

芭蕉「一看就知道了嘛,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哥倫布「竟然!?」

曾良「芭蕉桑,之後還請作好覺悟。
還有,那邊的你的事也之後再說」
「現在最要緊的是,把那邊那個讓人反感、和我很像的傢伙給擊潰」

???「...明明一起過來的話,恐怖什麼的都會全部忘記
也會變得更快樂的...真是一群愚蠢的傢伙啊」

哥倫布「你這傢伙,到底...」


???「宴會開始了,好好享受吧各位嘉賓」


(進入戰鬥)

曾良「哼、偽裝成我和芭蕉桑的傢伙裡面是長這樣嗎。
還真是一副窮酸樣的偽裝者呢」

哥倫布「窮、窮酸!?看到那個只有這個感想!?」

芭蕉「抱歉,我這個弟子他的想法和一般人不太一樣...」

曾良「你們兩個就好好的給我和那邊的喪屍並排站好。
我會把你們一起給捻碎的」

哥倫布「對不起!」

芭蕉「真的很抱歉!」


哥倫布的技能
クランドバルム:踩著彷彿用跳著一般的輕快步伐,迷惑住對手時給予斬擊
トルステップ:使用船彎刀進行連續攻擊。要是在吃飯的時候使用此招會把漢堡肉弄掉請注意。
(※因為查出來都是很奇怪的單字所以就還是原文奉上了...orz)

戰鬥獲得道具:
三葉草

(戰鬥結束)


哥倫布「哈啊──...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很恐怖啊,那些傢伙...」

芭蕉「真...真的是幽靈船啊...」

曾良「幽靈船嗎,原來如此」

哥倫布「...為什麼還能這麼冷靜啊,你這傢伙...」

曾良「是你們兩個太過害怕了吧。
不過是模樣有點異形而已,有什麼好害怕的嗎」

芭蕉「...果然有點異於常人呢
曾良君的感官...」

曾良「怎麼了」

芭蕉「Sixth Sense!!(※應該只是被打時的語助詞XD)
嗚嗚嗚...不、不管什麼時候都很沉重啊這個手刀...」

曾良「剛剛說的話也加算進去了」

哥倫布「...真的不是鬼嗎,和芭蕉一起來的」

曾良「那邊的」

哥倫布「那邊的!?至少也用一下人稱吧!
是說我也是有名字的啊叫作哥倫布!」

芭蕉「小可樂對吧」

哥倫布「所以說到底為什麼要加個『小』啦!真是──!」

芭蕉「哎呀,叫起來很方便嘛」

曾良「和你的名字有關的考察怎樣都好
比起那個,看來這裡是幽靈船沒錯呢。
你是從什麼時候就在這裡的」

哥倫布「唔──嗯...雖然不知道正確的時間,
不過我覺得應該沒有過很久。
感覺一天都還沒有過完呢」

曾良「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嗎」

哥倫布「...現在這種狀態就已經夠奇怪了吧...」

芭蕉「...哎,曾良君難道...」

曾良「哎呀,難得直覺不錯呢芭蕉桑」

芭蕉「啊啊...果然,果然是啊...!」

哥倫布「怎、怎麼了啊?」

曾良「我們現在要開始探索這艘船」

哥倫布「啥、啥啊!?在這裡,幽靈船裡面!?
不管怎麼想都很危險吧!
與其做那種事還不如躲起來才是真的比較好!」(這邊在NICO影片上被彈幕說小可樂意外的是常識人XD)

芭蕉「...說不定會有我們想要找的東西...
倒不如說我覺得一定有...」
「誒、不能等等我嗎?曾良君...」

曾良「如果你想在這裡逗留和那些喪屍見面的話,請自便」

芭蕉「唔唔唔...知道了啦,我知道了...
去就是了嘛去就是...!」

哥倫布「等、等一下啦!
那我該怎麼辦啊,我呢!」

曾良「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和你耗,
而且姑且判斷你應該也沒有當我們嚮導的價值。
就在那邊那個牆縫隙裡躲起來如何?」

哥倫布「你啊...
剛剛不是還跟芭蕉說這樣會很危險嗎!」

曾良「危險什麼的我可是一句都沒有提到。
那麼,失禮了。走吧芭蕉桑」

芭蕉「等、等下等下!曾良君!
剛剛的戰鬥也看到了吧,這孩子的戰力不是也可以幫上我們嗎!」
「吶小可樂,一起走吧?
雖然很討厭探索之類的,不過搞不好也可以找到出口也說不定呢!」

哥倫布「這、這樣...是這樣沒錯啦但是...」

芭蕉「吶?」

哥倫布「...我、我知道啦!一起走啦!一起去就行了吧!」

曾良「...唉...」


(小可樂加入隊伍XD)


克里斯多福‧哥倫布裝備
【武器】Cutlass(船刀):為了在像船之類狹窄的地方所使用而刀身特別短,船員間愛用的彎刀。
【手腕】Cutlass(船刀):兩把一對的彎刀。就算再怎麼努力揮舞也是NO Hamburger的唷。
【頭部】三角帽子:黑色的三角帽。畫側面的時候感覺會很麻煩的形狀。
【身體】茶色的夾克:肩膀的部分,不知道為什麼小了一吋。
【裝飾】無
(※武器的部份原文名稱是カトラス,怎麼說...應該是翻譯成短刀吧、彎刀之類的 猶豫了有點久
有興趣的可以去wiki找找看,總之就是那樣的武器)


(關掉菜單後走到另一個船艙調查往上面地圖的門)


芭蕉「...打不開呢」

曾良「不找到鑰匙不行嗎。真是沒辦法呢」

哥倫布「...這種地方的門,會有鑰匙嗎...?」

(跟NPC馬頭說話)

馬頭「喔,你們終於來了啊」
「...喂你們那什麼臉,是想說我和那些喪屍是一樣的嗎?說什麼蠢話!
我不賣東西給你們了喔!?」
「啊──對啦,我是以前在冥界賣武器給你們的馬頭。
別忘記了啊白痴」
「...你說我不怕那些傢伙嗎?
那種程度的傢伙跟冥界的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呢」
「啊──真是──煩死了啦!
有在這邊說些廢話的空閒還不如快點買東西!」

(道具/武器店)

曾良的新武器
銀鋼線:用比較輕的白銀所製成的線,可以增加斷罪速度的鋼線。
芭蕉的新武器
銀燈籠:特徵是有著柔軟的線的長弓。要是因為很輕而胡亂揮舞的話會惹曾良君生氣喔。

曾良的新裝備
裃‧流水:無官階的武士禮裝。曾良是曾出仕於長島藩主松平康尚的武士。
芭蕉的新裝備
裃‧向鶴菱:武士的正裝服。原本是藤堂藩主藤堂良忠的侍童唷。

(※裃"かみしも"是和服中男子正裝的一種
具體來說就是常常在電視上看到江戶時代劇裡武士穿的那種衣服啦XD
順帶一提這兩個人都曾當過武士,芭蕉更是低階武士的兒子
芭蕉在主人良忠逝世後便致仕,而曾良則是致仕後才拜入芭蕉門下)


新頭部裝備
鳥追笠:用藺草編成的斗笠。可以輕鬆看到正面,行動也很輕便。

馬頭「看好了嗎?快點看看快點滾吧」(這個傲嬌馬頭...XD)


(走到左邊船艙)

曾良「...在這裡的話,說不定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呢」

芭蕉「休、休息...」

曾良「怎麼了嗎」

芭蕉「不那個...不找個地方躲起來,再休息比較好嗎...」
「平常的話雖然會很高興啦...
在這麼可怕的地方休息,感覺只會更加疲累吧...」

曾良「說的也是呢。
那麼麻煩你們兩個先走吧。
我就在這邊稍微休息一會兒了」

哥倫布「不不不、不了!休息吧!我要休息!」

芭蕉「我、我也很累了喔!要好好休息啊!嗯!!」

有張床,要稍微休息一下嗎?
是←

(總之就是回復點啦XD不過說實在實際玩的時候真心覺得這個回復點超遠的...
走沒兩步就遇到怪了讓我回個血再打會死喔QQ)

(休息完後調查旁邊書櫃)


芭蕉「誒誒,這裡有書耶!」
「但是感覺都破破爛爛了呢...
啊,這個怎麼樣?稍微還可以讀的樣子呢?」

曾良「...外表看起來破爛了,不過裡面好像還沒問題的樣子」
「......」

芭蕉「曾良君?怎麼了?」

曾良「...沒法讀呢」

哥倫布「怎麼,裡面也破破爛爛了嗎?」
「嗯──?什麼啊,不是還能讀嗎」

芭蕉「...哎啊,這是什麼...?文字?」

哥倫布「...不會讀義大利語嗎?」
「這麼說來你們也穿著奇怪的衣服呢,
剛剛從船上掉下來時沒特別注意...
你們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

芭蕉「誒──那個,我們是...」
「嗚嘎嘎!!」

曾良「不好意思,關於我們的身份來歷不明這件事
我們不能告訴你」

哥倫布「身份來歷不明什麼的!我可是船員!
大洋提督!哥倫布啊哥倫!」

曾良「這樣啊我知道了。那麼大洋提督閣下」
「真的十分抱歉,我們無論如何都無法閱讀那個文字。
但是,說不定上面寫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可否請您代為閱覽呢?」(曾良講話幾乎都用敬語啊好難翻...orz)

哥倫布「...喔、喔喔,幫你們看是沒什麼關係啦」(被超敬語嚇到的小可樂XDD)

曾良「真是萬分惶恐」

哥倫布「...唔──嗯,怎麼有種被籠絡的感覺...
那我先去床那邊讀讀看了喔」

芭蕉「嗯──!嗯──!嗚咕──!」

曾良「怎麼了嗎芭蕉桑」

芭蕉「呼啊!!還、還敢說怎麼了嗎!
差點以為要窒息了!真是!!
突然的做什麼呀!?」(剛剛大概是被掐住脖子了XDDD)

曾良「別隨隨便便就曝露出我們的身份啊」

芭蕉「誒?為什麼?」

曾良「大王的祕書有說過了吧。
別提到關於未來的事,不是嗎」

芭蕉「唔,雖然是這麼說...還不清楚這裡到底是哪裡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裡是過去的世界呢」

曾良「哥倫布,我曾聽過這個名字。
雖然不是知道得很詳細,不過看來名字已被後世流傳的樣子
他的偉業是已經完成了呢,還是從現在才開始」
「不管是哪一項,我們的事情還是最好不要和他說太多」

芭蕉「...嗚、嗚嗯...雖然知道了,感覺還是很難呢...
感覺好像隱瞞了什麼不好的事」

曾良「只要他不在意,我們也用不著跟他說就好。
要是真的隱瞞不了,必要的話還是得說謊和切斷關係」

芭蕉「...是──...」(說這句話的芭蕉桑表情超可愛XDD)

哥倫布「吶吶,這個是這樣的啊」

曾良「怎麼樣呢」

哥倫布「你們看這裡。
這本書上面是有標註日期的。雖然詳細的日期被磨損了看不清楚」
「1350年...今年是1492年,
已經是100年前以上了啊。
我想這大概是在沉沒之前寫的吧」

芭蕉「噫啊,100年就變成這個樣子嗎...?」

哥倫布「不過其他書的話就快要沒法讀了吶...」

芭蕉「謝謝你呢,幫了大忙啊」

哥倫布「嗯?...嗯──不會啦,只是小事一件啦。
雖然還是比較在意你們到底從哪來的,
嘛,不想說的話就還是別勉強你們了吧」
「不過作為代替,要陪我找到出口從這裡出去!」

曾良「...知道了,我們也去找吧」

芭蕉「那麼重新請多指教囉,小可樂」

哥倫布「...可不可以,不要再那樣叫我啊...」


(調查旁邊牆上地圖)

哥倫布「...果然這是舊地圖吶...
上面寫的還是平面理論呢」

芭蕉「平面理論?」

哥倫布「指世界是平面的這件事。
雖然已經有人提出了球體理論,但還是有很多人相信世界是平面的呢」
「吶,芭蕉覺得呢?」

芭蕉「我嗎?...唔──嗯,
不管哪個都當成夢來看不也不錯嗎?」

哥倫布「夢?」

芭蕉「不論哪個理論都不有趣呢。
海會繼續延伸到哪裡,應該還有更多的想法啊」

哥倫布「...這樣啊,說得也是呢。
不論哪個都只是龐大的夢而已啊!」

芭蕉「對吧!」

哥倫布「...啊咧,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地圖的背面」
「這是什麼?瓦力托Tennis GC(わりとテニスGC)...?」

獲得了瓦力托Tennis GC。

(打開菜單調查)

瓦力托Tennis GC:「GC」唸作「がっかり(感到失望)」。放在爸爸的窗邊其中一樣看起來很可憐的東西。

(※わりとテニスGC是原作中某一篇兄弟在玩的遊戲
本來要買馬力歐Tennis結果買錯了的哥哥就是買到這款XDDDDD
然而內容當然非常無厘頭www有興趣可以去看以下兩個影片)

原作 有人配音



有人把遊戲內容做成影片了



(再調查旁邊的書桌)


哥倫布「...吶,我不太想碰這本書的說」

芭蕉「我、我也不太想碰的說...」

曾良「怎麼了嗎」

哥倫布「看不就知道了嗎!?
血、血血血、這是血啊!
上面沾了血啊!?」

芭蕉「討討討討、討厭啦!我不想看啦!
拜託啦曾良君,這次就聽一下我的請求吧,拜託你!」

曾良「全部,都是一些沒辦法的傢伙呢...
都已經從本子的縫隙折角看到一把鑰匙了
還不去拿嗎,你們是笨蛋嗎」

哥倫布「...嗚嗚,雖然不是笨蛋,不過要是違背這傢伙
一定會說出把我丟下這種話的,可惡...」

獲得了寫著「nove」的鑰匙。

(打開菜單調查)

寫著「nove」的鑰匙:上面寫著「nove」,一把金色鑰匙。

(※nove是義大利語「9」的意思,這跟後面一點點的解謎要素有關係。
順帶一提從這一章開始比起前面的波士頓編會多了一點解謎要素,難度也隨之上升,像我就在這章卡很久...)


(再次調查旁邊的書櫃)


曾良「...百年來,持續徬徨的幽靈船...」
「在這之中有著大王的靈魂,說不定現在這個現象
正是大王的魂魄所引起的,
我們到達這裡的時間,和魂魄到這裡來的時間,
這其間的時間差比想像中更大啊」
「...今後,會有比這個地方更麻煩的事發生吧」
「而且,語言的事之後還得向大王的秘書問個清楚才行吶」
「為什麼可以聽得懂呢。異國的語言,
我們應該聽不懂的才對。
是什麼東西產生了作用...」

(最後這一段應該是曾良君心中的os,並沒有講出來給旁邊那兩個人聽到)


那麼這一篇就到這裡了!考試完後再來繼續翻譯幽靈船編二吧(*´∀`)

以上!
一起進入RPG日和的美好世界吧


Hide

【手書き日和 MAD】聖徳太子の幸福理論【替え歌】




完全是憑著一股衝勁和腎上腺素激發畫出來的...完成了我也可以安心成佛了(x

從想到內容→畫分鏡→畫正稿→錄音→影片編輯→輸出完成
這整個過程只花了30個小時 腎上腺素也已差不多耗盡了...


所以說考試呢 原稿呢 (淦

因為是替え歌所以改編歌詞內收

Read more
中文翻譯參考vocaloid中文歌詞wiki


思い出していたのは また、皇族の事
「厩戸は皇子ちゃんだから 竹中の事、よろしくね」

回想起來的 總是皇族間的事情
「因為厩戸是小皇子 所以要好好照顧竹中喔」


赤煉瓦の壁 小さな部屋の中で
ひそひそ話そう 秘密の作戦みたいに
連れてこられた 彼の湿った後頭部は
人間に隠していた 過去がある

紅色瓦牆堆砌的小小房間裡
細細耳語 像是說著秘密作戰計劃一樣
被帶來這裡的他 那溼潤的後腦勺
有著對人類隱瞞著的過去


怯えた顔で「僕は化物だから」
私は告げる「そんなことはないよ」って
「これはきっと神様の証明だから
怯えていなくとも、良いんだよ」

膽怯的臉孔說「因為我是怪物啊」
我這樣告訴他「才沒有這樣的事呢」
「這個一定是身為神明的證明啦
所以不用害怕也沒關係喔」


面白い事 悩んでは 今日も皇子ちゃんぶって
「ほら、見ていて」黒い墨汁持ってきた
「正義戦隊みたい!」

煩惱著 有趣的事情 今天也扮作小皇子的樣子
「來、你看看」拿出黑色的墨汁來
「好像正義戰隊啊!」


黒の色、染めて、始めよう
小さな「ヒーローのフリ」だけど
「少しでも、また笑えたら」って
今日も仲間でいよう
「幸せ」を願おう、先にある未来が
どれだけ 悲しくても
「このことは秘密だよ」
楽しくて陽が沈んだ

開始染看看吧 黑的顏色
試著變成小小的「英雄」看看
「能夠稍微展露笑容了呢」
今天也和同伴在一起
許下「幸福」的願望吧 雖然未來
不知道會變得多麼悲傷
「這件事情是秘密喔」
高興得不知不覺已是傍晚


夏風巡り 大人になった世界は
理不尽に曲がる 誰かの陰謀みたいに
膨らんで消えた 愛する人の涙は
誰も気づけなくて、黒くなる

夏風吹徐 變成大人後的世界
扭曲而不講道理 就像是誰的陰謀一樣
膨脹消逝 心愛的人的眼淚
誰都沒有發覺 悄悄墜入黑暗


狂い出していた 気付いたら
もう誰も傷つけたくないて
「嫌だ、嫌だよ。壊れるのは」
幸せの終わる世界が来る

發狂起來 回過神來的時候
已經不想再傷害任何人了
「討厭、不要啊。要崩壞什麼的」
沒有幸福的世界將要降臨


「茜色、お願い。
これ以上、誰かの未来を壊さないで」
泣きながらまた、考える
笑顔に隠したまま
「赤目色、それが私なら 飛鳥の未来を 救えるかな」
不器用で、情けない
独りぼっちの作戦だ

「赤紅色、求求你。
不要再破壞任何人的未來了」
垂下眼淚 思考著
隱藏住自己的笑容
「赤瞳色,如果我可以拯救飛鳥的未來的話」
有點笨拙 還有點丟人的
獨自一人的作戰


私が消えた あの日の正義戦隊は
ちゃんと笑って 暮らせているのかな
きっと、私は 怒られちゃうなぁ
だけど、
ちゃんと「聖徳太子」になれたかな

我消失了之後 那天的那個正義戰隊
有好好開心地生活著嗎
我一定 讓他們生氣了吧
但是、
我有好好地 做為「聖德太子」的榜樣吧


思い出してみよう
あの好きだった言葉
「幸せ」ってなんだか不思議
明日のこと、好きになれる

試着回憶起來吧
曾經喜歡的那句話
「幸福」這句話 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就連明天、也能夠喜歡上呢

Hide

【曽芭】有/心/論

日和曾芭的有/心/論短漫

死捏他、女性向
建議搭配RADWIMPS的有/心/論一起食用會比較有感覺



漫畫內收 一樣點開大圖

有/心/論 續。
Read more


















FIN.


下面是おまけ之類的塗鴉
很喜歡有/心/論其中一段歌詞所腦補塗鴉了一下
一樣是細道組曾芭









FIN.



每次聽到有/心/論的時候都一直覺得實在是太適合代入飛鳥組或細道組...終於有時間畫出來了

那麼以上!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