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翻譯】江戶末期編之一



生 on Twitter
借用主樣推特的圖了

江戶末期篇喔喔喔喔喔~~~!!
翻到最新進度啦啊啊啊啊我!!!

雖然接下來就要等更新了...全力全裸待機後續嗚嗯嗯嗯嗯(ry
交涉組也是很歡樂的一組啊很期待他們後續跟飛鳥的互動

是說有沒有人也注意到了 這一輪前往的歪斜
飛鳥跟細道是交錯來到對方的時空唷...?
雖然是還要再往後一點的年份 不過大致就是那個年代(飛鳥時代跟江戶幕府時代)

本來也想過是不是因為原生年代的關係
飛鳥幾乎都往未來跑、細道都是回到過去
後來想想搞不好可能也有刻意安排...?
也許主樣根本沒想那麼多orz

那麼就開始囉喔喔喔5期第一話!


Read more

歪斜

要進去嗎?
是←



妹子「到達歪斜了呢」

太子「接下來會到什麼地方呢?」

妹子「動物們的世界、持續降雪的世界、
藝術花開的世界...
有各式各樣的體驗呢」

太子「不管多少的事都已經不會再驚訝了!
妹子就算變成超級馬鈴薯人
我也漸漸不會再吃驚囉!」

妹子「什麼馬鈴薯人!
我才是對你的白痴程度
多少也日漸不再驚訝了好不好!?」

太子「嘛嘛,那麼生氣的話
真的要變成超級馬鈴薯人囉妹子。
來,深呼吸、吸─吸─吸─」

妹子「不是只有吸氣而已嗎要死了!
夠了啦快點走吧!」

太子「知道了、知道了啦別搬我!!」



啊─、昨天夢到奇怪的夢了...
睡醒感覺完全不好唷。
難得好好要睡一覺的結果完全沒睡好的感覺

嗯?什麼樣的夢啊?
...鬼男君,那麼想知道嗎?
雖然一點都不是什麼有趣的事喔

對呢...很久以前的夢喔。
比你們的存在還要久還要久。
遙遠遙遠的、很久以前的夢



妹子「...唷!!」

太子「喔啊嗎!!」

妹子「啊、這次失敗了呢太子」

太子「別在那邊悠閒不相干地說著快來幫我這個芋之助!
卡住了啦!卡在樹枝上了!
讓我下去!」

妹子「真是...那麼亂動的話會折斷的喔!
不因為很麻煩所以就請折斷掉下來吧!」

太子「部下明明只是個部下毫不留情!
畜生你果然是茄子的化身嗎!」

妹子「不是芋薯了!?
啊、不、我也不是芋薯的化身─!!」
「比起那個太子,請看下周圍。
這次似乎是落在森林裡的樣子呢」

太子「啊,真的吶,總覺得和以往我們去的地方
不太一樣?」
「...」
「不對!不是說那種事的時候!讓我下來!
嗚喔!呀─!!折斷了─!!
呀─!!掉下來了─!!」

妹子「...啊!那裡似乎有村落的樣子唷。
去看看吧」

太子「把這種狀態的我放生是怎樣!
我好歹也是個攝政啊畜生─!!」

妹子「好歹是就行了嗎?
好啦!要走囉!」

太子「竟然會迎來
被部下掐著脖子拖行的這麼一天...咕齁齁...」


妹子「...真奇怪吶,這村子裡都沒人嗎?
完全沒遇著人」

太子「說是廢村家裡卻很乾淨啊。
那邊的住宅滑溜地進去看看?
還是要啪搭地進去?」

妹子「哪個都很噁心好不好!?
普通的說聲打擾地進去就行了吧」

太子「那麼就稍微去打擾下了喔嗎。
喂──、有誰在─嗎?」

妹子「嗚哇、真的滑溜地啪搭地在動
好噁心!」

???「嗚哇!?」

太子「木薯!!」

妹子「太子!?」

休斯肯「嗚哇哇、對不起!沒有事吧!?
...誒、啊咧?」

太子「啊!有人在耶!」

休斯肯「有醒著的人在了!」

太子「嘿?」

休斯肯「誒?」

哈里斯「休斯肯君,你那邊怎麼樣呢?」
「喔?喔喔!這不是有嗎!
好好把我的名字回去記住吧
村裡的住民們!」

妹子「誒誒...?嗯?」


哈里斯「這樣啊...你們不是住這邊的人嗎...」

太子「不是這邊也不是那邊更不是那邊的吶」

哈里斯「那邊跟那邊也都不是嗎...」

妹子「現在只是大概先來到這裡而已。
...那麼,剛才所說的是真的嗎?」

休斯肯「啊啊...村裡的人大家都是」

太子「睡著了、嗎...」

哈里斯「不管多麼喊他們都醒不過來。
在耳邊用擴音器全力叫我的名字也是」

妹子「為什麼是名字...」

休斯肯「哈里斯桑,對於自己毫無衝擊性
感到很煩惱...想讓大家都記得自己的名字
現在拼死的努力中」

哈里斯「不這麼做,後世的教科書
可能就不會把名字記載上去啦?生死攸關的問題啊」

太子「啊─、能懂能懂!
能否被記載上後世的教科書裡
就像我們一樣誰都會這麼想的吶!」

哈里斯「這不是很懂嗎、你!
唉呀─這樣啊這樣啊、感覺能打好關係吶!」

太子「總之我先記住了唷。
哈奴斯對吧、哈奴斯

哈里斯「這不是沒記住的嗎!!


(請自行把休斯肯腦內代換成太子XDDD)

太子「是沒記住的說!?」

休斯肯「請別對初次見面的人頭槌啊
哈里斯桑!!」

妹子「真是不好意思可以不用管那個人」

休斯肯「...但是,真的是該怎麼辦才好啊...
看起來也不像是什麼疾病的,
真的就只是、大家都睡著了而已」

哈里斯「而且那邊這邊還有意味不明的生物出現吶」
「雖然是有聽說日本很多不可思議的生物
沒想到竟然會襲擊過來什麼的」

太子「日本...」

妹子「...和倭國不一樣嗎?」

太子「唔─是怎麼樣呢?」

休斯肯「即使要去江戶而不得不去借馬才行
但是都沒醒著的人...
現在已經毫無辦法了」

太子「我們也有事情要辦。這個村裡的大家
不讓他們醒來也沒辦法、可以的話
兩位要不要一起行動TO~」

哈里斯「幫忙讓他們醒來嗎?」

休斯肯「...可以信賴你們嗎」

妹子「先稍微在村子裡轉轉、是否足以信賴
就請你們自行判斷吧。
總之現在的我們,最需要的是情報」

太子「誒去那個哪裡?的方法、搞不好會有
乘馬以外的法子也說不定吶」

哈里斯「唔、好吧」

休斯肯「哈里斯桑!」

哈里斯「在這裡對醒不過來的住民們
連呼名字,也不能解決什麼的唷。
總之我們也不得不行動,休斯肯君」

休斯肯「...我知道了。
請多指教,妹子桑、太子桑」

太子「哇咻咿!
多指教吶哈斯肯!」

休斯肯「竟然混唸在一起了!?」


(交涉組加入對伍!)

湯森·哈里斯裝備
【武器】拐(T型棍、旋棍):以為是源自中國結果是源自沖繩的呢。
【手腕】拐(T型棍、旋棍):雙手的武器。可以進行防禦也可以進行攻擊的東西。
【頭部】無
【身體】Three-piece Suit(三件式西裝):帥氣男人的必需品。但能否吸引目光就看本人造化。
【裝飾】蝴蝶領結:黑色的時髦蝴蝶領結。在日本應該能吸引目光唷。

亨利‧休斯肯裝備
【武器】Air小刀:如風一般輕盈能輕鬆切斬的小刀。今天早上被哈里斯桑拿來刮鬍子了。
【手腕】好海苔:刺上眼睛也黏上臉也爆炸也都能耐住、很好的海苔。
【頭部】無
【身體】白色的Y領襯衫:之前也有出現過的清爽Y領襯衫。果然不是白色的不行啊。
【裝飾】領帶:酒紅色的領帶。有著傲人的自爆時也不會被炸飛散的強度。


湯森·哈里斯技能
恐怖的筆記:然後締結交涉時的你就、滿臉笑容!!Power Break+Magic Break。

(就這玩意wwww)
Tonfa kick(拐杖踢):和拐棍沒什麼關係的對敵人飛踢。就是個不加入不行的感覺。
Tonfa Beam(拐杖光線):和拐棍沒什麼關係的對敵人全體射光線。就也是個不加入不行的感覺。


亨利‧休斯肯技能
治癒術+:回復我方單體HP。
氣療術Ω:回復我方全體狀態異常。
復活術:回復我方單體戰鬥不能狀態。
Sharp:提升我方單體攻擊力。
Barrier:提升我方單體物理防禦。
Resist:提升我方單體魔法防禦。
Blink:提升我方單體迴避率。
Hawk Drive:進入敵人的間隙、翻弄斬亂的技能。不會被連動住和上下擺動。

(上下擺動wwwwww)



(調查住屋)
休斯肯「這戶人家也都睡著了。
...去繞看看別的人家吧」


(中途遇到戰鬥,久違曾在飛鳥篇出現的ムササビ又出現啦wwww
還是色違版唷www)





村人「...咕...嗚...」

太子「咕咻─!齁啦啪─!!
肚子鼓鼓地打呼著─!!


哈里斯「我是哈里斯─!
大家久等了的哈─里斯─唷!!


村人「...咕...」

妹子「自己家發生這麼大吵鬧聲
也完全起不來呢...」

太子「...好、好累...」

妹子「太子不行做些奇怪的舉動啦」

哈里斯「嘿...嘿...咳咳!
休、休斯肯君、水...」

休斯肯「誒─那...海苔的話...」

哈里斯「喉嚨不是更渴了!」

太子「真的、怎樣都不起來吶」

休斯肯「是有什麼原因吧」

妹子「原因...嗎」


村人「...咕...嗚...」





這次就到這邊!期待主樣的更新了喔喔喔喔~~~!


Hide

【無責任翻譯】冥界編+雷之EX迷宮



每次都小看影片長度真是對不起──!!
看起來很短但是文字量很大!總之我這次又合併翻了(躺

上回斷在很在意的地方對不對?
那時等影片更新的我可是等了一年啊...
雖然劇情裡看起來只是小爭執了一下
當年可是心焦如焚的「誒!誒?細道要離婚了嗎!?跟我的トモコレ一樣發展!?」這種感覺喔...

重新看下來真的超像夫妻吵架的 而且還床頭吵床尾合那種 細道果然クソ萌え

5期──!!新名詞!!
閃亮亮的新詞...終於不是再喊四期了呢...

那麼馬上開始!


Read more

(作者語)
好久不見了喔...!!(那是XDD都一年了啊www)
這回沒有戰鬥,只有對話劇情。
雖然很短總之還是先上傳上來了!(然後又失蹤一年了 真的)



芭蕉「...我明天,要把你留在這裡」

曾良「......?」

太子「...」

妹子「誒...蛤?」

鬼男「...」

曾良「...你在說什麼,完全搞不懂」

芭蕉「就是如字面上的意思。
我已經沒辦法再讓你同行這趟旅程。
明天開始,我要一個人行動。可以吧?」

曾良「怎麼可能可以,你說的事情
完全是無謀又愚蠢,搞不清楚狀況的人
是你吧」

芭蕉「我就慎重的告訴你吧曾良君。
...我要一個人行動。不會帶你去」

曾良「別擅自決定」

芭蕉「擅自的人是你吧!」

曾良「你說什麼?」

鬼男「啊─啊─!請等一下兩位!
突然的這是怎麼了啊
完全搞不懂啊,我們這邊!」

妹子「對啊!先暫且冷靜下來!
芭蕉桑、好了、別生氣!
來來吸吸吐─!」

鬼男「那是拉馬澤分娩法吧,冷靜點妹子」

妹子「啊、啊啊,這樣啊!」

芭蕉「...」

太子「吶芭蕉桑?突然就說出那種話,
就算是曾良君多少也會感到吃驚而反駁的唷」
「再稍微考慮一下如何─?
曾良君也好,芭蕉桑也是」

芭蕉「...太子君...」
「...也是呢,我知道了。
我會等到明天的,請給我回覆,曾良君」
「不是我想要的答案的話...
到那個時候就絕對不會帶你一起去的」

曾良「......」



曾良「......」

妹子「冥界,也會下雨呢」

曾良「...有什麼事?是來嘲笑的嗎?」

妹子「不可能是的吧...
對曾良桑做出那種事的話,真的明天
就會沒臉見你了喔...」

曾良「那麼有什麼事」

妹子「稍微考慮過呢。
...太子的飼育日記,想說來寫一下」

曾良「那個是那個。雖說是我的提案,
也是已經決定了完全不想再看到第二次的東西」

妹子「...就如曾良桑所說,太子他
真的是完全讓人搞不懂。看起來也沒有在刻意隱瞞,
感覺更像是無意識的」
「但是,說不定不是在隱瞞,
可能只是單純不說而已。
像我也對太子有很多事沒說出口」
「...即使如此,
果然重要的事情不會看漏」
「那個人,要是我不在的話
不曉得會出什麼事來...
很危險啊真是沒辦法。
所以,就開始觀察他了」
「要是能就那樣稍微了解關於太子的事、
找到煩惱的源頭給他打散吐出來
一筆勾銷的話」

曾良「...這樣啊」

妹子「你們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我是不知道。
不會說的吧
那我也曉得」
「太子也一樣。
沒有特別要對誰說什麼的話,就不會說」
「但是呢,曾良桑。我是覺得啦」
「不得不說的事、
不說不會懂的事、
一定有很多的吧。
看過一些事後我是這麼想的」
「不確實說出口、是無法傳達的」
「與其浪費時間去煩惱去生氣
我也想讓太子好好說出口的說」
「芭蕉桑,他現在
不也是這種心情嗎,我是這麼覺得的」
「...因為芭蕉桑,很溫柔啊」

曾良「只有很弱而已」

妹子「最清楚的,是曾良桑吧」

曾良「......」

妹子「好─!該睡了!!
明天也又要鬧得很不得了的吧!」
「那就先這樣曾良桑,明天見!」


曾良「...對芭蕉桑,
不得不說出來的事...嗎」



曾良「...你醒著嗎」

芭蕉「...醒著的唷」
「...是來對我說,我想聽到的話語了嗎?」

曾良「是怎樣呢,我不知道」

芭蕉「那就」

曾良「管你想不想要聽到的東西
先把那個丟一邊」

芭蕉「誒誒誒誒那什麼!」

曾良「我是來說、
對我自己而言不得不說出口的事情的」

芭蕉「...是什麼」

曾良「我呢,是為了看到你的痛苦、悲哀的模樣,
才會答應當你的同行人」

芭蕉「誒、現在才說那個!?
是說你竟然那麼想嗎!?」

曾良「然後想要聽到你吟詠的俳句
而持續著旅行,也有這樣的理由在」

芭蕉「理由...什麼的...
這不是最重要的理由嗎...?」

曾良「...要是你無法再編織言語
那個原因本身就會是我的敵人、我曾是這麼想的。
不、現在也這麼認為」
「...中箭被毒侵蝕全身時,我自身
就成了那個絆腳石。
變成了讓你止步的原因。
那樣的事我怎麼也無法允許」
「所以說了、丟下我走吧」


芭蕉「...我就是、無法忍受那個啊,曾良君」
「你是我的同行人吧?為什麼
不說要一起走到旅途最後呢?
把我丟下、想要一個人橫死野地的你」
「最清楚的不就是曾良君嗎...!
你認為我能一個人旅行嗎!?」

曾良「做不到的呢,確實。
像蟲一樣行乞般地死掉之類、被蛇咬死之類、
被老鼠咬掉耳朵身體變成全藍的之類...」

芭蕉「哆啦●夢!!」


曾良「...沒錯呢。你做不到呢。
要是我不在的話,你不管怎樣都會
抱著膝蓋無法動彈的吧」

芭蕉「是啊,為了隨隨便便就會決定要赴死的孩子著想
我可能會阻止他的唷」
「明明得活下去活下去、不得不吟詠俳句...!
那麼不想同行的話、我也不想帶那樣的孩子一起走!」

曾良「...即使是匍匐在地的活著?」

芭蕉「不跟我約定的話,
我絕對不會讓你同行的」
「活下去、繼續旅程吧曾良君...!
拯救大王、回去我們的世界、看更多美麗的風景
為了吟詠更多更多俳句、所以我要問你...!
也讓我聽更多你的俳句啊!」

「...告訴我,我想聽到的話吧,曾良君」

曾良「......」

「請讓我同行,芭蕉桑」
「我絕對,不會丟下你而死的」


芭蕉「...」
「...謝謝你,曾良君!」
「快點找回大王的靈魂、
一起回去、一起吟詠俳句吧。
吟詠更多更多的俳句!!」

曾良「...啊啊」



鬼男「...他們不要緊吧?」

妹子「誰知道呢...這完全就是
他們兩人之間的問題,我們也沒有什麼插嘴的餘地呢...」

太子「都做到那份上了還很擔心不是嗎」

妹子「...你注意到了嗎!」

太子「不擅常隱藏痕跡從房間偷偷離開呢,
讓妹子來做地下偵查活兒的話絕對會被幹掉我知道的唷」

妹子「...這渾蛋...」

鬼男「...嘛,真的如所說要一個人行動的話,
只好說服讓芭蕉也留下來了吶」

太子「妹子不加倍努力不行了吶!」

妹子「為什麼只有我!!
你也是同行的人啊明擺著!!」

太子「我可是攝政唷!!很偉大唷!!」

妹子「唷!你個頭!!噁死了!!」

鬼男「喔」

芭蕉「早─!!」

曾良「...各位早安」

鬼男「...這麼說的話」

芭蕉「哎呀─、昨天真不好意思!
笨蛋弟子的關係讓大家擔心了!」
「ボラギノール!!!」(痔瘡藥膏品牌名XDDD)

曾良「奇怪的癡呆老頭讓大家慌亂成一團真是失禮。
已經好好教育過他了沒事」

芭蕉「身、身體被挖進去了...
這什麼不是我的話這不是ザラキ嗎...」(似乎是勇者鬥惡龍梗 不懂orz)

鬼男「太好了。
我不用幫芭蕉詠唱デス什麼的」(這又是FF梗 真心不懂orz)

芭蕉「討厭年輕人好恐怖...!」

妹子「...這樣就互不欠人情了呢」

曾良「借人情欠人情什麼的沒記得有過那種事」

妹子「是─這樣嗎!」

太子「那麼─再大家一起行動喔嗎!!
芭蕉桑,來比賽到誰先那邊唷─!」

芭蕉「誒─!我被挖出來的傷還沒痊癒的說!」



(遊戲內開始自由行動後跟牛頭馬頭交談的話)


牛頭「又平安無事見面了呢」
「...喔呀?那邊的黑髮小哥,
這不是一臉解決什麼了的輕鬆表情嗎。
有什麼好事發生嘛?」
「沒什麼、嗎。
嘛,人的一生是很短暫的呢。
有煩惱也很好,有體會到各式各樣的事是最開心的。
加油吶」
「好了,要看什麼呢?」

馬頭「嗚喔!?幹嘛別從背後搭話啦!
...那邊的黑髮。
不對不是藍色的,穿白色的那個。
靈魂的顏色稍微有點
變清澈了不是嗎」
「你說本來就是清澈?
說什麼蠢話,你老是冷淡又威脅的
怎麼可能清澈啊」
「...啊?那對你有沒有什麼感想?
對藍色的傢伙沒什麼特別想法啦,硬要說的話
你再稍微壓抑一下你那咖哩臭啦,很臭誒」





(接著以下是睽違一年後投稿的雷之EX迷宮回啦啊啊啊!)

(作者語)

好久不見喔!
這次是雷之EX迷宮回!

開頭突然就快轉不好意思(・ω・)
因為炎之迷宮超麻煩的
就弄了個瞬移裝置。




芭蕉「...又再來到這裡了呢...」

曾良「不知道是誰出的主意,
又要來這兒了呢」

太子「都到這裡了也抓不到小猴子吧!」
(原文應該是ざるを得ない=不得不...怎麼樣
太子說錯成子猿を得ない)

妹子「太子,漢字不對」

芭蕉「誒─噫勒緊肚子了唷!
好啦要去囉去就行了吧!
松尾Figh!Fight喔─喔松尾!!」

曾良「芭蕉桑雖然多少也集中氣勢了,
這次能起反應新的大王靈魂
也不在你身上所以沒意義呢」

芭蕉「我、我知道的唷!
雖然知道也要集中氣勢!」

妹子「這麼一說,我和曾良來默想的話...」


太子「喔喔,過去了吶」

芭蕉「誒、這次沒有說好的嗎!?
等、喂、別丟下我們──!!」



獲得了四葉幸運草。

溢出了溫暖的光芒。
要把手舉過去嗎?
是←


HP、PP回復了



(中間被卡掉了)
(・3・)~♪


獲得了芭蕉服的馬非君。


(打開道具欄裝備)

( ゚д゚)
忘記登錄進芭蕉裝備品的樣子...orz
(應該遊戲裡已經修正了啦XDDD)

芭蕉服的馬非君:和松尾齊全了唷馬非君!+迴避混亂、沉默狀態



「持著閃耀光輝之玉。
吾乃看透一切之人。
向勇士來者展現力量。」

汝,為勇士之人?
將聖石放入泉水中←
什麼都不做

「吾承認汝即為勇士。
接受這份力量吧」

獲得了聖石+。

(道具欄)

聖石+:為了打倒惡之魔王必要的石頭。使用的話全體HP回復。

(作者語)
聖石的回復率上升了。
...細道組很辛苦的唷...



(~中間再卡~)

曾良「又是這個紋樣呢」

太子「妹子注意點唷,有Pattern吶」

妹子「我!?
你要是不做奇怪的事
我也不會把你揍倒到踩中啊!」

太子「把上司揍倒又是個什麼概念!」

曾良「吶曾良君,這、這次又是什麼...?
四神的話就是指百虎嗎...」

曾良「那麼...那邊的、掛著上司之名
散發著與芭蕉桑不同性質的強烈臭味
藍色的大叔」
「就那樣渾身一擊地、被部下揍倒看看
搞不好就能知道了呢」

太子「我的待遇不有點過份嗎!?」

芭蕉「但是,是四神的場合的話,
就表示這是最後一個了吧?不會發生
什麼奇怪的事...的吧?吶?」

曾良「芭蕉桑那所剩無幾的毛髮
全部炸飛開來的話,也算是發生什麼事的吧」

芭蕉「才不會炸開啦!?
還有誰是禿子啊才沒少髮呢評評理!」

妹子「但是要是真的發生什麼的話怎麼辦呢?
鬼男桑會生氣的吧」

太子「都來到這裡了不都早該生氣了嗎?
況且鬼男君也很在意的吧一定」

妹子「是這樣嗎?」

太子「閻魔只在這些地方藏了這種東西。
那一定會在意的喔嗎」

妹子「嘛是沒錯」

芭蕉「但只是這些而已就那麼大規模的唷?
是封印了什麼恐怖怪物!要是這樣
該怎麼辦...」

曾良「芭蕉桑做為誘餌的話能讓我們逃掉的
請安心吧」

芭蕉「那哪裡安心了!?
完全沒確保到我的安全啊!」

曾良「但是你也很在意的吧?芭蕉桑」

芭蕉「誒?嘛那個當然、因為
松尾是很純粹的Treasure hunter啊!」

曾良「那麼就請加油吧。
嘿!!」

芭蕉「Rock!!」

太子「Goal!!」

妹子「竟然是過肩摔!?
等下太子也被牽扯進去了」

太子「啊」

芭蕉「啊」

曾良「來Flag回收了呢」

妹子「...沒辦法...只能上了...」

(進入戰鬥)

曾良「...嗯,果然是四神的樣子呢」

芭蕉「我─不管了!
曾良君要好好的把牠驅走吶!?」


汝等訂下契約之光,汝等訂下契約之魂
若欲求吾之靈魂,就使吾見識那份力量吧
統領此地的、王之魂!

(戰鬥途中)

天空被黑雲壟罩!

(BOSS使出)
Lightning Bolt


戰鬥獲得道具:
橄欖石戒指

(戰鬥結束)


芭蕉「啊─!!真是─!!好可怕啊啊啊!!」

太子「累死了─!!肩膀好幾次都要脫落了!!」

曾良「呿...
芭蕉桑的毛根沒有爆炸啊...」

芭蕉「你跟我的毛根是有什麼仇啊!?」

太子「啪咻─咿!
有了有了,這次的石頭是黃色的!」

妹子「又是漂亮的石頭呢...
曾良桑曉得這是什麼石嗎?」

曾良「虎目石呢。正如其名,
其模樣很像老虎的眼睛
所以被這麼稱呼的石頭」

芭蕉「百虎之石所以是虎目石?還真簡便吶」

太子「之前芭蕉桑,說了黑曜石和曾良的眼睛很像,
這個的話大概就和妹子的眼睛很像吶」

妹子「誒?是嗎?
是這種黃色的顏色嗎?」

太子「生氣時釣三白眼時就是這種感覺」

妹子「你要是不做多餘的事情
我也不會變成那種眼睛的這個馬鈴薯!」

太子「芋薯類是你的特權吧!?」

芭蕉「...這麼說,什麼都沒發生呢?」

曾良「...沒發生呢」

妹子「或許還有可能會發生什麼...
總之,這個石頭或四神的事
這次還是和鬼男桑說一下吧」

太子「好──!回去了─!!」

獲得了虎目石。


(道具欄)

虎目石:在黃色裡混著茶色線紋的獨特顏色寶石。石言葉為淨化。




(接著就是等待5期啦啊啊啊!!主樣已經放出第一篇了期待期待!!)


閻魔「...嘶嘶...」
「...哈!!」
「啊!抱歉抱歉、大家緩~應!
我是大家的偶像冥界貴公子閻魔唷!」
「唉呀...不愧是不小心睡著了喔...是過了多少年(8年wwww)
才到這裡...即使是活過多少年的我
不愧是也睡著了」
「無論如何總之已經又到這裡了!
5期也請繼續優閒地悠哉地等下去(別wwwww)
我會很高興的!」
「那在5期出來之前,我繼續在後台休息室睡啦,
大家保重─!!晚安!!」





於是下一篇開始就是5期!5期!
不過因為也是很短想說要不等影片後續更新再一併翻(學不乖)
總之賀更新!
下回見!

Hide

【無責任翻譯】戰國編之四、五



話說原影片...從戰國篇3開始就是以年為單位來投稿更新了...
能苦苦等候至今覺得自己是人生勝組(並沒有

小看戰國篇5了...本來想說戰鬥部分的進度條占好長部分應該很短吧
結果意外對話還是挺多啊啊啊
即使如此還是把4跟5合併在一起,於是這次內容就比較長了我毫無歉意(幹

不愧是託翻譯的關係也終於把戰國篇一口氣認真補完劇情...況且還有遊戲實際跑呢
家康好像媽媽啊~~真的如同猩猩媽媽一般www
不只對細道組的關照,還有對人民關心的感覺
和信長對話時也可以感覺出家康這個人的大義和理念
因此讓戰國篇整個看起來比RPG日和其他組壯大許多 讓人忍不住What happen之感...(???
在想家康搞不好其實根本就有注意到細道二人是從未來來的人吧

另外這次就是真的惡補很多關於信長的資料了
不過因為信長實在太有名很多名言也都有人翻譯
自己翻不出更好意思就直接引用了拍謝...但說實在很輕鬆 就是長知識
因為我不是信長控所以找這些資料真是很長知識 增廣見聞了

那麼馬上開始喔喔喔喔已經廢話一大堆了!!


Read more
(作者語)
換了開頭畫面的圖。
太久遠的圖了UP主我實在沒法忍受。

另外也稍微把過多的SAVE檔砍一砍了。




家康「...嗯─?」

半藏「...城門是大開著的」

曾良「城守衛也不在呢」

芭蕉「感、感覺...好像是要誘導我們進去...」

家康「吸───...」

半藏「家康大人?」

家康「喔喔喔喔喔喔喔咿!!!
有沒有人在啊啊啊啊!!!


芭蕉「家家家、家康大人!?」

半藏「怎麼突然發出那麼大的聲音!
要是被敵人發現該怎麼辦!?」

家康「那就到時候再說啦。
...可是什麼都沒出現呢」

曾良「...」

半藏「在見到丹波大人前還什麼都沒發生嗎。
...但是家康大人...」

家康「走吧」

半藏「...遵命」

曾良「......」

芭蕉「...吶曾良君...
雖然我好不想上城...
總覺得、非常恐怖喔,這裡...」

曾良「家康大人和半藏大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呢。
...我也是提不起好心情。
感覺像是被品頭論足般的,讓人很不愉快的氣氛」

芭蕉「品頭論足...」

曾良「出現鬼啦、出現蛇啦。
還是說是在這之上更令人恐懼的東西嗎」

芭蕉「停啦!別說恐怖的事情!!」

曾良「被鬼打飛出去的芭蕉桑也好、
把蛇一口吞下去的芭蕉桑也好、
會出現很多滑稽有趣模樣的事吧」

芭蕉「弟子說了恐怖的事情!!」



(作者語)
難得做了城的地圖,卻只有一圈繞(´・ω・`)(不要太複雜拜託wwwww)

(中途跳過戰鬥放個BGM)




和畫面不合什麼的
放塊魂只是作者我想聽而已!

這次有家康大人也能使用回復
真的...很輕鬆...(以往細道都只有三人組隊 1補師+2打手真的...www)

然後,這次家康大人和半藏的資料
在戰鬥時上方的技能說明有稍微修正。

曾良的一部分攻擊技
也有稍作修正。




芭蕉「好單調的房間呢」

曾良「...只有這個掛軸而已嗎」

家康「有這種房間的話果然就是要那個呢。
想來Onstage一下」

半藏「為什麼想來一下那種
怎樣都好啦的事情呢...」

家康「怎樣都好是什麼意思啊!
搞不好能賣的啊、搞笑組合之類的」

芭蕉「家康大人和半藏大人?」

家康「沒錯、啊!曾良和我組合如何!?
反正很像!!」

半藏「...家康大人,稍微跟您商量一下如何」


30分鐘後

家康「真是對不起...
我只是覺得要是能像曾良那樣程度的
Handsome該有多好啊...」
「要說不管哪裡都和我很像的話就是豬...
不對是豬圈豬圈更像...」

半藏「在下並沒說到那種程度...
啊但是河合閣下...」

芭蕉「曾良君...雖然沒有出手
不過你流露出那種看著豬以下生物的眼神,
總覺得出乎意料...真的很恐怖...」

曾良「人類,不是也有分成
能容許跟不能容許的事嗎」

家康「被嫌惡到那種程度的話...」

芭蕉「半藏大人也是投出了手裏劍
正才覺得怎麼回事啊...」
「掛軸都被手裏劍刺裂開
陷進牆裡了啦...掛那麼高的掛軸
這怎麼辦才好...啊咧?」

家康「芭蕉怎麼了?」

芭蕉「掛軸的反面黏著一封信...」

半藏「是什麼重要的文件嗎?在下看看...」

家康「啊─,不可以隨便
把人家的東西拿來讀喔!?」

半藏「不,但是那個,
都放在這種意味深長的地方
難以勝過好奇心的東西...」

曾良「..."在離屋裡誠心等待到來"
這樣寫著」

芭蕉「你完全不猶豫呢...」

曾良「這種場合就算猶豫了也於事無補吧。
還有這個也放在裡面了」

家康「茶葉啊」

半藏「...離屋和、茶葉...到底是指什麼?」

曾良「...茶葉...茶屋...」


「在離屋裡誠心等待到來」
有張上面這麼寫著的紙。


(中間解謎過程卡掉了XDDD)


曾良「...」

芭蕉「怎麼了曾良君?
明明一直都像鬼一樣的,那樣深皺著眉頭
快要變成真正的鬼了唷?」

曾良「給我閉嘴!!」

芭蕉「烏龍茶!!」

半藏「芭蕉閣下的身體陷進地板裡了!!」

家康「手刀是那麼可怕的東西來著嗎...」

芭蕉「誒誒誒沒辦法從地板拔出來!?
幹、幹什麼啊突然就...唔」

曾良「...為什麼這種地方
會有穿衣鏡」

家康「唔─?這麼說起來是耶」

半藏「確實,這裡是書庫的樣子。
不太需要用到穿衣鏡才是...」

芭蕉「唷咿咻...!哈啊、拔出來了...
有可能被當成倉庫來用了嗎?」

曾良「就算是如此,腳架的部分
被綑得很不得了的樣子呢」

芭蕉「啊咧,真的耶。
被用繩子綁在隔壁的書櫃上了呢」

半藏「為什麼要綑住這樣的東西...」

家康「為了凸顯其不相襯?」

半藏「為什麼要把這種不相襯又顯眼的東西
放在這種地方呢」

曾良「...不相襯...離屋...茶屋...」
「...標記?」

書庫裡放置著一面不相襯的穿衣鏡。


曾良「果然有呢」

芭蕉「地板下有階梯!
竟然有這種裝置呢!」

家康「是氏次讓人做的吧。
有密約或重要報告之類的,我們城裡也有
類似這種不得不前往的地方呢」

半藏「家康大人!」

家康「不要說出是那裡的城的哪裡
不就好了嘛,就算你那麼責罵也。
讓他們發現的話也沒特別關係吧」

半藏「...那個,在下是知道的!
但是呢...真是的...」

芭蕉「曾良君,好厲害的隱蔽處喔!
好像忍者小屋呢,好厲害!」

曾良「請不要那麼興奮的樣子,真不像樣」

半藏「...沒有在聽呢」

家康「就說沒關係了嘛」

芭蕉「啊、有鑰匙串!是哪裡的呢?」

半藏「...能使用吧?」

家康「不知道,那就拿走
看看能在哪派上用場吧」

獲得了鑰匙串。


(道具欄)

鑰匙串:掛在書庫裡隱藏房間的鑰匙。


有一道通往地下的階梯
已經沒有必要去這裡了。



用鑰匙打開了。


芭蕉「噫誒誒!這房間好暗!?
什麼!?怎麼回事!?」

家康「...嗯─唔?」

半藏「...說是沒有窗戶,應該不可能才對」

曾良「還是大白天。就算是室內,
我想也不可能會暗到這種程度」

家康「...是怎麼回事吶」

半藏「家康大人?」

家康「剛剛就有種好像被什麼東西看著的感覺吶」

芭蕉「別別別、別說這麼恐怖的事啊家康大人!」

曾良「芭蕉桑,肩膀上有蜘蛛」

芭蕉「咿口怕誒誒誒!!蜘蛛好可怕!!」

曾良「開玩笑的。請別再上當第二次了」

芭蕉「你真的是很過分的傢伙耶!?」

家康「芭蕉!腳邊有蛇!!」

芭蕉「齁啪啪!!蛇!?」

家康「嘛騙你的啦」

芭蕉「連家康大人也誒誒誒誒!!」

半藏「...家康大人,在下覺得
戲弄年紀大的人不是什麼好事喔?」

家康「因為,曾良好像樂在其中的樣子」

半藏「樂在其中嗎...?嗯?」

「松尾閣下,背上有隻蝴蝶」

芭蕉「連半藏大人也要戲弄我嗎!?
松尾已經不會再上當了吶!!」

曾良「喔呀,真的停在上面了」

芭蕉「誒、誒!?真的嗎!?」

家康「...是隻十分漂亮的蝴蝶吶」

半藏「相當大隻呢。
不管怎麼看都是沒見過的品種...
松尾閣下,請不要動,現在就幫您取下...」


???「...請你們出去」

半藏「...!?」

???「如是對君主不忠者請滾出去」

芭蕉「噫、誒!?從背上傳來的聲音喔!?」

曾良「從蝴蝶發出的聲音...!?」

家康「...這個聲音是」

半藏「家康大人!請退後!!」

???「德川閣下,您是為何而來到這裡」

家康「竟然是...濃閣下...!」

曾良「...濃姬、歸蝶...!」

芭蕉「織、織田信長公的、夫人!?」

曾良「芭蕉桑、請快點離開!!」

芭蕉「你、你叫我離開也...!」

濃姬「...您也是和那些人一樣、
和那些來作對的人一樣、
要來將我的夫君和我殺死嗎,德川閣下」

家康「...果然,把岩崎變成這個樣子的是」

半藏「就連信長大人的靈魂也...!?」

濃姬「...要來殺死的嗎?
要來殺死的嗎?
要來殺死的嗎?」
「在我的!!面前!!
又要!!將那位大人給!!」

曾良「都說了快離開!!」

芭蕉「等、那麼用力的拉手腕要脫臼了!」

曾良「誰教你就呆站著呢!」

濃姬「...果然 說了 要來殺呢」
「真遺憾...!
不會讓 你們 見到、那位大人!!
當然 再次殺害 也!!」

家康「濃閣下!請冷靜點、濃閣下!!」

半藏「請後退吧家康大人!!」

家康「濃閣下...!」


(進入戰鬥)


濃姬「讓你們 通過 嗎...
到那個人 身邊 什麼的!!」

家康「...濃閣下...!!」

(戰鬥中)

從翅膀迸出了光芒!
(家康被攻擊)

濃姬「啊啊、啊啊...
夫君大人、夫君大人您的天下給...」

家康「...」

(戰鬥結束)
獲得四葉幸運草

全員升級
芭蕉習得WindΩ


半藏「...請振作起來,家康大人」

家康「...不要緊,半藏。
但是,那個模樣怎麼說、濃閣下...」

芭蕉 (曾良君...濃姬是、信長公的夫人對吧?
信長公亡故後,雖然也曾聽說過
並沒有找到她的遺體...)

曾良 (...有各式各樣的臆測。
信長公滅亡後她是還活著、還是已經死了
有各式各樣的傳言...)
(就和信長公,一起在本能寺被燒死了
也曾耳聞過這說法)

芭蕉 (...是、這樣啊)

家康「...信長閣下就像是我的兄長一般。
小的時候,也曾常玩在一起的啊」
「離開今川、前往結為同盟的清洲城時,
也如與以前無異的兄長一樣
熱情接待了我,信長閣下他」
「濃閣下,也是位非常溫柔的人。
美麗、又聰慧動人」
「...變成這副模樣什麼的...
下手、殺害什麼的...!」

半藏「家康大人...」

芭蕉「...」

曾良「...濃姬大人會在這裡阻止我們,
也就表示信長公就在這上面一樓了吧」

家康「...不阻止不行吶」
「不能失去、氏次這位盟友。
要不然,無法進行接下來的戰事」
「走吧」

半藏「...遵命」




(這邊開始是戰國篇5內容)
(一邊進行戰鬥一邊往上前進)

(作者語)

總之先上升個等級了。

芭蕉新技能
EarthΩ:給予敵人全體土屬性攻擊。

曾良新技能
鬼之形相:會讓看到的人全身震顫,使攻擊力下降的技能。





???「人生五十年。
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
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


芭蕉「噫誒誒誒什麼!?這次又是什麼!?」

家康「這個聲音是...」

「...好久沒見到您了」
「信長閣下」

信長「...久違吶,竹千代」
「我從地獄深處回來了」


芭蕉「那、那就是...」

曾良「織田信長公...」

半藏「...這是、何等不祥的姿態...!」

信長「我沒有指示讓你說話的理由,飼犬。
...好了竹千代,你是為了什麼而來的」

家康「...信長閣下,您把氏次在哪兒做掉了嗎。
這個城應該是丹羽的東西才對」

信長「這裡是尾張。
本來就是織田家的領地吧。
你祖父奪去的土地吶」

芭蕉「是那樣嗎?」

曾良「...本來,是信長公的父親、信秀公的屬地。
家康大人的祖父就是松平信康公,在信康公亡故後,
聽說是由丹羽氏接收繼承的」

芭蕉「也就是說,在信長大人出生前
一直都是織田家的領地囉」

家康「信長閣下,您已經不是
該留在此世之人了。
...還如此留戀,實在不像您啊」

信長「你以為我是什麼聖人君子嗎。
半途而廢、被火炎燒身、直到地獄深處
還在燃燒,即使如此還是回來了」
「吞食了地獄之主而得以延續的這條命唷。
現在已經不會再被什麼東西所屈折了。
曾經死過一次的身軀,也不會畏懼戰事。
一同帶回來的傢伙們有好好地在工作呢」

半藏「地獄之主...?」

芭蕉「閻魔大王...!」

曾良「...」

家康「您該做的事不是戰爭也不是任何什麼東西!
人民士兵都不在了不是嗎...!
您想要創造出妖物們的國度嗎!」
「...您目標的太平盛世、
平穩引導人民的理想、
不應該是這個模樣的東西才是...!!」

信長「然而人們不斷地重複戰爭。
為了追求沒有戰爭的世界,所以要戰爭」
「竹千代。
我見到地獄時,想通了。
戰爭才是人類的本質,人類的糧食」
「不去傷害誰的話,人類無法滿足。
排擠、輕蔑、哀憐、貶低、
這麼做人類才算是活著的」
「...實在是,愚蠢」

家康「我曉得人類也是有溫柔部分的。
活著時的您也是、溫柔的人。
懷抱著一顆愛著人類的心,我很清楚」

信長「人類至死絕為止都會不停爭鬥」

家康「人類也可以做到平穩地活著!」

信長「...無法相容呢,竹千代」

家康「...您已經變太多了呢,
信長閣下」

信長「你那溫涼半吊子的理想,就由我來斬斷」

家康「...您的黑闇,就由我來阻止!」
「老實地、決勝負!」


(進入戰鬥)


芭蕉「啊、要要要、要和那個人交手嗎...!?」

曾良「家康大人都那樣落下狠話了吶」

芭蕉「噫噫噫...!」

(戰鬥中)

信長「無關是非」

(一回合可以連續攻擊6次啊啊啊啊)


信長「人一定會死,忍草必將留下些事蹟,
一定還會再被傳唱不已」

家康「...您所留下的東西,
就由我來繼承接受」

半藏「...家康大人」

(戰鬥結束)
獲得力量果實


曾良「...閻魔大王的靈魂」


閻魔「明明戰爭什麼的不要發生比較好
雖然每次都百思不得其解」
「即使如此,人類每次還是在重蹈覆轍。
...為什麼無法停止呢」
「因為是人類所以沒辦法?
...沒辦法的呀...那實在是
非常悲傷的話語啊,我覺得」
「...對呢,你們就於鬼的範疇裡
戰爭也好、爭執也好,那種心情
本來就沒有的呢。
若是不能理解的話也只說得出這也沒辦法這種話吧」
「...真是悲哀呢」

「並不會終結。
...今天也一定在哪裡、有誰在哭泣著
發生著悲傷的事情唷」



曾良「...擔憂人類的傲慢、嗎」

芭蕉「曾良君,大王,沒事吧?」

曾良「啊啊,靈魂沒有事的樣子唷」

芭蕉「這樣啊、太好了」

家康「...在嗎,半藏」

半藏「...不,沒有看見」

家康「唉...氏次也好人民也好,
都被信長大人帶到哪裡去了...」


芭蕉「...那個,家康大人」

家康「嗯?怎麼了芭蕉」

芭蕉「丹羽大人、和這個國的人民們也好,很快
我想很快就會回來的」

家康「...」

芭蕉「所以那個誒誒...再稍微!能不能
再稍微等一下呢!?」

半藏「芭蕉閣下,那是怎麼回...」

家康「我知道了。
但是可沒辦法等太久唷?」

芭蕉「是、是的!」

曾良「又做這種簡單的口頭約定...」

芭蕉「可以的吧,只要努力一定會有什麼的!」

曾良「唉...」

家康「到這裡的護衛都謝謝啦,芭蕉、曾良。
非常幫上忙了唷」

「...要在此分別了吧?」

芭蕉「...是」

半藏「兩位要去哪裡呢?」

曾良「...要到哪裡呢。
畢竟有個隨興的人在」

家康「你也是人不可貌相的容易胡來吶。
別讓芭蕉擔心唷?」

曾良「讓您說笑了。
會讓人擔心讓人勞神的話
是那邊那個昏庸老頭」

芭蕉「昏庸什麼的!!」

家康「嘛,就交給芭蕉了喔」

半藏「家康大人?」

家康「沒─、是他們的事。
那麼,芭蕉、曾良。保重吶」

芭蕉「那個、家康大人!」

家康「嗯?」

芭蕉「家康大人理想的盛世。
...絕對、絕對、會實現的!」

家康「...這樣啊!嗯、我也得努力吶!」

芭蕉「是!!」

曾良「...那麼,就此別過」
「我們走吧芭蕉桑」

芭蕉「等、等一下!不要把我丟下啦!!」

「......」

半藏「還真是歡樂的兩人呢」


家康「...吶半藏。
我命令你死的話,你會去死嗎?」

半藏「...那樣的話誰來守護您到最後呢。
在下至死也不會去死的」

家康「嗯。說得好。這樣就好」
「...那傢伙,不知是否也能理解呢」




(冥界)

閻魔廳

要進入嗎?
是←



太子「啪咻──!!」

芭蕉「我們回來了鬼男君!
太子君和妹子君也是!」
(彈幕這邊說飛鳥細道相隔三年沒見了...www
真的是三年不見啦...戰國篇和法蘭斯篇的投稿相隔三年啊啊www)


鬼男「平安無事嗎」

妹子「這次也差不多同時回來呢」

太子「芭蕉桑和曾良君也都辛苦嘞!
芭蕉桑是被鬼、不對、曾良君
打到落花流水了嗎?」

芭蕉「才、才沒有呢!
平常也沒有被打得
落花流水喔!!!」

鬼男「感覺就是被打了吶...」

曾良「誰是鬼來著?」

太子「落、落花流水反對!!」

妹子「明明就很累了請不要發出那麼大的聲音啦,
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喔?」

太子「左、左右兩方都...!?」

鬼男「...大家都經歷了很多事吧。
今天就好好休息。
飯菜準備好了會來叫各位」


芭蕉「......」

太子「芭蕉桑?怎麼了」

妹子「難道說身體不舒服嗎?」

曾良「...真是,有哪裡在痛嗎」

芭蕉「身體沒有不舒服唷,沒事的」

「...吶曾良君,你別生氣的聽我說」

「...我明天,要把你留在這裡」

曾良「......?」

太子「...」

妹子「誒...蛤?」

鬼男「...」




然後又斷在很令人在意的地方對不對!!
當時新投稿時可是又等了一年多才知道後續啊啊啊~~~

但是翻譯很快就會補上啦~~
話說下一篇要叫什麼好呢 原文沒特別提耶



Hide

【無責任翻譯】戰國編之三



結果翻這篇根本不需要補歷史反而是要去惡補原作日和12集(大爆笑

開頭剛翻到時還想說「嗯...?看不懂...?這什麼梗嘛」
簡直日和廚大失格喔喔喔喔orz

然後我就去翻第12集來補了 怎麼說
原作超爆笑www煩wwww超可愛wwww

因為如此所以也打算自掃上來漢化補充了
這次這回要和漢化那篇一起看喔www

【無責任翻譯】第12卷特別篇 奧之細道插曲2 啟程

Read more
岩崎城市區

要進入嗎?
是←



芭蕉「......啊、啊咧?」

家康「怎麼,都沒人在啊?」

曾良「不,該在的似乎還是在的」

半藏「...!
家康大人、後面!」

家康「喔?」

芭蕉「什、什什什、什麼那是什麼好可怕!!」

(進入戰鬥)

芭蕉「好、好噁心!最討厭蟲了!蜘蛛好恐怖!」

曾良「我沒說芭蕉桑請退到後面之類的話唷。
幹什麼躲到人的後面去呀煩死了」

芭蕉「有時保護我又不保護我!
真的是讓人搞不懂的孩子啊你!」

半藏「...家康大人,您一直往前冒出來很讓人困擾的...」

家康「因為想讓你們看看我帥氣的樣子不是嘛」

半藏「那個,因為在下也有在下的立場」

曾良「對我來說,也是比起芭蕉桑
更想要守護家康大人的呢」

芭蕉「也保護好師父啦!!」

半藏「...但是,那一帶裡面還有的氣息是...」

曾良「已經沒有人類在了呢」


家康「...去氏次在的地方吧」

芭蕉「誒、請等一下家康大人!」

家康「半藏,出發」

半藏「...遵命」

芭蕉「曾、曾良君怎麼辦,這下子...」

曾良「看來十拿九穩,和大王的靈魂脫離不了關係」
「傳聞是以人民為基礎來考量統治的...
看來非常的憤怒呢,家康大人」

芭蕉「...畢竟大家,都不見了吶...」

曾良「我們走吧。
稍微想一下,丹羽氏也已經被幹掉了
這個可能性很高」

芭蕉「誒!?」

曾良「這裡可是城下唷。
一個能抵抗的武士都沒有了的時點
最好判斷出已經被吃掉的可能」

芭蕉「...」

曾良「...我們走吧,芭蕉桑」




鏡子裡映照出了個帥哥。

家康「不愧是我...」

半藏「家康大人,玩笑也請適當而止...」

家康「也不用說到那種程度吧...」


發現門板後面有個隱藏小箱。
要打開看看嗎?
打開耶!
算了吧...←

就那樣把小箱放回去了。
果然不可以隨便拿人的東西。
就算那是RPG的定律也一樣。

(遊戲裡要是選擇拿了的話w)
有私房錢。
雖然稍微有點罪惡感,不過這就是RPG的定律
希望家主能原諒吧。

獲得3000Y。
(這邊只能調查一次,選擇不拿的話也沒辦法再調查了)


二樓很暗什麼都看不見。


(在別戶人家)
獲得了坐墊。

(道具欄)

坐墊:雖說沒有住宿處很困擾、不得已時沒有也沒關係的東西。
(原作第12集的細道篇回www芭蕉帶了一大堆東西準備出發旅行然後被曾良丟光www)


二樓很暗什麼都看不見。


有個已點上燈火的蠟燭。
要拿走嗎?
是←


半藏「...有了這個,也可以進入黑暗的地方了吧...」

(於是就可以上二樓調查)



半藏「二樓似乎是個倉庫」

曾良「...」

家康「怎麼啦曾良,一直看著那個屏風」

曾良「這個畫...有不自然黏貼上去的痕跡」

芭蕉「啊咧,真的耶。畫都歪歪曲曲了呢。
就算說是重新貼過的也稍微有點...」

半藏「感覺是不熟悉這個的人來亂貼的呢。
...嗯?」

家康「啊、你不可以擅自破壞別人家的東西喔」

半藏「不、但是,這麼不自然的膨起,
說是很想讓人去剝它也不為過的東西...」

芭蕉「有封信...?」

曾良「看來是」

半藏「...左四步、後退一步、往中?」

家康「什麼意思啊?」

半藏「是如何呢...」

曾良「...有什麼不知道不清楚的,
可能會在哪兒派上用場也說不定呢。
請好好記住了芭蕉桑」

芭蕉「我!?」

曾良「最沒在動腦的吧你。
稍微也請幫下忙」

芭蕉「只是覺得記這個很麻煩吧你!!」


有封信塞在屏風畫的縫隙間。

「左四步、後退一步、往中」


櫃子隔板中有條麻繩。

獲得了繩索。

(道具欄)


繩索:用麻所編結成的繩子。不得已時沒有也沒關係的東西。
(和坐墊是同出處的捏他www剛好行李打開時放最上面的就這兩樣www)


(作者語)

...不使用梅子飯糰(´・ω・ `)
(直接跑回大地圖回PP 我懂www)



曾良「...可是,這麼輕易就信賴別人好嗎」(這句誤植成家康...考慮要不要再回報個ry)

家康「指什麼?」

曾良「我們的事情。雖說確實是會提供協助
我們的本性什麼的卻沒有深入了解。
您都不會稍微猶豫一下嗎」

家康「曾良,你是想
欺騙我或半藏嗎?」

曾良「不是的」

家康「對吧─?
大致上我也多少能看出是真是假。
更何況你還是武士的話」

曾良「我並不是武士...」

家康「曾經是、吶。
芭蕉說了」

曾良「...那個昏庸臭老頭嗎...
隨隨便便就說出別人的事...」

家康「別先生氣。
是我問他的啦。」
「擁有武士道精神的人,都是很直率的。
自身認為正確之事物不會扭曲。
我覺得你的眼睛並沒有在說謊」

曾良「...」

家康「嘛,雖沒有說謊卻有隱瞞之事,的感覺?」

曾良「...」

家康「真的,很不會說謊啊你」
「那我就想問問、今天我穿的這衣服如何?
我是覺得跟我的帥氣超相應超符合啦...!」

曾良「還請穿上衣服吧。
威嚴也好什麼之類的東西通通都沒有」

家康「...說到那種程度的評論覺得還是掰個謊比較好喔」

曾良「說起來,這裡的主人看起來很喜歡書的樣子呢」

家康「不只毫不說謊還直接忽略掉了...」

曾良「...喔呀...這個是...」

獲得了木雕的熊。

(道具欄)


木雕的熊:其實並不是北海道土產的樣子。不得已時沒有也沒關係的東西。
(同上出處捏他wwww最先被曾良丟掉的東西www)



搞笑漫畫日和、目前出到13集絕讚發售中!!
...寫著這樣的紙、夾在書本之間。
(4年前wwwwww日和現在都出到新篇GB版了wwwww)


為什麼把櫃子裡的東西抽出來
是個三角錐呢。

獲得了三角錐。

(道具欄)

三角錐:為什麼這時代會有呢搞不懂。不得已時沒有也沒關係的東西。
(同上捏ry)

獲得了非常抱歉糰子。



(作者語)
然後滿足了某些條件後
會發生這樣的事件。


家康「...唔───嗯...嗯!」

芭蕉「家、家康大人!
還是別那麼亂來的拿取比較好...!
要掉下去了的樣子好可怕!」

半藏「就是啊,那麼深的井,
要是掉下去了很難救您上來啊!」

家康「好像有什麼東西喔─...
不行,拿不到──!」
「吶半藏,那個拿不拿得到?」

半藏「不愧是那麼遠的東西拿不到的呀」

曾良「芭蕉桑。
請來一下這裡」

芭蕉「誒?什麼?」

曾良「這裡正好有適當長度的繩子」

芭蕉「誒、等、我去拿!?
不要啊明明就很清楚拿不到了的
不要在我腰上綁上繩子啊曾良君!」

家康「Fight芭蕉!
上啊上啊!」

芭蕉「連家康大人也!」

曾良「煩死了...
只是稍微下去拿一下而已吧」

芭蕉「太殘暴了真的!!
以為我是多粗大條的神經啊!」

半藏「...河合閣下,那個捲了繩子
又被放上座墊的三角錐到底是...」

曾良「請不用太在意。
來,芭蕉桑,那個粗大條的神經
大概是粗到什麼程度呢?」

芭蕉「誒?誒─那個、比手腕還要廣很多的...
大概這樣吧...啊、應該更...
8cm左右的粗大?」

曾良「嘿咻」

家康「啊」

半藏「...坐上去了。
但...還拿著繩子...?」

曾良「嘿!!」

芭蕉「呀───!!!」

家康「旋轉飛起來了」

半藏「嗚、嗚哇啊啊啊!松尾閣下─!!」

芭蕉「嗚呀─!!
掉井裡了─!!
咕誒誒!!」

曾良「放心吧,繩子
有好好的綁在身上的」

芭蕉「噫誒誒誒!這什麼!!好暗!!
好恐怖喔不要啊貞子要出來了!!
快拉我上去誒誒!!」

曾良「那邊應該有什麼東西的吧
請把它拿下來」

家康「還真是毫不留情吶曾良...
稍微有點到虐待了...」

半藏「不是只有稍微的程度而已啊,
完全就是在虐待師父...」

曾良「放心吧。
只是這種程度而已,這個人不會被擊沉的。
你說是吧芭蕉桑」

芭蕉「別擅自決定我的上限!!」
「嗚嗚...遭到很過分的待遇了...
好像有什麼掛在上面了是這個嘛
家康大人...」
「...啊咧?
這是馬非君!」

家康「嗯嗯、就是那個芭蕉─!
謝謝啦、曾良也是!」

曾良「只是這種小事,沒什麼大不了的」

芭蕉「你可是把我弄到飛出去了耶!?」

獲得了鬼男服的馬非君。

(道具欄)

鬼男服的馬非君:穿著鬼男服裝的馬非君。提升敏捷。

(作者語)

不知怎的起笑了、說明文變成曾良君
其實是鬼男君啦(:3 っ )っ

(遊戲裡已經修正)

(這個事件就是要拿到之前12卷捏他的那三個物件再回到小牧山起始的地方
說之前調查井裡有個亮點搆不到的地方就會觸發啦www
只不過沒有測試是不是包含木雕熊也要拿到)




那麼就先到這裡!來翻原捏他的12集細道喔喔喔!!

Hide

【無責任翻譯】戰國編之二



世界級難翻...而且2以後的劇情因為是以年為單位來投稿更新的
基本上沒認真看過(只知道大概劇情)

忍不住油然而生的放棄念頭但還是要堅持下去(吐血

為了戰國篇出現的捏他而去找了很多相關資料,很好的上了歷史課呢...

是說很久以前曾在網路上看過原作岡崎組那篇的翻譯
可是後來刪掉了也沒有別的地方有再漢化
考慮要不要我自己也來翻一下推廣個...
岡崎組真的超可愛啊啊啊啊~~~和電話組一樣是溫柔的部下X上司組合

總之先翻這邊吧www以下!

Read more

當晚


芭蕉「...曾良君、曾良君聽得見嗎?」
「剛才已經讓你喝了煎煮的藥了,
你已經不要緊了喔。
明天就能夠好好活動了吶。
所以,在那之前再稍微忍耐一下吧」
「被盜賊們襲擊的小孩,半藏大人
也幫助他逃走了唷。
在那附近的盜匪也、都俐落打倒了呢」
「好厲害呢...是家康大人和半藏大人唷?
能相信嗎?就在眼前呢。
是否不愧是你也會不好意思太過強硬的吶」

「...吶、曾良君、聽得見嗎?」

「...」

家康「芭蕉」

芭蕉「家康大人」

家康「曾良怎樣了?還沒有醒過來嗎」

芭蕉「...這孩子,老是、在一些奇怪的點上亂來」


家康「這傢伙是武士?」

芭蕉「...以前、曾經是的...為什麼這麼問?」

家康「畢竟半藏被那樣的道義打動了,
是什麼樣的恩義、可以打動他的心
我就覺得大概有什麼緣故吧」
「那傢伙雖然也從事隱密工作,基本上還是武士。
曾良所做的什麼,也一定是在主張
他自身的武士道不是嗎。
我只是這麼覺得」

芭蕉「...」

家康「好像不喜歡吶,芭蕉你」

芭蕉「完全,高興不起來。這樣的精神」

家康「真困難吶。
這也不是講了就會聽的問題」

芭蕉「......」

「我、對於這樣的完全高興不起來唷,曾良君」



半藏「就說了、很危險要講幾遍
您才會滿意呢家康大人!!」

家康「你才是、我不想回去
要講幾遍你才會懂啊!!」

半藏「比起這裡還是待在岡崎城比較安全吧!
雖然確實是會被陰險的攻擊...!」

家康「就是陰險所以很可怕不是嗎!?
都是因為你那奇怪的自尊
城裡現在有5個影武者了唷!?」
「而且全員都覬覦著我的小手臂...!」

半藏「那...那真的是
萬分不敬感到慚愧...但是還是...」

芭蕉「...所以說、......不行...我都說了...」

半藏「...喔呀?」

芭蕉「曾良君!再稍微休息一下...!」

家康「喔。起來了嗎曾良」

半藏「平安甦醒比什麼都重要,河合閣下」


曾良「...」

芭蕉「曾良君,這位是家康大人和、半藏大人唷。
說過了吧?幫助了我們的」


曾良「...實在非常感謝、兩位」

芭蕉「曾良君...」
(...曾良君竟然做出最敬意的座禮
還是第一次見到...)

家康「把臉抬起來吧,河合曾良。
就免禮吧。你的心意和情義
已經打動過半藏了」
「...怎麼說,拘泥形式的話語
不特別需要啦」
「要說回禮的話,也不是對我
去對半藏和芭蕉說唷。我什麼也沒幫到忙吶─」

曾良「真的非常感謝」

半藏「兩位是要前往哪裡嗎?
最近這附近特別危險。要是隨意就行動的話
可是會發生無法挽回的事唷?」

曾良「...都、這麼說了」

半藏「在下也是前幾天到小牧山這裡來的,
不知怎麼雲的動向非常奇怪」
「...可能會有、妖物出沒之事」

芭蕉「...妖物...?」

家康「你們也有看到了吧?那些盜匪。
那些傢伙,裡面全都是死人了喔」

芭蕉「死...!?誒誒!?」

半藏「...信長大人亡故之後的現在、
到處都開始流傳著一堆恐怖傳說」
「死人動了起來、妖物出沒、
說是當時已被殺死的信長大人又率兵
在森林裡徘徊之類的、傳言不絕於耳」
「在下現在於此地、準備前往岩崎城
正想是否要接著靠往小幡城...」


家康「為什麼要看我啊」

半藏「您肯定也會跟過來的不是嗎!!」

家康「我不要回岡崎城的唷!!
每晚每晚都被一個接著一個地狙擊小手臂唷!?
我可能不知何時會被殺喔!!」

半藏「只是小手臂不會死的!!」

家康「我已經決定要跟著你了!
你要是不爽的話,我就自己一人
在小牧山閒晃喔!!」

半藏「又在說些無理取鬧的話...」

曾良「如果是那樣的話,請讓我們也一同前行」

家康「喔?」

曾良「我們現在也是在沒有特定目的地的旅行途中。
為了旅途自保也稍微對武藝有些心得的。
真發生什麼狀況應該多少也能幫上忙」
「為了不讓家康大人毫無防備、
以及能讓服部大人可以迅速的完成任務,
在這危險的途中、就先只是暫時的
讓我們也擔任護衛的工作不知是否可行呢」

家康「是想報答恩情?」

曾良「是的。
已經不會再像先前那樣的失態了」

家康「如是。
怎麼辦呢?半藏」

半藏「...在下回到岡崎之前
可能已經不會再來這裡...」
「沒有別的辦法...
松尾閣下、河合閣下,可以拜託您們嗎?」

芭蕉「啊、誒、是...!」

家康「太好了!
那麼就稍微裝扮成猩猩媽媽的氣息吧!」

半藏「在下認為完全沒有
裝成猩猩媽媽的必要性...!」

「唉...
總之就麻煩您們協助了」

芭蕉「好的」


芭蕉「...曾良君,你覺得呢?」

曾良「...織田信長公亡故、家康大人陣營
來到了小牧山、的這個時間點,
那麼現在這個時代應該是天正11年左右不是嗎」
「那兩位雖然都沒多說什麼,
岩崎城那兒對德川陣營來說算是敵方地盤。
可能是要去此地偵查的吶」

(上面劃線段是原影片內容,後來主樣去查了史料發現搞錯了)
「岩崎城是丹羽氏的居城。
半藏大人要秘密行動的話,
可能就是要在戰事下進行調查的吧」(新修正部分)
「小牧戰役和長久手之戰(小牧‧長久手之戰)
就是由此、挑起戰火的吧」

芭蕉「...戰亂的時代呢...
因為江戶時代沒有戰爭什麼的覺得好可怕吶...」

曾良「可以知道家康大人所振興起的幕府是如何重要了呢」

芭蕉「但是竟然,曾良君會主動提出要擔任護衛
怎樣也想不到啊。家康大人那個打扮
你看了也沒什麼反應...」
「我就忍不住叫出來了非常奇怪模樣的人」

曾良「雖然我也有考慮過要做些反應,這次不愧是算了吧。
況且還欠人家恩情呢」
「主動提出擔任護衛是因為,他們之前提到的
很在意信長公的幽靈出沒這件事」

芭蕉「死人都會活動了、之類的...?
恐怖什麼的已經受夠了啦...
家康大人的話一定也受夠了大猩猩(コリゴリラXDD)...」

曾良「畢竟我認為這不可能單只是謠傳的樣子。
死人都會活動襲擊我們等、最好懷疑一下
可能是有大王的靈魂之類的」

芭蕉「啊、原來如此呢」


曾良「...芭蕉桑」

芭蕉「嗯?怎麼了?」

曾良「...真的非常謝謝你」

芭蕉「...我的話,什麼也沒做呀」

家康「嗚齁嗚齁嗖呀!」

半藏「您的裝扮、也只是單純的激怒形象化練習呀...
怎樣都好啦那種偽裝...」

家康「不,想給人看看吧我的極限」

半藏「並不需要」
「...讓您們久等了。
已經大致掌握小牧山的地形了,
接著就準備出發去岩崎城吧」
「晉見丹羽氏次閣下後,我們再往小幡城移動」(這句也是新增修正內容)
「路途上,還請多多指教、兩位!」

家康「多指教啦、芭蕉、曾良!」

芭蕉「是!」

曾良「...還請多指教」



(曾良重新入隊&家康新加入!)



德川家康裝備
【武器】ソハヤノツルギ:家康的愛刀。一說是三池光世所鑄的無銘刀。不是天下五劍的大典太唷。
(正確全名應該叫作妙純傳持ソハヤノツルキウツスナリ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找看,不知道刀●亂舞哪天會不會實裝呢www)

【手腕】無
【頭部】無
【身體】上面寫著KISS的無袖上衣:雖然不可能去搭訕但是對於可愛的人兒還是會去的唷家康大人這麼說了。
【裝飾】很像三角內褲的牛仔褲:是說根本就是。(wwwwww)

德川家康的技能
治癒術+:回復我方單體HP。
治癒術Ω:回復我方全體HP。
氣療術:回復我方單體狀態異常。
Holy+:給予敵人單體光屬性攻擊。
復活術:回復我方單體戰鬥不能狀態。
猩猩的氣息(母):使用母猩猩的氣息來擾亂敵人。嗚齁嗚齁嗖呀!
猩猩的氣息(公):使用公猩猩的氣息來擾亂全體對手。嗚齁嗚齁嗖呀!


井裡面有什麼光亮的東西,
但是手搆不到沒辦法拿取。


(往上走的話)
半藏「那裡是往之前尋找沒那麼可怕菇的森林。
現在已經不用來這裡了唷。
我們往岩崎城前進吧」




芭蕉「啊咧...?竟然孤伶伶地立在這種地方...」

曾良「在這邊境,還有這種東西留著就表示...」

芭蕉「曾良君?」

曾良「這裡,在小牧山這裡建立的小牧山城
曾經是織田信長公的居城」
「嘛,為了攻下美濃才建造的城(永祿六年-1563年)
沒過幾年很快就廢城了。
沒有向他們兩人打聽實際詳細的年號也不太清楚、
應該是差不多20年前左右的事吧」(本篇內容是天正11年-1583年)

芭蕉「...那件事和這個小神社、有什麼關係嗎?」

曾良「聽說信長公並不相信神佛一類的事」

芭蕉「是有聽過鎮壓佛教的事呢...神或是佛,
是不是很討厭呢。不敬仰先人之類的,
我是無法理解這種心情的說...」

曾良「也並不是特別討厭的吧。
事實上,就沒有鎮壓過淨土真宗派的佛教啊」
「不過就只是因為信長公推廣的基督教,和佛教
勢力對抗的結果而已」

芭蕉「...嗚嗚,完全搞不懂了...
被很難的話題搞混亂了啦...
結果,到底是怎麼樣啦?」

曾良「只是覺得,在其居城的地方
會有供奉神佛的東西很不可思議罷了」

芭蕉「偉人盡做些讓人搞不懂搞不明白的事呢...」
「啊咧?這是什麼。
好像什麼花上面附著繩子...」

獲得了政宗的假日用眼帶。
(這才真讓人搞不懂吧wwwww為什麼政宗的眼帶會在小牧山啦wwwwwww
順帶說這時的政宗雖然沒在本篇登場,
不過已有初出陣經驗且隔年年僅18歲便繼任伊達家督唷☆)



(道具欄)

政宗的假日用眼帶:附著充滿少女風格花朵的眼帶。弄不出政宗光線也弄不出政宗火焰唷。
(就是動畫二期第9集的眼帶桃太郎回啦www)


(作者語)
然後因為戰鬥很長所以快轉。

(BGM時間!主樣在獨語裡跟著一起唱啦wwwww)



ターニングポイント!!(ノ・∀・)ノシ

彼女なんてできたこともないのに!!

然後!!明明還有一點點就能唱完了!!!(硬是截掉wwww)



←小牧山山道
  街道→


小牧山周邊

馬頭「唷,這次不是來得挺晚的嘛」
「咱們可是也仰賴著大王
一個人沒辦法回去的說...
真是,再也沒比這更麻煩的事了」
「喂,要看的話就快點看啦」

(道具/武器店)

曾良的新武器
憐鋼線:使用細而堅固的線做成的鋼線。比一般的敏捷上升。
芭蕉的新武器
梓廉弓:弓本身就非常堅固,結實的弓。但是惹曾良生氣的話還是會被折斷唷。

曾良的新裝備
執事服(黑):「...這樣的衣服還是第一次穿呢」「是少女的夢想唷?」「雖然不是很了解」
芭蕉的新裝備
執事服(灰):「曾良君奴何?很適合吧!」「不,完全不」「畜生─!!」

新頭部裝備
銀色單片眼鏡:似乎只有一邊的眼鏡的那個。很帥唷那個。
(終於穿上執事服了wwwwwww執事服+單片眼鏡wwwww最高wwwww)



(存檔)



於是這次就到這邊!要來惡補戰國歷史囉wwwww


Hide